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三十八 關羽不會放過任何機會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觀察了劍閣的地勢之後,關羽召開了軍事會議,由參謀仆射荀攸負責發言主持。


關羽雖然不屑於荀攸的為人,不過荀攸手持節鉞,可以節製他,他也不敢對荀攸無禮。


荀攸一路上觀察地勢,通過法正和鄧芝的講解,他了解到劍閣的險要和關鍵,意識到這是一場並不容易打開局麵的戰鬥。


所以在軍事會議上,荀攸要求諸將戒驕戒躁,絕對不能因為失去耐心而強行進攻劍閣關城。


“劍閣關城之險要,諸位都已經看到了,就目前來看,這不是一場可以速戰速決的戰鬥,對於劍閣關城的防務,還有防守力度,我等都不甚明了,為了避免大軍出現太高的傷亡,試探性進攻很有必要。”


荀攸如此建議。


關羽沒有反對,點頭認同,諸將也點頭認同。


眼下大軍的重型武器投石機還沒有運送抵達,就算運送抵達了,就劍閣關城的那個狀況,估計投石機的壓製也很成問題。


更關鍵的是進攻麵太過狹窄,比起大多數的城池都要狹窄的多,而且還沒有多麵可以攀登。


因此魏軍諸將一致認為應該先進行小規模試探性進攻,感受一下蜀軍的防禦強度,然後再商討其他的戰鬥策略。


於是二月十三,關羽部將楊秋率領一千精銳對劍閣關發起了試探性進攻。


吳懿親臨關城,親自指揮,利用關城防禦體係對魏軍進行迎頭痛擊。


一時間蜀軍萬箭齊發,箭如雨下,魏軍被徹底壓製,寸步不得前進,若不是盾牌堅實,盔甲精良,魏軍必然會遭遇到巨大的損失。


楊秋前進到一定地區之後便無力繼續前進,隻能退卻,關羽不滿意,還想再試探,於是曹休請戰。


親族將領曹休雖然年輕,但是素來以敢戰勇猛著稱,更是被郭鵬親自帶在身邊指導用兵之術,在涼州立下過大功,在軍中頗有威望。


關羽對曹休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曹休可以打開局麵,但是曹休帶領一千人馬進取,所達成的戰果卻沒有比楊秋好多少。


這一戰從頭到尾,曹休都被箭雨壓製的抬不起頭。


箭雨過於密集,蜀軍的防禦十分積極,魏軍頂著大盾也無法前進,最後被逼無奈,曹休隻能帶兵退卻。


是役兩次進攻,魏軍有十三人戰死,三十一人受傷,傷亡不大,但是這次試探性進攻的結果卻讓荀攸關羽等魏軍高層麵色凝重。


“沒想到蜀人的防禦居然如此嚴密,我等根本無法向前進,箭矢太多,防守過於積極,我軍若不結陣,推動大盾,根本就是寸步難行,而且箭矢過於密集,我軍人數越多,越有可能大量傷亡。


而更可氣的是,我軍傷亡巨大,卻根本摸不著蜀人,難以還擊,蜀人沒有傷亡,我軍的傷亡卻十分巨大,強攻實在不是合適的戰術,我建議我們另尋方法,再去進攻。”


曹休一臉晦氣,把自己的感受全盤托出。


關羽麵色凝重,荀攸不說話,鄧芝和法正麵麵相覷,龐羲大氣都不敢出。


站在一旁的張郃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蜀人自然知道此戰對於他們的重要性,而且這條道路是從漢中通往成都的必經之路,而劍閣又是這條路的咽喉,他們必然用重兵防禦,我以為,這樣的防禦強度是正常的,與其強攻,不如等投石機到了,再想辦法。”


曹休點了點頭,支持張郃的看法。


“強攻肯定是不行的,傷亡會太大,損失會太多,我們受不起,但是如果等投石機來了,投石機的射程遠超弓弩,可以遠離蜀人防線攻擊,到時候必然可以帶來一些戰果。”


關羽沉吟片刻,皺眉道:“話雖如此,投石機縱然有用,但是劍閣關城高大寬深,也是用石塊累積而成,還利用了周圍山體,投石機固然可以震懾蜀人,卻不能破壞關城,打通道路,這樣一來,還是沒有太大意義。”


荀攸思慮片刻,開口道:“或許可以用震天雷試一試。”


關羽抬頭看了看荀攸。


“震天雷聲響如雷震,但是畢竟殺傷有限。”


“縱然殺傷有限,但是畢竟聲響如雷震。”


荀攸笑道:“我軍隻管後退安歇,叫人白天放,晚上放,淩晨也放,叫他關城守軍日夜不得安歇,必然大損精力,而且最近些年,陛下嚴令工部火藥司對火藥還有震天雷進行改進,增加了震天雷的殺傷力。


我雖未直接見到,但是據說樂將軍平定荊南四郡夷亂之時,曾經使用過新式震天雷攻打山林,極大殺傷了荊南四郡的南蠻,對於不曾見識過此物的蜀人,或許會有奇效。


除此之外,猛火油罐也是不錯的選擇,不用觸碰到易燃物,本身就可以燃燒,我等用投石機把猛火油罐投入關城之內,進行燃燒,或許可以大量焚毀蜀人守城之物,也能削減他們的防務。”


諸將和參謀們連連點頭,認為荀攸的看法是正確的。


在無法強攻劍閣關的情況下,這樣的做法未必不是一條出路。


“那眼下唯一的問題就是糧食了,糧道應該問題不大……”


關羽撫著自己的長須美髯。


“問題不大,漢中積蓄的糧秣足夠我軍使用兩年,從漢中出到劍閣,有水路可供運糧,數萬民夫和輔兵保障運糧,武都方麵還有高覽將軍壓製蠻人,糧食運力足夠使用。”


張郃上前匯報。


“兩年……要是這關城兩年拿不下來,估計成都早就給樂文謙被攻破了,他從巴東郡進攻,走水路,比起咱們走山路要容易許多,這樂文謙可不是什麽簡單人物。”


關羽的言辭之中帶著些不爽。


他的資曆比樂進還有於禁、張遼等人都要深,好事魏人所排列的五虎上將裏,隻有曹仁和趙雲的資曆比他深厚。


他其實沒有夏侯淵和曹洪那麽看得開。


夏侯淵性格勇烈,但是對官爵之類的不太在意,曹洪很在意這些,但是比起官爵,他更加在意錢和享受。


平時在曹仁手下還沒什麽可說的,曹仁是軍中公認的資曆戰功第一,還是親族將領,從小和郭鵬一起長大,這關係,關羽再高傲也不敢挑戰。


但是要是單獨拿出來和樂進比,他可不開心。


他自問不比樂進差。


論起用兵,他很有些底氣,論起資曆,他和張飛也就比曹氏和夏侯氏的親族將領要低一些,劉備死後就一直跟隨郭鵬,比郭鵬擔任青州刺史的時候才加入的樂進要深。


結果樂進卻後來居上,職位比他高。


對於樂進的職位在他之上這件事情,他是不服氣的,他覺得自己不會輸給樂進,他想超越樂進。


眼下有了和樂進相比較的機會,他怎麽願意白白放過呢?


不過郭鵬給他的旨意裏寫的很清楚,他這一路是輔軍,樂進才是主軍,他是為了吸引盡可能多的蜀軍來這裏防禦,為樂進那邊分擔進攻壓力。


可是但凡有點機會,關羽也不願意放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