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九十一 於禁猛攻新昌縣城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對於張飛和夏昭來說,是大功就在眼前。


於是在於禁率領大軍主力抵達之前,張飛和夏昭已經果斷完成了對新昌縣城的包圍。


他們采用了四麵包圍嚴防死守的方式,拋棄了圍三缺一的傳統攻城法,打算拚盡全力也要把公孫氏的力量全部消滅,平定遼東。


延德二年十月十八,於禁率領大軍主力抵達了新昌縣城之下,見到了張飛和夏昭。


經過兩人的匯報,於禁得知公孫氏主力已經從襄平轉移到了新昌,而現在張飛和夏昭兩人已經把公孫度和公孫康一起圍困在了縣城之內。


於禁十分高興,誇讚了張飛和夏昭。


“如此一來,公孫氏就插翅難飛了!來人,伐木立營,準備攻城!”


於禁一聲令下,大軍立刻開始活動起來,一場真正的硬仗要開始了。


雖然說這座城池並沒有那麽的高大寬深,但是看上去就知道,守軍數量很大,對於魏軍來說,不是什麽好事。


攻城戰鬥對於守城方來說是優勢極大的,不出什麽意外的話,守城方是足以用少量兵力頂住攻城方大量兵力的進攻的。


盡管如此,這並不會改變什麽。


於禁果斷下令把帶來的投石機組裝好,讓砲手們盡情發揮他們的長處,讓這座城池在一片火海之中走向滅亡。


這可是十分難得的獨立建功的機會,不需要和張遼那樣的人分享戰功,這份戰功,於禁勢在必得。


而此時此刻,在新昌縣城內,公孫康正跪在公孫度的床邊,一臉沮喪。


“父親,兒子無能,沒能打敗魏人,現在,魏人已經包圍了新昌,咱們走不了了。”


公孫度經過一段時間的昏迷之後,終於蘇醒了過來,看著頹喪的兒子,了解了一下時局。


得知情況之後,他很鬱悶。


講真的,他真的很想幹脆就這樣昏迷下去得了,別再知道這樣的壞消息對於他而言一定是一件好事。


他多年嘔心瀝血創造的局麵,居然就這樣被毀掉了。


被郭鵬輕而易舉的毀掉了。


二十年創業,二十年經營,到如今,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他甚至已經被困在城中動彈不得了。


他想斥責公孫康,罵他無能,可事已至此,說這些也沒有意義,而且,他真的很虛弱。


於是他費勁的思考了一番,詢問道:“現在還有援兵能來嗎?”


“抵達新昌之前,我已經讓人去高句驪還有扶餘搬救兵了,他們一定會來的。”


公孫康開口道。


“這不好說啊……隻能說還有一線生機,就算不能恢複到之前的樣子,但是能把郭子鳳趕走,那就足夠了,咱們也不能奢求太多……在援兵抵達之前,盡量守城吧,咱們人多,魏人不可能那麽快攻破城池。”


公孫度說著,喘了幾口氣,然後又說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別再犯渾了!否則咱們全家都要給你陪葬!”


公孫康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沒敢再說什麽。


城防他是勉強抓了起來,但是他沒敢告訴公孫度城內存糧不多,堅持不了半個月的事情。


半個月之內要是援兵不來或者解決不了城外的魏軍,整個新昌縣城裏的人都要餓死。


公孫父子當然也活不了。


這不是公孫康不努力,而是公孫康實在打不過城外的魏軍,他要是能打過,甚至說是打平,那都不至於落得這樣的下場。


不過他覺得魏軍遠道而來,遼東還缺少糧食,所以他們的糧道一定很艱難,隻要堅持打一陣子,魏軍那麽多人,肯定會糧食不濟,說不定遼東還有一線生機。


現在他唯一希望的事情就是魏軍糧草不濟,不得不退兵。


不過話說回來,一直到這個時候,公孫康依然不知道魏軍是從什麽樣的路線繞到了新昌縣以南攻打過來。


難道……是走海路嗎?


就走那條商旅們走的海路?


那麽多人,那麽多輜重,甚至還有戰馬,那需要多少船隻?


怎麽會有那麽多船隻給魏人使用的?


公孫康自己沒有體會過走海路,所以不能想想這樣的道路究竟是怎麽走過來的。


不過沒關係,他已經沒有心思沒有時間思考這種問題了。


因為魏軍的攻城戰開始了。


既然打下新昌縣城就能廢掉公孫氏政權,那麽何樂而不為?


二十台投石機組裝完成之後,攻擊開始了。


巨大的石塊不說,滿天飛舞的巨大石塊砸在城牆上和城市裏的時候,那已經可以給城上的人帶來極大的震懾壓力了,就更不用說震天雷和猛火油罐扔進去的時候,那又是一種什麽樣的感覺。


一團一團的烈火在城牆上爆裂開來,大量遼東軍士卒被火焰纏身,燒成了火人,還有劇烈聲響打震天雷爆裂開來之後給城上守軍帶來的震懾力,那種感覺真的是想想都感到絕望。


反正公孫康是有這種惶恐不安乃至於有些絕望的感覺的。


用水澆不滅的火焰,還有會發出極其恐怖的炸雷一般的聲響的詭異兵器,新昌縣城的城防因此遭到了極其嚴重的打擊。


魏軍沒有剛開始就派兵攻城,而是不間斷的使用這些遠程打擊兵器對城頭的遼東軍守軍還有諸多守城器械進行攻擊、銷毀,以便將遼東軍的士氣和新昌城防最大限度的削弱。


連續兩天,這樣的打擊不曾間斷,反正公孫康已經不敢登上城頭了,現在敢於登上城頭的都是些不要命的勇士,還有被強迫登上去的倒黴蛋——不上去立刻就被殺死,上去還有活下來的可能,沒辦法,上吧。


但是上去也是真的很慘。


用布團塞住耳朵並不能完全阻擋聲音,隻能稍微削減一些,但是震天雷可怕的不止在於聲音,還有爆裂開來之後的碎屑,那些小石塊,還有鐵屑,真的很可怕。


雖然公孫康盡量給上城的人披甲,拿上盾牌,但是傷亡率依然居高不下。


這其中猛火油罐的功勞也很大,甲胄和盾牌可以阻擋震天雷的攻擊,但是很難攔的住猛火油罐,連石頭都能燒一陣,就更別說是人了。


公孫康親眼目睹一名士兵頂著大盾往前衝的時候被一隻猛火油罐直接砸中,猛火油罐在他的大盾上爆裂開來,爆發的火焰像惡魔一樣張開血盆大口,瞬間直接將他整個人吞噬了。


大盾救不了他。


那些被擊傷震傷燒傷的人實在是太多,以至於公孫康都來不及派人去把他們運下城來,城上一片狼藉,到最後隻能讓城上幸存的守軍把他們的甲胄脫下來,然後把屍體推下城樓。


艱難到了這個地步。


公孫康也不是不想反擊,他組織過弓弩手用強弩進行反擊,但是射程夠不到,魏軍打得到他,他打不到魏軍,占據城牆的優勢都打不到。


這讓公孫康十分惶恐,完全不知道該怎麽辦。


幸好兩天之後,把城牆摧毀的差不多的魏軍停止了遠程攻擊,開始派兵攻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