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七十五 襄平糧價上漲了?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公孫康是公孫度的兒子,也是公孫度注定的繼承者。


眼下公孫度的身體不好,公孫康負責侍疾,顯然也是一種地位的彰顯。


公孫康的腦子還是比較清醒的,素來有好的名聲,柳毅和陽儀覺得公孫康應該能聽進他們的進言,於是拉住了公孫康。


“公子,目前我等得知荊州和益州已經被郭子鳳平定了,現在郭子鳳已經占據了江南,沒有後顧之憂,接下來他一定會對遼東動手,我等以為,還是要早做防範。”


柳毅率先向公孫康提出自己的看法。


公孫康開始有些驚訝,隨後就搖了搖頭。


“這個事情,我也和父親說起過,但是父親以為,郭子鳳兩年之內接連平定了荊州和益州,步子邁的太大了,肯定需要很多時間去安撫荊州和益州,短期內根本不可能對我用兵。”


公孫康如此回複道:“而且我也覺得郭子鳳的步子邁的太大了,要是短期內繼續對我用兵,他不怕內部不穩,財政不濟嗎?


荊州和益州占地那麽廣闊,之前還有江東,剛平定不久,那麽多地方需要安撫,需要治理,此時對遼東開戰,他們內部的反對聲音估計也會很大。”


“盡管如此,也不得不防。”


陽儀開口道:“魏人長期在遼西郡安置一萬兵馬,田豫率領萬餘兵馬常年操練,對我是虎視眈眈,而且大興土木,修築道路、驛站,分明是為了方便運兵,郭子鳳肯定要對咱們動手。”


“這不能算依據吧?一萬軍隊就想進犯遼東,郭子鳳的軍隊都是天兵下凡不成?而且隻在遼西修路又能如何?他能跨越遼澤嗎?陽公,茲事體大,需要謹慎思量。”


公孫康壓低了喉嚨:“最近父親病情不妙,心情不快,最不想聽到這些讓他憂慮的事情,醫者也說要讓父親保持心情愉快,所以此時此刻還是不要說這種事情比較好。”


“這可是軍國大事,不是小事,事關生死存亡,怎麽能等閑視之?公子,眼看著郭子鳳就要一統江山了,他們不會放棄遼東不看的。”


柳毅十分擔憂:“公子還是找個機會和君侯說說吧,一定要做準備,要派兵扼守要道口,隨時準備迎戰,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懷疑會出問題。”


“柳公,也不是我不說,實在是父親生氣的很。”


公孫康滿臉無奈:“之前父親要組織大量人口種植藥材的時候您就強烈反對,惹得父親不快,現在還要說這種事情,父親隻會更加生氣,您也要為自己考慮考慮。”


“可在下的擔憂難道是錯誤的嗎?”


柳毅連忙說道:“如果所有人都去種植藥材而不是種植糧食,那我們吃什麽?藥材能當糧食吃嗎?不吃糧食,人會死的。”


“現在種植糧食的人也不多,大家都去外麵買糧食吃,也是一樣的。”


公孫康搖了搖頭:“這都多少年了,大家一直都是買糧食吃,而且賺的錢也很多,遼東軍資充裕,百姓家中殷實,這是父親引以為傲的功績,您卻屢次反對,父親生氣難道不正常嗎?


種植藥材就能賣給中原,然後就有了五銖錢,就可以買糧食吃,而且父親手裏錢多了,還能從中原的特殊渠道買到很多魏國的精良兵器,可以裝備給士卒,增強我軍的戰力,這是好事啊。”


“但是這終究不是正道啊。”


柳毅痛心疾首道:“公子,現在遼東的糧食,本地生產的數量極少,在下聽人說過,說本地已經沒有多少人種糧食了,全都是中原運來售賣,這樣一來,糧食多少,糧價高低,那都是中原商旅說了算,他們可以隨意操控糧價啊。”


公孫康皺了皺眉頭。


“都那麽多年了,糧價一直很平穩,不曾有過波動,我們用藥材換取很多五銖錢,拿一部分買糧食,剩下的五銖錢可以用來買其他的東西,這樣我們隻會越來越好,而不是越來越貧窮,難道不是這樣嗎?”


柳毅連連搖頭。


“不是這樣的,公子,您可知道在中原,五銖錢是直接和糧食做交易的,一枚五銖錢能換取多少糧食是固定的,糧食才是重中之重,沒有糧食,五銖錢難道可以拿來果腹嗎?”


公孫康眨了眨眼睛,沒聽懂。


“柳公,您想說什麽?”


“我想說,糧食才是重中之重,為了賺取更多的五銖錢而放棄種植糧食是不對的,一味地賺取五銖錢是沒有意義的,五銖錢之所以能用來交易,是因為它能買到糧食,如果買不到糧食,五銖錢還有什麽意義?”


公孫康完全不懂經濟,對於柳毅所說的,他難以理解。


柳毅稍微懂一點,但也不是懂得太多,這是他聽一個中原商人所說的,本身也是一知半解,他的專長是軍事,不是經濟。


陽儀也是一樣,屬於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覺得有道理,卻說不出內裏的問題。


所以他們所進言的,雖然是正確的道理,卻不能打動人心。


用一些講不出道理來的話讓大家停止賺錢,這是什麽道理?


公孫康還算是腦袋活泛的,大概能夠明白柳毅和陽儀是擔心糧食不夠吃,所以遼東發生糧食危機。


對此,公孫康卻覺得沒什麽值得關注的。


“中原需要咱們的藥材和牲畜,咱們需要中原的五銖錢和糧食,互惠互利,對雙方都有好處,這是公平的,這樣的事情父親都認為是可以的,柳公和陽公還是不要過於擔憂了。”


公孫康笑了笑:“我還要去照看父親,柳公和陽公請自便。”


說完,公孫康就離開了這裏,前往照顧公孫度,留下柳毅和陽儀麵麵相覷。


“我是真的很擔憂。”


“我也是。”


兩人無奈的對視了一眼,一起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他們擔憂是擔憂,但是拿不出證據證明他們的擔憂,隻是空口無憑,實在難以讓人信任。


眼前的利益為未來的危機,又有多少人可以更加重視後者而不是前者呢?


人心逐利啊。


稍晚些時候,柳毅回到了自己的府上。


他是公孫度的親信,主要從事軍事方麵的工作。


不過古典****時代軍政工作的界限不是那麽清晰,柳毅不僅可以從事軍事工作帶兵打仗,本身也能做點行政工作。


他很早就跟隨了公孫度南征北戰開創基業,至今快要二十年了,資曆很深厚,為公孫度占據遼東成為遼東霸主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


然而,他和公孫度一樣不明白,作為一個割據政權,一個中國割據政權,如果不想著一統,必然就會被一統。


在這方麵,僥幸是要不得的。


但是偏偏就有很多人擁有僥幸心理,一般人還好,不過是關乎自己,高官顯貴若是如此,坑害的就不隻是自己了。


柳毅其實能算是一個比較有憂患意識的人,早年還和公孫度一起商量過要渡海攻取青州作為圖謀中原的基地,但是很不巧的是,青州很快就被郭鵬占據了,且將青州黃巾一掃而空。


郭鵬在當時就有名將之姿的名號,在幽州有很大的名聲,公孫度甚為忌憚,不得不放棄了計劃,轉為向東向北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


如今十多年過去了,郭鵬已經快要一統江山了,他都稱帝了,遼東必然是他的目標,但是公孫度卻還在抱著那種僥幸的心理,這讓柳毅感到非常的不安。


回到家裏,脫掉官服,柳毅便準備和家人一起吃飯,結果忽然聽見府中有下人議論說最近外麵糧價上漲了,上漲的幅度還不小。


“你們在說什麽?襄平糧價上漲了?”


柳毅靠了過去,連忙詢問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