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六十八 一曲蜀舞迎劉璋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劉璋一群人低著頭,隻想著盡快走完這段路。


好容易等走完了這段路,來到了皇宮門口的大廣場,他們還要麵臨魏國百官的共同注視。


那種蔑視的嘲諷的注視。


這可真不好受。


可誰讓他們做了那樣的事情呢?


更讓劉璋等人感到不爽的,是那一群主張投降的人,尤其是許靖,居然已經堂而皇之的換上了魏官的服飾站在了官員隊伍裏,正在用嘲諷的表情看待著他們這群愚蠢的反抗者。


厚顏無恥!


卑鄙下流!


不知廉恥!


頓時,種種負麵詞匯誕生在了劉璋等人的腦袋裏。


他們憤怒的看著許靖等人,咬牙切齒的痛恨著這群賣主求榮之輩,恨不得讓他們當場暴斃在這裏,死無葬身之地。


可事實上,他們才是最鬱悶最無奈的那群人。


郭鵬對他們算是蠻好的了,沒有害他們的性命,隻是讓他們遭到了一些難堪。


而此時此刻在他們心裏,最可恨的當然是這群厚顏無恥穿著魏官服飾耀武揚威的混蛋們。


禮部尚書崔琰作為這場大典的主持者,對全部的流程進行把控和主持,在百官注視之下,宣讀了郭鵬的詔書。


然後劉璋終於等到了屬於他的待遇。


郭鵬以劉璋雖然一度抵抗王師的進軍,給王師帶來了一些麻煩,但是終究選擇了投降,放棄了抵抗,所以有功,封劉璋為安樂侯,食邑一千三百戶,準世襲,賜洛陽宅邸一套。


那劉璋畢竟不像劉琮那樣直接放棄抵抗,所以劉琮得到了三千戶食邑,劉璋隻有一千三百戶。


身著魏官服飾、正站在魏官群體之中的劉琮看著跪在地上的劉璋,微微歎了口氣。


難兄難弟。


之後,咱們可以湊一對了。


隨後,崔琰下令將他們身上的囚徒衣物拿下,鐐銬摘下,將衣物予以焚毀,賜予新的衣物,以此象征他們將開始新的人生。


劉璋被授予安樂侯這樣的爵位,沒有得到官職,顯然就是要被圈養起來。


而他身後的那些投降官員們則有一個算一個,都被新朝安排的明明白白。


吳懿和吳班被認為有統兵之能,應該被任用,但是需要考察,於是被納入了衛軍之中,在衛軍將軍趙雲麾下辦事。


黃權和張肅一起被納入尚書台的民政部辦事,民政部眼下非常缺人手。


張鬆這個大嘴炮最為特殊,居然被郭鵬納入了內閣之中,成了郭鵬的親近之臣。


這個安排一出,那些事先投降的主降派們則略微的感到一些詫異。


他們以為他們得到的職位已經很不錯了,結果這幫主戰派得到的職位好像也不差的樣子,而且更關鍵是,張鬆這個家夥居然被郭鵬納入了他最親信的直轄部門內閣。


內閣在郭魏政權的特殊地位他們已經略微了解一二,能進去的都是被郭鵬看好的明日之星,怎麽的?張鬆也算?


這四肢短小其貌不揚的大嘴炮居然是郭鵬看好的明日之星?


連之前那批荊州降臣們都對此感到詫異,覺得不理解,覺得一個降臣,還是一個主戰派的降臣怎麽就能進入內閣呢?


有些人不理解郭鵬的決定,不過郭鵬才是皇帝,再怎麽不理解,也要理解。


他們都是魚肉而已。


對投降者的封賞和接納結束之後,就是盛大的歌舞宴會,一如一年前的那一次。


而這次的宴會也是極盡奢華,極盡歡樂,而且比上一次更加奢華和歡樂。


食物的精美,樂曲歌舞的華美,布置的奢華,都不是上一次所能相比的。


顯然,魏帝國距離真正的大一統隻剩最後一步的事實與魏帝國的國力蒸蒸日上的現狀是這群高官顯貴們盡情歌舞取樂的底氣所在。


輝煌的場麵,也能讓蜀中君臣一眼看穿蜀漢和魏帝國之間最大的差距之所在。


國力上等級不同的差距實在是太明顯了,見微知著,稍微發散思維一下,就能想明白很多事情,想通很多之前想不通的事情。


魏國的大一統,是無法製止的。


郭鵬溫聲撫慰劉璋的心情,親自舉杯和劉璋喝酒,不僅如此,還走下高台,把劉璋和劉琮喊到一起,與他們一起喝酒。


“過去我等一度敵對,但是現在,我等已經不複敵對,已然可以共飲一杯酒了,今後你們閑來無事就多走動走動,別總是悶在府上,歸義侯,你和安樂侯是同宗,安樂侯初來乍到,你要多多照顧,明白嗎?”


郭鵬笑盈盈地看著劉琮。


劉琮滿臉迷醉的笑容,長身一拜。


“陛下所言,臣……謹記在心!”


“哈哈哈哈哈!”


郭鵬看著劉琮這迷醉的模樣,還有劉璋這局促不安的模樣,大笑不已。


聰明人,聰明就好,越聰明活得越長。


在洛陽,在魏帝國的洛陽,不夠聰明的人是無法存活的,不管你是誰。


回身走上高台坐下,看著舞女們竭盡全力展現她們的身姿的模樣,稍微尋思一番,郭鵬便下了命令。


“安樂侯初來乍到,孤叫宮人來一曲蜀舞以迎安樂侯的到來!”


郭鵬一聲令下,久經訓練精通全國各地民俗樂章的宮廷樂師團隊更換了蜀中樂器,演奏起了原汁原味的蜀中小調。


而舞女也換了一隊精通蜀中舞蹈的舞女,換上了原汁原味的蜀中舞女服飾。


妝容優雅,服裝輕薄如紗,微微遮蓋住如玉般的肌膚,朦朧間,另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隨後,典雅的蜀中小調伴隨著翩翩蜀舞,在洛陽的宴會大堂之上綻放出別樣的風采。


魏官魏將們饒有興趣的欣賞著這別樣的風采,隻當取樂。


也有不少人看出了郭鵬的心思,於是看向了蜀中降臣的隊伍之中,看著那些人的表現。


比如程昱就盯著那群人看,絲毫不掩飾自己如鷹隼般銳利的眼神。


而蜀中降臣的群體之中,隻有少數表現出了怡然自得的姿態,觀看蜀舞毫無心理壓力,甚至流露出了豬哥一般的表情,甚為享受,比如許靖。


而大多數降臣都表現出了一種悲戚的感覺,不忍直視的樣子,避而不看,暗自流淚,比如吳懿吳班,還有黃權張肅等人。


看得出來,家國淪喪之痛可不是一個新的官職可以抹平的,家國被吞並的事實如此,但是這種痛也是真實存在的。


劉璋也屬於這一類人。


雖然沒哭,也沒有笑,眼神不曾躲閃,但是他抿著嘴唇,嘴角向下,微微顫抖,可想而知,他的心緒並不平穩。


劉璋。


你不如劉阿鬥啊。


不如他那般聰明,也不如他那般無情。


當然,在下郭某人,也不是司馬昭。


郭鵬微微一笑。


“安樂侯?”


劉璋沒回應。


“安樂侯?”


郭鵬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劉璋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麵向郭鵬。


“陛下。”


“安樂侯啊,你在蜀中生活多年,孤知道你已經習慣了蜀中的生活,所以擔心你在洛陽的生活不夠舒適,所以,孤決定送給你一些樂師和舞女,供你隨時觀看蜀舞,以解思念蜀中的愁緒,可好啊?”


郭鵬麵帶笑意,語氣和緩。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