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九百零一 軍閥的終結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伊夷模不是第一次來到遼東。


之前無論是以戰士的身份還是以使者的身份來到遼東,感覺都是一樣的,沒覺得遼東有什麽大的變化。


不過這一次來到襄平城,他卻感覺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軍隊不同了。


軍隊的盔甲更加鮮明,武器更加精良,數量更多,士兵的精神氣感覺也完全不同。


這是常年待在軍隊裏的人才能感受到的。


是因為統治者的更換嗎?


還是因為勝利帶來的改變?


從遼東商人的嘴裏可以得知中原這些年發生的變化,以及統治中原的國家的變更,種種變化還是很大的。


從漢國到魏國,這個全新的國家到底是個什麽行事風格,高句驪也一無所知。


他們不知道這個國家和漢國有多大的區別,到底是仁慈還是殘暴。


在他們看來,這個國家和漢國一樣都是非常強大的國家,國土範圍很大,軍隊很多,人口很多,有很多非常受到歡迎的物產,等等等等。


變更了一個政府之後,這個國家會有多大的變化呢?


還會一樣的仁慈嗎?


不過從這支軍隊輕鬆幹掉了公孫氏並且夷滅他們家族的事情看來,伊夷模感覺至少這個國家這支軍隊絕對不仁慈。


如此這般的國家該如何應對呢?


伊夷模心裏沒底,反正他絕對不讚成拔奇那個出兵遼東占據遼東的戰略的,高句驪和魏國之間的差距還是太大了。


但是,像伊夷模這樣的穩健派並不多。


高句驪國內絕對不是每一個人都這樣認為。


他們隻覺得天高皇帝遠,中原皇帝距離這裏太遠了,很多事情往往都不了了之,所以也就多了一份膽氣,多了一絲貪婪。


他們並不會去思考後果到底是什麽。


可伊夷模知道,中原帝國的報複要麽不來,要來的話,必然是極其凶狠的。


以滅國為目的。


因為出兵一次太費錢,不滅國就沒有意義了。


伊夷模覺得還是穩健一點比較好,和魏國建立正常的關係,不要交惡,這對與高句驪來說可能更好一點。


攜帶大量禮品,伊夷模拜見了眼下遼東的最高權力者於禁。


“原來如此,尊使之父便是高句驪王,不知來此有何貴幹?”


於禁點了點頭,收下了伊夷模奉上的禮品,然後安排伊夷模就坐。


伊夷模謝過了於禁,坐下身子之後,還沒來得及講起自己的來意,於禁就先下手為強了。


“之前扶餘國王也派使臣過來了,現在你們也來了,難道你們是約好的要一起來?”


伊夷模心中暗叫不好,立刻問道:“敢問將軍,扶餘人都說了些什麽?”


“看起來你們的關係果然十分險惡。”


於禁搖頭笑了笑:“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扶餘王想要向我魏天子進貢,並且請為藩屬國,按照他們的說法,七十年前,扶餘王還曾經親自去過洛陽,得到前漢孝順皇帝的接待,


他們說他們與中國素來友善,之前因為公孫度隔絕交通,不能和中國往來,於是隻能和公孫度聯盟,以應對你們高句驪對他們的威脅。


現在公孫度被王師討伐了,他們想要恢複和中國的聯係,成為藩屬國,向皇帝陛下進貢,這很正常,我已經派人回去向陛下匯報了。”


伊夷模頓時覺得有些棘手。


“將軍,扶餘人是不能信賴的。”


“哦?”


於禁一臉驚訝的樣子:“何以見得?”


伊夷模稍微措辭一番,就開口道:“很早以前,扶餘人曾奴役過我國,當時扶餘強大,我國弱小,經常被扶餘人欺淩,後來我國人奮起反抗,終於打敗扶餘人,得以自由。


但是扶餘人一直不曾放棄他們的野心,還想著重新奴役我國,多年來不斷聯合公孫度攻打我國,我國不得以而反抗之,這並不是我國的本願,隻是為求生存,不得已而為之。”


伊夷模言辭懇切的樣子,讓於禁似乎有些動容。


“居然是這樣?這本將軍倒是不曾得知,隻是聽扶餘使臣說你們多次入寇遼東,野心勃勃,還建議讓我聯合扶餘國討伐你們。”


“將軍被騙了!”


伊夷模大為焦慮:“這是扶餘人的陰謀!扶餘人絕對不甘心現在的情況,他們會想方設法的攻訐我國,純粹是居心不良,想要借助天子的力量達成自己的目的,非常奸詐狡猾!”


“居然是如此?這倒是有些麻煩了……”


於禁看上去很動搖。


於是伊夷模立刻趁熱打鐵。


“將軍,扶餘人的奸詐狡猾是您所想象不到的,您千萬不能中了扶餘人的奸計,請將軍謹慎思量!而且……我國願意為魏天子藩屬,為魏天子鎮守邊疆,絕對不會有絲毫背離!”


好嘛,高句驪也開始放大招了,這可真是有意思。


於禁沒有給出準確的答複,隻是請伊夷模吃飯喝酒看歌舞,麵對伊夷模的請求,他隻是說和扶餘一樣,他會上報給魏天子,請天子決斷,這種事情不是他一個將軍應該做決定的。


伊夷模也知道自己無法立刻得到答複,隻好在幾天之後向於禁告辭,返回了高句驪,然後將自己所遇到的事情告訴了伯固。


伯固想了想,覺得不太放心,於是一邊派人去扶餘打探消息,一邊又密切注意襄平方麵的消息,做好了兩手準備。


十二月中下旬的時候,郭鵬在洛陽得知於禁大獲全勝,剿滅了公孫度的勢力且占據了遼東,非常高興。


至此,全國軍閥勢力就已經被完全掃平了。


交州不算,連個正經軍閥都沒有,就算要平定,也是太史慈一支海軍的事情,而從靈帝光和七年開始誕生的全國各路軍閥,到今天為止,算是全部被幹掉了。


天下,終於迎來了實質性的統一,漢徹底被魏所取代,混亂也徹底被秩序所取代,天下重歸安寧與和諧,為時不遠。


一念至此,郭鵬感慨萬分。


隨後,郭鵬立刻下令給於禁封賞,又根據記功冊給此戰立下戰功的將士以封賞。


與此同時,他得知扶餘國和高句驪國都試圖成為魏國的藩屬國以鞏固他們的安全地位,並且由於禁建議懷柔扶餘國剿滅高句驪的事情。


郭鵬認為這個策略是正確的,畢竟他正在讓太史慈攻占朝鮮半島,為的就是斬斷高句驪的臂膀,使高句驪沒有援手。


高句驪若是知道了,必然會起兵反抗,拉攏扶餘對付高句驪本就是他的計劃。


無論是扶餘還是高句驪,他都不打算讓他們繼續存在,消滅扶餘和高句驪是既定國策,不過也要有一個先後次序。


這兩個國家也是有一定的抵抗能力的,相當於是兩個比公孫度稍微弱一點的存在。


意識到這不是一個短期戰略,而是一個稍微有點長的戰略行動,其中還要夾雜著對遼東地區的恢複治理和未來規劃,事務繁多,不簡單。


所以,郭鵬認為眼下已經有必要決定平州刺史一職該由誰來擔任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