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七十三 郭某人的經濟手段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遼東公孫氏政權,就郭鵬現在掌握的情報,已經可以認為是一個稱霸遼東,東拒高句麗,北撫扶餘、南服韓、濊的地區霸主政權。


這個政權在遼東異族之中有很高的地位和一定的號召力,一定意義上取代了中央政權在遼東異族認知裏的地位。


公孫度所辦成的事情的確不簡單,靠著打拚和得天獨厚的地理區位,也能做出一番區域性霸主的事業來,這是相當不容易的。


該說不說,公孫度不是一個簡單人物,也是一個梟雄級別的人物。


遼東公孫氏是一個大家族,家世二千石,是遼東之地最有名氣的豪門大族,在遼東紮根多年,家中子弟遍布遼東各地,數量很多,出任官職的也很多。


到東漢末年,公孫氏逐漸分化為兩個勢力集團,一個屬於公孫瓚,一個屬於公孫度。


公孫氏的兩大軍閥分享了幽州,且公孫度立業早,早於公孫瓚的發跡,在郭鵬出任護烏丸中郎將的時候,公孫度已經擔任遼東太守了,開始創立基業了。


但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就想呆在遼東不想去別的地方,將近二十年了,他還在遼東經營他的一畝三分地。


公孫瓚早就被袁紹打敗了,他這一支公孫氏也遭到了袁紹和本地豪強的清算,死得很慘,剩下的公孫氏都在公孫度手下了。


此人有能力,有才華,也有雄心,有眼光,就是缺了一些格局,格局不大。


他沒能在公孫瓚死後和袁紹爭奪幽州,並且試圖往河北發展,他最大的努力就是試圖越過大海向青州發展。


當然,這大概也是交通不便利的遼東苦寒之地限製了他的發展所致。


他在遼東期間,獲得了因為黃巾之亂而來到遼東避難的人口,建立了軍隊,官僚團隊,發展壯大。


之後抗衡高句驪國,向北和扶餘國和親,拉攏扶餘國一起對抗高句驪,然後逐漸向南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穩住了樂浪郡,稱霸遼東地區。


要是說軍事能力,公孫度是真的有,軍隊的戰鬥力,公孫度也有。


和高句驪以及濊貊和三韓打仗,公孫度都展現出了強大的軍事能力,吊打這些地方,打到他們不敢覬覦遼東,為穩定遼東安穩邊疆立下了功勞,也強化了自己的力量。


但是這似乎讓他產生了一種幻覺,讓他覺得自己可以永遠稱霸遼東。


他可能沒有想過他的綜合實力完全無法和中原地區相比,無論是人口還是經濟還是軍事。


或許他覺得郭鵬不會來討伐遼東,因為遼東過於苦寒,且道路不便。


郭鵬討伐鮮卑震懾幽州之後,就讓田豫駐守遼西郡,一邊修長城,一邊修路,為征討公孫度做準備。


而公孫度常年駐兵遼澤以東警戒田豫的動向,就是兵馬不多,完全不像是為了籌備和郭鵬的大戰而做出準備的樣子。


在攻伐荊州益州以前,稱帝的時候,郭鵬招降過公孫度,公孫度沒有回應,就當不知道這件事情,顯然也是為了觀望局勢,然後就是頭鐵,覺得郭鵬不會大動幹戈來討伐遼東。


也難怪,快二十年的稱王稱霸,自由慣了,現在要讓他認慫稱臣,連劉璋都要反抗,公孫度這樣的遼東霸主又怎麽會甘願認慫稱臣呢?


但是,你如果不放棄抵抗,我就要來揍你了。


郭某人對公孫度不爽已經很久了。


包括公孫度在內,三韓之地,濊貊之地,高句驪,扶餘,他全都要,他全都要滅掉。


此番出戰,就是要一口氣滅掉全部的東北勢力集團,將東北全部納入郭魏帝國的版圖之中,完成屬於自己的開疆拓土。


他要把帝國版圖擴張到漢帝國都不曾達到的地步,以此證明自己要更加優秀,更加正統。


所以無論如何這一戰都要打起來。


現在,政治軍事手段都動用起來了,不過為了對付遼東,郭某人的手段不止這兩個。


還有第三個。


經濟手段。


收拾江南三大政權的時候,郭某人的經濟手段都是派上了用場的。


站前,他提前終止了和江南三大政權的貿易往來,讓他們無法在得到急缺的各種物資,以此打擊他們的戰爭潛力,限製了他們的動員力和戰鬥力。


但是對於這三大政權的體量來說,遼東政權無疑是更加弱小的,而且郭鵬也是最早對遼東政權進行經濟手段謀劃的。


針對遼東的作戰,其實很早就開始了。


北伐袁紹之前,郭鵬就開始利用糜氏商隊還有青州的一些商隊和遼東進行貿易,也讓遼東依靠中原物資獲得了發展。


占據河北之後,郭鵬的勢力進一步發展,就把成型的曹氏商隊也納入這個體係之中,操縱曹氏商隊和幽州本土的一些豪強商隊進入遼東,開始和遼東做生意,產生貿易往來。


所以郭某人鑄造的標準五銖錢也在公孫氏政權的管轄範圍內流通,很受歡迎。


郭某人鑄造的標準五銖錢足額足量且鑄造技術高超,錢幣也很精美,在遼東完全取代了那些私鑄劣幣,因為中原商旅隻認標準五銖錢,不認私鑄錢幣,也拒絕以物易物。


公孫度也曾試圖仿造標準五銖錢,搞缺斤短兩,試圖以劣幣驅逐良幣,以此坑害中原商旅,從中獲利。


隻是遼東範圍內的匠人們對於標準五銖錢的鑄造手法表示意外,發現無論怎麽鑄造,都無法做到和標準五銖錢一模一樣,總是有這樣那樣的不對。


那鑄造出來的錢幣自然就沒什麽價值了,而且外表看上去就和標準五銖錢有很大的差距,一眼就被中原商旅看了出來,連稱重都不需要。


幾次之後,很多商旅嚴正警告遼東商人,說你們要是再弄這些私鑄五銖錢來糊弄我們,我們就不來了,大不了不做生意了。


一拍兩散,咱們能做生意的地方還有很多,你們卻沒有!


當心我們聯合起來抵製你們,讓你們出不了遼東。


被如此威脅,公孫度很生氣,可是懾於這些大商隊背後的魏帝國勢力,他不敢明目張膽的出手,擔心因此引發了戰爭,對他不利。


於是公孫度還是放棄劣幣驅逐良幣的想法,轉而全麵使用標準五銖錢。


之後他利用自己在遼東的地位和權力大肆斂財,派專人和中原商旅交易,排擠民間商隊,讓自己獲得充沛的物質享受。


獲取了經濟戰爭的勝利之後,標準五銖錢在遼東也站穩了腳跟。


得知消息之後,郭鵬授意商旅團隊在遼東廣泛且大量的收購一些非糧食作物,比如藥材,還有大量的皮毛、馬匹、牛羊之類的牲畜。


因為收購數量大,收購次數多,公孫度很快就意識到這裏頭的巨大利潤空間。


他意識到這樣可以獲得更多的五銖錢,購買更多的他所喜歡的奢侈品乃至於一些魏軍的軍械,讓自己更加強大。


在利益的驅使下,他開始廣泛利用更多的土地種植那些非糧食作物。


尤其是各類中藥藥材,還有人參之類的中原地區沒有但是十分有市場的藥材。


也派專人從事畜牧業,養殖牛羊馬之類的牲畜,和中原商人做生意。


這一類的貿易增多了以後,看著自己的收入節節攀升,越來越有錢,公孫度就更加忍不住了。


他開始動用自己的權力,要求更多的民戶用更多的土地去種植更多的藥材,搞統一種植安排,增加產量,以此出售給中原商旅並且獲得高額利潤,再反過來和中原商旅交易其他的東西。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