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四十四 重返西域戰略(上)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張飛是個沒仗打就閑不住的家夥,正好關羽在益州協助樂進討伐益州蠻夷,一時半會兒脫不開身,那就讓張飛去涼州代替關羽。


反正眼下郭鵬也不打算發起對漠北鮮卑的打擊。


對漠北鮮卑的打擊,會由郭鵬未來禦駕親征完成,起碼要動用十萬騎兵,深入漠北將鮮卑團滅,鞏固草原畜牧經濟區。


把鮮卑的威脅徹底消滅,打到種都不剩,徹底將之吞並,使之步上匈奴的後塵。


那可不是張飛一萬多人就能完成的事情。


對了,到時候說不定還要麻煩一下難樓和他的烏丸騎兵了。


嗬嗬。


所以眼下還是把張飛放到涼州去河西四郡,禍害一下當地的羌人和漢人豪強比較好。


反正眼下涼州漢陽大營早已完成搬遷,曹仁也在漢陽大營駐守,隨時可以發起進攻,把河西四郡拿回來。


隨著魏帝國國力的上漲和郭某人權力的增長,郭某人越發的對西域有些饑渴難耐了。


而要重返西域,河西四郡是必不可少的戰略要道。


黃巾之亂前後,因為涼州羌亂的原因,東漢政府就逐步失去了對西域的影響力。


班氏一族前仆後繼對西域保持影響力和主導權的努力最終還是付諸東流,沒有被東漢政府繼續維持下去,這十分可惜。


對東漢如此,對郭某人也是如此。


因為東漢政府的虛弱無力,以至於郭某人手上關於西域的資料都是幾十年以前的,現在的西域又發生了什麽事情,他還不是很清楚。


不過東漢帝國到底是打走了北匈奴,將西域掌控在手數十年過,這很重要。


西域不能被整合,無法團結一致對抗外敵,這就給了郭某人可乘之機。


南匈奴被郭鵬團滅,整體編入了漢族,北匈奴被打跑了,從此不知所蹤,所以匈奴勢力已經不複存在了。


曾經威脅漢帝國生死存亡的龐大帝國,到如今,已經不複存在。


能夠威脅郭某人奪取和經營西域的強大敵人已經不在了,東漢帝國用了一百年的時間把它們消滅了。


這也算是東漢帝國為郭某人所做出的為數不多的貢獻。


要經營西域,成為西域諸國的爸爸,郭某人已經不需要和匈奴打生打死了。


隻需要和西域的小國家們說一聲,聽話的給糖吃,一起做生意,不聽話的摁在地上摩擦,然後隨手滅掉,就可以了。


在大國麵前,小國是悲哀的。


生在大國是幸運的,生在一個小國是淒慘的。


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依然如此。


所以郭某人要一個大中華,而不是分裂的亂世。


臨淄營人數和精力有限,郭鵬首先需要統一,然後才是對外開拓。


西域顯然不能算在統一戰功之中,所以自然消息就滯後了。


之後伴隨著張飛和曹仁在涼州的進取,郭鵬還需要進一步對西域進行滲透,派遣臨淄營密探到西域調查西域諸國的情況,了解清楚之後,才能製定穩妥的對西域政策。


先打還是先撫慰,這很重要。


打通西域諸國,把魏帝國國內某些產能過剩的產物販賣到西域去,還能賺一些外匯,並且引入當地的一些特色的來自於中亞的產品,或許還有什麽意外收獲也說不定。


對於這條商路,這條解決內卷的絲綢之路,郭某人真的是眼饞已久了。


作為皇帝,他不僅要收拾那些牛鬼蛇神,還要負責把蛋糕做大,增加社會的財富總量,進行妥善的再分配。


如此,才能給後代留下更大的餘地。


所以西域,必須要開拓。


重返西域戰略,必須要執行。


這個決定定下來之後,郭某人便著手寫詔令。


他下令讓張飛從遼東出發,前往西北,就任曹仁的副手,在曹仁的領導下,逐步向武威郡進行滲透,開始對武威郡進行攻略。


與此同時,郭鵬還下令給曹仁,讓曹仁著手準備對河西四郡的實質性占據。


現在就可以開始動起來了。


時間的確差不多了。


之前,郭鵬讓外交部整理出來很多關於東漢曆代皇帝經營西域的資料,稍微看了看,便沒眼再看下去。


從光武帝劉秀開始,東漢政府對西域的經營態度就始終是消極的,被動的。


基本上稍微有一些挫折就要放棄西域,隻想著保全漢地十三州,其他的都不在意,根本不把西域放在眼裏,視作必須要占據的經濟之路。


所以才會出現三通三絕並最終失去西域的事情。


小政府的虛弱和無力以及對資源掌控的劣勢一覽無遺。


劉秀時期,劉秀忙著安穩國內,因為過快的統一天下成為皇帝,繼位之後,他反而麵臨著極大的問題,內憂外患,對西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當時十幾個西域國家派質子入漢請求劉秀至西域都護府,劉秀拒絕了。


的確,劉秀時期,他真的沒有什麽時間和精力去經營西域,他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治理好已經很不容易了。


內有豪強,外有匈奴,劉秀真的挺難的。


劉秀和豪強鬥智鬥勇三十多年,壽終正寢,把一個相對穩定且國力相對充沛的國家留給了兒子漢明帝劉莊。


劉莊繼承帝位以後,因為國家穩定,不需要像劉秀那樣瞻前顧後,於是學習漢武帝,開始了對西域的經營。


如此,便拉開了東漢帝國對西域之地的三通三絕的曆史大幕。


從漢明帝到漢安帝,東漢帝國在西域和北匈奴展開了長達百年的鬥爭,期間三次失敗,三次放棄西域,又三次卷土重來。


這期間,班超班勇父子兩人的貢獻甚至可以說是起到決定性作用的。


若不是班超和班勇的個人魅力與強大的個人能力,用幾乎空手套白狼的方式穩住了西域,東漢帝國和西域之間不止三通三絕。


東漢帝國從明帝以後對西域就存在一種可有可不有的態度,對西域根本不重視,完全不認為經營西域可以得到多少好處。


三次放棄,三次重來,很容易消耗中央帝國在西域小國們心中的信用力。


這真的狠危險,狼來了的遊戲一點都不好玩,除非真的把這些小國全都團滅,正式掌控西域。


但是東漢政府的想法,郭某人也不是不能理解。


按照朝貢的規矩,西域小國進貢之後,中原帝國需要賞賜更多的東西給他們,有些時候盡管空手而來,也能滿載而歸。


對某些臭不要臉的小國家來說,朝貢就和空手套白狼一樣,一點破銅爛鐵就能賺回真金白銀。


傻子才不來朝貢。


但是就郭某人來看,經營西域開拓商路,是可以做大蛋糕的絕佳手段,在這個海路尚不通暢難以遠航的時代,陸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和遙遠的國度做生意賺外匯,真的很有趣。


把國內過剩的產能轉移出去,換回來真金白銀,隻要上了規模,就遠遠不是那點賞賜出去的東西可以比擬的。


可惜,看到這一點的人不多。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