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三十七 張飛大破拔奇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遭遇戰開始之前,於禁登上山丘遠望觀察高句驪人的軍隊情況。


他發現這支高句驪軍隊應該是主力,不說戰鬥力如何,至少是各兵種齊全的狀態。


“高句驪人有為數不少的兵馬,自成體係,又一定的裝備和著甲,有騎兵長矛手和盾兵,還有弓弩手,也會使用軍陣作戰,張將軍後退是正確的,沒有步卒壓陣,單純使用騎兵對付這種軍陣,怕是有點難度。”


於禁誇讚了張飛的果斷舉動,然後下令魏軍進入戰時狀態。


“既然撞上了,那就要怪他們的運氣不好,這一戰,我就要全滅了他們!”


於禁表現出了強大的自信,率領魏軍軍陣步步向前,而後立起高台,站在高台上,以鼓聲和旗號指揮軍隊,展現了自己優秀的指揮能力。


魏軍也表現出了強大的紀律性和組織性,很快就列陣完畢,擺出了最常規的也是最普遍的更是最有效的軍陣,嚴陣以待。


眼看魏軍用極快的速度完成了軍陣戰備,拔奇相當驚訝,在於禁指揮軍隊列陣的時候,他也著急的指揮軍隊列陣迎戰。


費了不少功夫,但是軍陣還是沒有完成,但是沒時間了,於禁已經指揮完成軍陣的軍隊開始前進了。


於禁可不會傻等著對方列陣完成再進攻,現在有機會當然要抓住,快速上前,在強弩射程已經夠到了高句驪軍陣的時候,軍陣止步。


盾兵列起了盾陣。


長矛手挺矛向前,將長矛伸出了盾外。


強弩手紛紛坐下,用雙腳撐開了強弩,在身邊戰友的輔助下將一支箭搭在了強弩之上,做好了射擊準備。


於禁遠遠望去,看到高句驪的軍陣將將完成,卻略顯慌亂,就對此戰充滿了信心。


“放箭!”


於禁一聲令下,戰鼓聲立刻急促的響起,強弩手們得到了命令,立刻展開一輪齊射,然後立刻進行第二輪齊射的準備。


而這時,第一輪齊射射出去的箭矢已經劃破長空,以一往無前之勢覆壓於高句驪軍陣之上,急速下墜,以強大的穿透力瞬間射殺射傷了很大一批防護不夠完善的高句驪士兵。


“什麽?射程居然那麽遠?!”


拔奇方才就覺得奇怪,覺得魏軍停止前進的位置距離高句驪的軍陣未免有點太遠了,按照弩箭的射程,根本夠不到,但是沒想到魏軍弓弩的射程太遠,直接夠到了高句驪軍陣!


壞了!


拔奇心中警鈴大作!


對方的遠程打擊如此之遠,這對於己方來說就是一個噩夢!


然而這隻是噩夢的開始。


魏軍的箭雨除了第一輪之外還有第二輪,第二輪之後還有第三輪。


第一批強弩手累了就換下一批,下一批累了再換下一批,形成了大規模且可持續的火力覆蓋打擊。


短短一段時間,魏軍持續發射了七輪箭雨,數萬支箭矢墜落在高句驪軍陣上,把高句驪士兵射的抬不起頭來。


數量並不多的大盾和著甲率不高的事實讓高句驪士兵為此損失慘重,拔奇眼看這樣下去自己的軍隊就會潰敗,於是咬著牙做出了決定。


他立刻下令騎兵出擊,從兩側迂回威脅魏軍軍陣,又下令步軍軍陣頂著箭雨快速向前,盡量快速接近魏軍進行近身作戰,以抵消魏軍強弩方麵的優勢,進行決死一拚!


別小瞧了我們的勇氣!


高句驪人的確展現出了他們的勇氣,騎兵快速開始迂回攻擊,威脅魏軍軍陣的兩翼,步軍軍陣也頂著箭雨開始了前進,拚盡全力試圖接觸到魏軍軍陣,與魏軍開始近身肉搏。


然而這隻是噩夢的擴大化持續。


於禁一看拔奇的反應,立刻也作出反應,針鋒相對。


他立刻下令張飛率領騎兵全線出擊,正麵迎擊高句驪騎兵,爭取一舉擊潰高句驪騎兵,魏軍軍陣也快速向前,正麵懟翻高句驪人的軍陣。


拔奇本以為自己做出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正確決策,與魏軍拚死一戰,說不定還有轉機,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他錯了。


因為他的打算是擊潰魏軍騎兵之後抄了魏軍的後路,以此動搖魏軍軍陣,但是他很快發現,之前那場騎兵的慘敗並非是因為對方人多勢眾,而是因為對方的騎兵真的很凶悍。


他原本不太願意相信那些逃回來的潰兵說的什麽可以用雙手使用兵器的說法,他以為那隻是那幫家夥被嚇壞了之後的瘋言瘋語。


雙手持兵器?


難道魏人個個都力大無窮,雙腿力有千鈞不成?


誰曾想那居然是真的!


他們真的用雙手拿兵器,沒有使用騎射,而是直直的衝了過去與高句驪騎兵戰成一團。


然後高句驪騎兵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魏軍騎兵紛紛打落下馬,被很快鑿了一個對穿,然後又被魏軍騎兵掉過頭來再鑿了一個對穿,殺了兩個對穿之後,高句驪騎兵就快速戰敗崩潰了。


騎兵崩潰了,被魏軍追著殺到了本陣來,本陣的護衛軍隊受到了魏軍騎兵的強烈威脅,然後直接被截斷了退路……


拔奇發現自己的退路也被魏軍騎兵給截斷了。


拔奇剛準備帶兵反擊,結果前方步軍軍陣也開始了崩潰,被魏軍一頓怒懟懟的連連後退,軍陣不穩,大量士兵戰死。


看著大量戰友死在自己麵前,高句驪士兵無法忍耐那麽大的傷亡,士氣衰頹,快速崩潰了。


前麵的往後跑,後麵的還沒反應過來,魏軍都沒有殺死多少,倒是有不少高句驪士兵被自己的占有踐踏而死,十分淒慘。


整個場麵亂作一團。


麵對如此兵敗如山倒的局麵,拔奇愣住了,還沒做出反應,身邊的親衛已經拉著他開始逃跑了。


親衛隊護著拔奇,想要殺出一條血路來,奈何高句驪人的退路已經被魏軍騎兵截斷,魏軍騎兵對著高句驪的後方就是一陣瘋狂穿插殺戮,所到之處一陣血雨腥風,殺得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和無頭屍體。


整個戰場腥氣衝天。


拔奇終究沒能逃出這塊腥氣衝天的殺戮之土。


張飛注意到了他的帥旗,就直接帶著親衛騎兵們衝了過來。


一陣廝殺之後,張飛的親兵們護著張飛殺穿了拔奇的護衛隊,拔奇近在眼前。


張飛瞅準了拔奇,手持狼牙大棒虎吼一聲衝向了拔奇,拔奇驚慌之間舉起長刀要抵抗,張飛直接就是一棒子下去。


在拔奇的眼裏,那狼牙棒閃著詭異的寒光,直直的朝著自己衝了過來。


狼牙棒直接敲在了拔奇的腦袋上,一聲悶響,把他的頭盔敲得變了形。


頭盔變了形,腦袋自然也就變了形。


一顆眼珠子像是子彈一樣從他的眼眶裏蹦了出來,一下子射的老遠。


雖然得到了鐵盔的保護,他的腦袋沒有完全碎掉,外形看起來尚且完整,但是裏麵估計已經是一團糊糊了。


嗯,這種事情根本也不在張飛的考慮之中。


在張飛看來,隻要能夠殺死敵方主帥拿到這個軍功,就沒問題了。


贏了。


摔倒在地上不動彈的拔奇那變了形的腦袋上僅剩的一隻眼睛正無神的望著灰敗的天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