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四十二 紙張取代竹簡的曆史進程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左伯的確可以說是這個時代非常有名的造紙匠人。


話雖如此,郭鵬可沒有興趣讓左伯再用麻料去製作耗費時間長、工藝繁瑣且造價昂貴售價昂貴產量還極其有限的左伯紙。


他直接把左伯帶到了自己的秘密造紙工廠裏,讓他看了看自己的竹紙生產線。


讓他看看自己所擁有的廉價且高效的竹紙生產技術。


占據河北之前,郭鵬為了批量生產足夠的震天雷而長期秘密維持竹紙生產線,用以製造足夠的震天雷引線。


當左伯了解到了郭鵬擁有的竹紙生產技術是如此的高效和廉價之後,非常震驚的詢問郭鵬為什麽不擴大生產。


“為什麽要擴大生產?”


郭鵬笑著這樣詢問左伯。


左伯滿臉的疑惑。


“擴大生產便能售賣更多,售賣更多的話就能讓更多人用上紙,能賺取很多的銀錢,買更多的土地和房屋,遺澤後人,甚至可以讓後人有機會讀書成為士人。”


左伯的想法和觀念很樸實,一點都沒有超越時代。


郭鵬則笑著搖了搖頭。


“這些我都不需要,我都有,我造紙,是為了讓紙變成一戶普通農民都能用得起的廉價物,而不是現在這貴比黃金的奢侈品,我想要讓所有人都能用上紙,而不僅僅隻是士人。”


左伯不了解,不明白。


“尋常百姓黎庶不識字,不讀書,要紙有何用?”


“沒有廉價的紙,他們永遠都沒辦法讀書識字。”


郭鵬搖了搖頭,開口道:“我的想法,是不會得到士人的認同的,既然如此,那不如緩一緩,等我可以辦到之後,再把竹紙拿出來,到那時,就會人人能用得起紙,人人都可以學習讀書寫字了,現在,先忍忍。”


郭鵬如此說完,就不再解釋。


左伯也並不明白郭鵬為什麽要讓所有人都能用上紙,都能學會讀書寫字。


這根本不可能,不是嗎?


郭鵬不需要左伯的理解和明白。


當然,知道這些事情時候,左伯的人身自由也被郭某人全方位監控了,他不得離開郭某人指定的地方,不能自由活動。


他被郭鵬納入了自己的造紙團隊之中,被命令潛心研究,改善竹紙生產工藝,想方設法增高竹紙的產量和質量,並且進一步縮減成本,為未來的產能大爆發做準備。


與此同時,郭鵬也打著左伯紙的名義在外高價售賣一些廉價生產的竹紙。


郭鵬以左伯的名義在青州搞了一個造紙作坊,搞起了一連串的造紙手工業工場,然後以左伯的名義對外做紙張生意,還完成了對青州造紙工業乃至全國造紙工業的壟斷。


不僅如此,郭鵬還刻意控製了竹紙的銷售量,將廉價生產的竹紙變成了可怕的奢侈品,專門賣給那些需要的人,大量割他們的韭菜。


自己麾下的豪強和士人們就是被重點割韭菜的。


豪強們和士人們每年花在買紙上的錢真的是一筆不菲的費用,堪稱暴利,這些錢之後全被郭某人拿去養兵了。


劫富濟貧的感覺真好。


可惜不能賣的更多,否則這門生意比戰馬交易還要賺錢,就不需要糜氏商隊從北到南的來回折騰了,就在青州賣紙就能把花出去的軍費回收,還能吸士族豪強的血。


物以稀為貴啊。


一張廉價生產的竹紙,隻要打上左伯紙的名號,就能賣出天價,而且還有大量訂單,士人豪強們趨之若鶩。


那之後一直到如今,整個青州的造紙工匠都被郭某人搜羅到了太行山脈之中,繼續秘密的生產紙張,生產書籍。


一直以來,郭某人也都在暗中操控所謂的左伯紙貿易,賺取高額利潤。


還真別說,這門生意還真是賺的不一般。


所以有些時候郭某人也會苦笑。


早知道就提早一點往外賣紙了,盡早實現原始資本積累,說不定可以更早的富裕起來,招攬更多的兵馬。


不過現在也可以了。


事到如今,有些事情要開始操作起來了,操作起來之後,還需要時間慢慢發酵,等發酵到了一定地步之後,就是量變引發質變的時候。


紙張的普及對於他的統治穩固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


大數據對於國家統治來說有特殊的幫助。


人口數據,土地數據,糧食畝產數據,糧食生產數據,還有各項水利工程的修繕耗費數據,每年的稅收數據,各項物產和倉儲數據等等。


郭某人身在洛陽足不出戶就能統治天下發號施令,靠的就是通過對天下數據的分析發現問題,找出問題的原因,然後予以解決。


數據是皇帝的眼睛,是皇帝的耳朵,沒有數據,郭某人就是聾子,瞎子,就不能對天下進行有效的正確的治理,權力就會被架空。


不能得到準確的某地人口數據和糧食產量數據,郭某人就不能得知當地官員是否盡職盡責,有沒有按照他的要求施政。


人口數據的增長和糧食產量的增長非常能體現當地官員的盡職盡責程度。


同樣,這樣的數據也能決定郭某人對於當地的官員到底是褒獎還是懲罰,是升職還是拖出去宰掉。


數據的詳實與否,甚至可以讓郭某人窺探到他的權力是擴張了還是縮減了。


所以數據實在是太重要,這是他大力扶持計吏團體的原因。


他的計吏不僅廣泛存在與朝廷部門,也廣泛存在於天下各州郡縣,以出差公幹的名義跑遍天下,為他傳達詳實的地方數據。


他遍布全國的基層官吏們和中央派遣的計吏們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竭盡全力的提高數據更新的頻率,保證數據的正確性和真實性。


而這有兩個極大的前提。


第一,是中央擁有足夠數量的計吏和地方基層小吏。


這一點,郭某人十數年如一日的打造之下,實現了,他擁有足夠數量的計吏團隊,掌握足夠的數學能力,實力強大。


而這第二點,就是最難也是最重要的。


要有足夠的書寫載體。


沒有足夠的書寫載體,就不能記錄詳盡的數據,就不能對數據進行高頻率的實時更新,數據就會出現滯後性,對國家治理很不利。


在竹簡成為主流書寫載體的時代,竹簡本身的記錄局限性和重量以及造價是實現這郭某人對大數據要求的絆腳石。


征戰不休的天下使得漢末開始逐漸流行起來的紙張書寫模式倒退回了竹簡書寫模式,讓中國人大規模使用紙張的時間往後拖延了一百多年。


這也影響到了郭某人推進魏政府執政能力的計劃。


這個狀態之下,他不得不用大量竹簡來應付他的需求,而這的確是有大量的不便。


那些重要的數據從地方送到中央來那是一車一車又一車,朝臣廣泛的認為這是沒有必要的折騰地方的舉動,但是郭鵬一力堅持如此。


盡管如此,郭某人也準確的認識到這樣的情況是不能長時間持續的,紙張的普及是必須要完成的事情。


過去,他的權力和地位都不夠穩固,還有很多挑戰,不能貿然放出大量紙張挑動人們的神經,而在他的權力已經逐漸穩固的如今,他就可以放心的動手,開始紙張取代竹簡的曆史進程了。


在這個朝廷急需要稍微便宜一些的書寫載體來減少財政支出的時候,正是最初的曆史變革出現的時候。


響應時代的號召,本身也是轉移視線的一種方式,讓人不那麽快的察覺出這背後是郭某人在操縱。


處在郭鵬操縱之下的左伯站了出來。


他對外宣布他的紙張生產技藝有了改善,左伯紙的生產數量有了一定的提高,可以稍微加量且稍微低價一些的供給給需要的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