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三十九 高句驪的終結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於禁發現伯固親自出城要和魏軍決戰,頓時傻了眼。


他可沒想到一顆腦袋的作用居然那麽大,居然能刺激的伯固失去理智要和魏軍決一死戰。


原本他要是堅守山城的話,估計魏軍的行動還要受到些許阻礙,仰攻山城多少還有點麻煩,但是眼下……


就沒有那個擔憂了。


人家那麽自信要和魏軍決一死戰,於禁當然不會示弱。


於是他也精銳齊出,猛將齊出,和高句驪軍隊正麵交戰,然後輕而易舉的擊潰了伯固。


他也不知道伯固哪來的勇氣,用這些老弱病殘和魏軍精銳決戰,照理說拔奇的精銳都被幹掉了,伯固不會不知道魏軍的強悍。


可他還是帶兵來和魏軍決戰了。


真就最後一戰?


於禁不知道,但是這並不妨礙於禁使用最強決戰兵器——張飛。


就決定是你了,張飛!


張飛帶著凶猛的騎兵輕而易舉的就鑿穿了他的軍陣,他帶著騎兵們揮舞著狼牙棒大肆殺戮,數不清的高句驪士兵倒在了張飛和他的騎兵麵前。


張飛摧毀了高句驪人的軍陣,隨後,於禁立刻指揮魏軍直接合圍,魏軍圍了一個大圈子,一口就把高句驪軍隊吞下了肚。


伯固率領他的衛隊左衝右突,拚死戰鬥,給魏軍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但是人少打不過人多,伯固身邊的衛隊全部戰死,伯固本人當然也沒能逃過死亡的劫數。


張飛看準了伯固的所在,帶著親兵衛隊迅猛的衝擊過去,輕鬆地打穿了所有阻礙,而後揮著狼牙大棒瞅準了伯固就是當頭一棒。


一聲悶響,伯固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和他的長子拔奇一樣。


摔在地上一動不動,無神的眼睛看著蒼涼破敗的天空,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麽。


反正張飛肯定是不知道的。


張飛隻知道自己立了大功,很愉快,很過癮,殺出了興致。


狂戰士的屬性爆發了。


伯固戰死之後,高句驪軍隊基本上崩潰了,跟隨他出戰的文臣武將們在魏軍鐵騎的肆虐之下自然也全部戰死,沒有誰活下來,說句不好聽的,那是投降都來不及投降。


張飛太猛了,堪稱大魏第一猛男。


高句驪軍隊軍隊被魏軍殺死了三千多人,剩下的四千多人跪地求饒不敢再戰。


於禁再讓軍隊去奪取丸都城,區區一千多人的守軍根本不是魏軍的對手,丸都城輕而易舉的就被攻破了,連投石機都沒有使用。


於禁本來覺得這一戰可能要打一陣子,伯固不會輕易認輸,可誰想到伯固居然主動出來送人頭!


伯固的腦袋被張飛拿到,張飛咧著大嘴笑的非常得意,於禁看了忍俊不禁。


大軍入城之後,於禁整肅軍紀,沒有讓軍隊在丸都城內肆意妄為,然後找來了幸存的高句驪官員詢問問題。


一問之下,於禁才得知高句驪王伯固的小兒子伊夷模還率軍正站在外,正在抵抗扶餘人的軍隊。


張飛再次請戰,要帶著騎兵去絞殺伊夷模,於禁點頭允許,於是張飛很快就帶著五千騎兵向北殺去,去絞殺伊夷模了。


但是不管怎麽說,高句驪已經完了,從上到下係統性的被於禁打敗,已然滅了國,那麽高句驪的威脅就不複存在了。


接下來,也就隻有一個還沒來得及成為魏國藩屬國也注定無法成為魏國藩屬國的那個扶餘國了。


看著丸都城內繳獲的大量財富和軍械物資,於禁咧嘴笑了。


這場遼東攻略戰,真的是大獲全勝了,接下來,隻要軍隊稍事休息,養精蓄銳,就能一鼓作氣完成遼東的全部戰事,平定遼東了。


一個前漢沒有過的州,一些前漢沒有占據過的領土,正在被他所創造,所占據,這是何等的愉悅!


這樣,才能對得起郭鵬對他的信賴啊!


而且這樣一來,說不定自己這邊會有不少人能被選進首陽山講武堂變成天子門生。


於禁還是相當愛護士卒的,希望這些戰鬥用命的棒小夥子們會有更多的機會被首陽山講武堂收納進去,成為天子門生,擁有光明的未來。


雖然說魏帝國對待士卒的待遇已經非常優厚了,在前漢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有軍餉,有吃有穿,受傷生病有醫生和藥品,戰死有足夠的撫恤,士兵們最擔心的受傷之後無法上戰場的事情也被郭鵬解決掉了。


傷殘士兵會得到一筆撫恤,還會根據實際情況被安排到練兵大營裏工作,負責訓練新進入的新兵。


亦或被安排到地方鄉村擔任當地民兵隊的教習,負責訓練當地的民兵隊,間接負責當地的治安。


傷殘嚴重的也會進入療養院,接受療養院的療養,然後根據傷殘情況,想方設法給你找個事情做,絕不拋棄放棄,最起碼也會送回老家,給與減免賦稅的優待,讓家人仔細供養。


說真的,不僅僅因為郭鵬的威望,更是因為這些待遇,魏軍士兵才會勇往直前,不惜一切代價為郭某人血戰到底,為他取得一場又一場的勝利,並且竭盡全力的維護他的地位和統治,維護他的威望和權力。


郭某人是真的把他們放在心上,真的為他們還有他們的家庭著想。


軍屬家庭在地方上都會受到優待,逢年過節也會有地方政府上門贈送一些糧油米麵之類的,各項待遇都比一般家庭要好。


於禁對此完全挑不出什麽毛病來,隻覺得能做到這一切的郭鵬是無懈可擊的。


現在郭鵬又要搞一個首陽山講武堂,親自下場做祭酒給講武堂背書,持續不斷的培養軍事人才進入軍隊。


這裏頭的意義,反正於禁是想明白了。


於禁覺得,在那一年,選擇在鮑信的推薦下進入郭鵬集團為郭鵬征戰,是他一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一個決定。


這個決定讓他至今受益匪淺,讓他今後餘生也有了保障。


所以整個軍事集團會緊緊圍繞在郭鵬身邊為他效忠,為他掃平一切試圖威脅他的勢力,隻要他發號施令。


除此之外的事情,這支軍隊不會考慮,這支軍隊隻知道聽從這個男人的命令而已。


過去如此,現在如此,未來依然如此。


至於其他的事情,至於遙遠的未來會怎麽樣,他們也不會去想。


高句驪的覆亡是一定的,伊夷模不能扭轉局麵。


麵臨扶餘王和張飛的兩路夾擊,伊夷模所麵臨的隻有慘敗,沒有其他。


這個想著一展宏圖的青年很快就戰死了,與他忠心的部下們一起,戰死了。


戰死之前,他還不相信他的父親和他的兄長已經死了,所以還想要突出重圍回去會師。


顯然,那樣的未來是不會到來的。


伊夷模的腦袋很快就被張飛帶到了於禁的麵前,展示給於禁看,順帶著還有一萬多戰俘,以及親自前來拜見於禁的扶餘國王。


扶餘國王稱讚於禁的赫赫武功,向於禁獻上了讚美之詞,並且詢問自己什麽時候可以正式成為魏帝國的藩屬國,好像還沒有人前來冊封。


“放心吧,具體的事情,朝廷會安排妥當的,到時候你們隻需要接旨就好了,對了,這一次剿滅高句驪你們也付出了不少,這裏的戰利品,你們拿走一些吧,畢竟也是出了力的。”


於禁大手一揮,很是大方的分給了扶餘國一部分戰利品。


扶餘王對此感恩戴德,說自己會回去等候魏天子陛下的聖旨。


扶餘王走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張飛靠近了於禁。


“文則,什麽時候對扶餘開戰啊?這邊高句驪已經完了,該對扶餘開戰了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