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五十七 我們真的那麽不如魏人嗎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從二月堅持到四月,兩個月的時間,劍閣守軍吃盡了苦頭。


直接戰死的蜀軍就有二千多,傷病而死的更是有五千多,現在還有傷的更多,也不知道何時就會感染而死,目前來說是無藥可治的,傷兵相當淒慘。


極高的傷亡率讓守軍十分難以堅持,士氣極其低落,若不是魏軍沒有不惜代價堅持強攻,估計劍閣已經不保。


而且吳懿名義上還是這支軍隊的主帥,但是進入三月份以後,他已經逐漸退居二線,把現場指揮權交給了黃權。


因為之前拋棄部下的行為,讓他失去了軍隊的信任,現在他說的話不好使,無奈之下,他隻能把指揮權交給黃權,自己退居二線輔助黃權。


如今劍閣防務全靠黃權支撐,而魏軍卻沒有出現任何力竭或者糧盡的情況,準確的說,魏軍連攻城次數都很少,基本上隻用遠程打擊,因為這樣足以殺傷關內守軍,給他們極大的壓力。


話雖如此,魏軍也進行了五六次的進攻,雖然每一次都被關城守軍努力擊退,沒有讓魏軍突破劍閣,但是關城守軍為此付出的代價真的很大。


勉力維持之下,算是堅持到了今天,期間魏軍大概是震天雷和猛火油罐用完了,停止攻擊了一段時間,蜀軍利用那段時間緊急掩埋了不少屍體,然後向成都求援求藥。


結果沒有等來多少醫藥,卻在魏軍重新開始遠程打擊,劍閣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劉璋宣布讓吳懿停止抵抗,率領劍閣守軍向魏軍投降。


巴東郡防線被突破,嚴顏戰死,吳班投降,五萬主力全軍覆沒,魏軍溯流而上進入蜀中,一路直取成都,成都被包圍,內無守軍外無援軍,於是劉璋決定去帝號投降。


如今,劉璋已經投降了,蜀漢的曆史已經完結,不複存在了。


這個政權隻存在了不到一年,從誕生到結束都顯得非常倉促,而作為它的締造者和守護者之一,吳懿頓時感覺自己一直以來的所有努力都白費了,都是沒有意義的。


他們如此努力的堅守在了劍閣,頂住了魏軍的狂轟濫炸兩個月,兩個月!


多少人死,多少人瘋,多少人傷?


還有多少運糧的後勤人員摔死,累死,餓死,到崩潰的邊緣!


為的是誰?


難道最直接的受益者不是劉璋嗎?


可我們還沒有放棄,你就先放棄了?


吳懿呆立當場,不知所措。


黃權很快聞訊趕來,將詔書劈手奪過自己看,看著看著就氣得渾身發抖,雙目赤紅,怒目圓瞪。


他大吼一聲把詔書擲於地上,拔刀橫在了使者的脖子上。


“你是不是魏人?你是來假傳聖旨的對吧?這是魏人的陰謀詭計對吧!”


“不是!不是!不是啊將軍!真的不是!我是從成都來的,我是成都人啊!”


傳令使者被嚇得跪倒在地上小便失禁,麵色慘白,如此慫包的樣子讓黃權感到絕望。


“為什麽!!!”


黃權悲憤到了極點,把手裏的刀狠狠擲於地上,就抱著腦袋蹲在地上大哭失聲。


劉璋下令守軍投降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劍閣關城。


有些人在心中悄悄的感到高興,覺得輕鬆,整個人就癱在地上徹底放鬆了,一邊哭還一邊笑。


卻也有人覺得悲憤莫名,痛哭失聲,大吼大叫,跪在地上用手抓著頭發,狀若瘋魔。


還有極少數紅了眼睛的甚至要拔刀出城和魏軍決一死戰,為自己失去的摯友親屬而最後一搏。


為了防守,他們付出了幾乎全部能付出的東西,有一些士兵的兄弟、朋友、關係很好的袍澤都死在了之前魏軍的猛攻之中,但是隨著一道投降的命令,一切化為烏有。


他們是為什麽死的?


他們是怎麽死的?


現在你說投降就投降,我們這群人的死就這樣沒有意義?


我們死戰到今天為的是什麽?


早知道你要投降,我們為什麽要在這裏死戰到今天?


一些士兵崩潰般的痛哭失聲,黃權更是哭著哭著就癱在地上爬不起來,有人拔刀怒砍石頭,有人拔刀怒砍營門。


一片崩潰的景象之中,另一名使者試探著詢問吳懿,問他是否可以打開城門,讓使者可以把投降的文書送到魏營,讓魏營的人知道,避免再次進攻帶來損傷。


“還請將軍協助。”


這名使者麵色平淡的開口。


“我知道了。”


麵色同樣平淡的吳懿看了看這名使者,長歎一聲點了點頭,親自前往關城門處打開了城門,讓使者打起旗幟,前往魏營之中宣布投降。


這沉重的大門從吳懿做出決定的那天之後就沒有開啟過,魏軍發起了五六次衝鋒也沒能攻破這裏,而這一次,是吳懿再次親自把它打開的,這次一打開,就再也關不上了。


使者朝著魏營而去,去找魏軍將帥去投降了。


關羽和荀攸等人得知,很是驚訝。


對於這樣的事實,魏軍諸將也頗有些不爽不服的,覺得他們給魏軍帶來了不小的損失,現在說投降就投降,把我們的奮戰放在什麽地方了?


但是無可奈何,成都已經被攻破,劉璋已經投降,已經沒什麽好說的了。


其實關羽也很不愉快,但是樂進的命令隨著劉璋的投降命令一起送來了,關羽得了軍令,不得不照著做。


對於軍中諸將不服氣的,關羽直接祭出了軍令。


“軍令如山,誰還敢多言?”


多年來刻印在每一個魏軍士兵的腦海裏的『軍令』二字就是最高準則,不管是誰,隻要涉及到軍令,都要遵從。


不守軍令的人沒有好下場,這是每一個士兵的條件反射。


軍令麵前,所有人隻能摁下自己心中的不爽,強迫自己接受這樣的現實。


現實就是關羽等人帶領三萬軍隊攻打劍閣兩個月,雖然給劍閣守軍帶來了十分巨大的殺傷,但是終究沒能突破劍閣,沒能奈何得了蜀道之險。


還是樂進等人搶先一步攻破了成都,終結了蜀軍的抵抗。


換作其他軍隊,這個時候發生暴動,或者直接衝入關內把蜀軍全部殺光泄憤的都很有可能,但是這不是其他軍隊,是魏軍。


是每一個士兵就算連名字都不會寫也要會寫『軍令如山』這四個字的魏軍。


郭鵬給這支軍隊帶來的除了強大的戰鬥力,還有更加強大的約束和紀律性。


軍令如山,令行禁止,如有不從,斬!


簡簡單單四個字,背後蘊含的能量是連曹仁都無法挑戰的。


所以命令得以貫徹落實。


關羽也接受了現實,按耐住了濃烈的不爽,淡淡的對使節開口。


“回去,讓關城裏的人都放下武器,卸下鎧甲,整理列隊出城投降,我軍就在這裏受降。”


關羽命令使節。


使節領命,回去複命,告訴了吳懿,吳懿心灰意冷的點頭答應,把事情告訴了黃權,讓黃權組織一下,大家出城投降。


“我沒有戰敗,卻要遭受這樣的恥辱,這難道就是我們不惜性命奮戰至今的結果嗎?”


黃權滿臉悲憤。


“這是陛下的旨意,我等為人臣,隻有遵循。”


吳懿閉上眼睛,輕輕搖了搖頭:“成都已經失陷,陛下和百官都已經被魏人俘獲,我們,還有士卒的家眷都在魏人的掌控之下,我等已經回天乏術,公衡,我等都已經是階下囚了。”


“我不明白,嚴將軍五萬大軍,怎麽就敗得那麽慘……”


黃權痛哭失聲:“嚴將軍忠心體國,如此忠勇之人,怎麽會敗得那麽慘?我們真的就那麽衰弱,那麽不如魏人嗎?”


黃權狠狠的捶著地麵。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