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二十七 魏軍兵壓蜀中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麵對已經接近大一統的郭魏政權,劉璋的蜀漢政權連出蜀的要道漢中都被占據了,根本無法出蜀作戰。


要想出蜀爭奪正統地位,首先要拿到漢中,可是,劉璋拿不到。


他的軍事實力不足以讓他得到漢中,所以他幹脆放棄了,他采取了守勢,等於告訴益州人他無法爭奪正統。


他不能讓益州人相信他的政權是正統政權,他不能讓益州人相信他的政權有未來,所以蜀漢政權沒有辦法讓益州人為之拋頭顱灑熱血。


這個政權從建立的那一刻起就不那麽穩當,隻是一個政治產物而已,不是一個國家實體。


如果劉璋夠剛,就該知道要麽投降,要麽立刻起兵爭奪漢中以表示自己的態度。


可他沒有,他被魏軍打怕了。


現在拖的時間越長,越讓益州人不能相信他。


既然你不能成為正統,那就不要攔著我們追求正統。


大部分益州人都是這樣認為的,甚至那些產生了一樣想法的東州人也是這樣看待問題的。


他們對這個政權快要失去信心了,不相信這個政權可以從強大的郭魏政權手裏奪取正統。


所以在洛陽軍事會議上,當時就有人接著郭鵬的話,說益州人一定會主動投降,不需要大軍去打。


然而這種過於樂觀的想法又被郭鵬否決了。


“劉璋可不會輕易投降,他不是劉琮,剛剛上位沒有來得及提拔任何親信,劉璋是有統治基礎的,如果他決定抵抗,我們還是要打仗,話雖如此,隻要一仗打敗了他們,劉璋會快速失去信心。”


劉璋會抵抗,但是不會抵抗到底。


郭鵬敲定了自己的想法。


還是要動兵,一定要動兵,而且要打敗劉璋,否則,劉璋絕對不會輕易投降。


不管主和派的聲音多大,但是在益州,軍隊主要掌握在主戰派手裏,主和派嗓門大,但是缺少決定性的力量。


劉璋是兩方麵勢力的最大公約數,他的決定,會影響整個益州的行動。


目前,劉璋的意見非常重要,如果劉璋主降,那麽主戰派繼續抗擊也沒有意義,如果劉璋主戰,那麽益州之戰就必須要打起來。


劉璋遲疑了許久,難以作出決定。


要讓他放棄身份地位和權力,去做人家的階下囚,他打心眼裏是不太願意的。


雖然他知道自己無法抵抗,可是要讓他主動去做階下囚,估計沒有幾個人有這樣的心胸。


可若是不想遭遇這樣的結局,就要有和郭某人分庭抗禮的實力。


劉璋沒有。


左看看,右看看,發現自己身邊願意支持自己的人並不多,想投降的人並不少。


當然,比起劉琮那是好多了,至少自己身邊還有一群故吏,為了遵守政治規則而一定要支持自己,保護自己。


所以劉璋有點糾結,既不想死,也不想做階下囚,他就想過這樣的生活,保持著割據和獨立,哪怕稱臣納貢也好。


但是劉璋自己也清楚,郭鵬那邊不斷獲得勝利,大一統已經是主流趨勢,不能更改,更不可能允許自己維持事實上的獨立,郭鵬一定會動兵來打,奪取益州。


到那時,自己還有活路可走嗎?


劉璋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


而劉璋做不出選擇,主戰派和主降派之間的爭吵就越發的激烈,相互之間的博弈也越發的激烈,從朝廷上延續到了朝廷外,每時每刻都在鬥爭,都在爭論,都在試圖讓對方認慫。


而就在這個時候,郭鵬已經認定劉璋絕對不會輕易投降,他不會放棄已經得到手的位置,雖然他不夠強勢,但是身為統治者的自覺會讓他堅持一段時間,直到逼不得已。


劉璋沒有絕死的勇氣,這是他無法保住基業的原因。


於是郭鵬在荊州平定的大前提下,開始了對益州施壓。


延德元年十月十八,郭鵬傳令給朱靈,下令朱靈由秭歸向巫縣進軍,在巫縣建立新的橋頭堡,加緊運送戰略物資到巫縣,打通一條合適的進軍道路,走諸葛亮入蜀的道路。


然後郭鵬又直接傳令給漢中守備軍指揮使張郃,下令張郃在漢中郡進行大演武,進行攻堅作戰的演習。


雍州刺史陳宮得到郭鵬的命令,開始向漢中運送糧秣和各類戰略物資,以增加漢中郡的戰略儲備。


關中大營總督兼鎮西將軍曹仁得到了郭鵬的命令,下令從關中大營調動兩萬軍隊,使之往漢中行軍,進駐漢中,在漢中做好戰爭的準備。


安定郡守備軍指揮使關羽和金城郡守備軍指揮使曹休一起南下,關羽加安南將軍職,以張郃還有曹休作為副將,總領漢中方麵軍。


精心訓練,積極備戰,等候命令南下攻打益州,這一路走鍾會南下滅蜀的道路。


反正早晚都是要打的,晚準備不如早準備,郭鵬下令讓軍隊做好準備,地方上也做好準備,一旦益州內部有變,就可以及時應對。


攻打荊州是三路進兵,攻打益州隻能兩路進兵。


其實郭鵬也做好了荊州完全不抵抗,把整個荊州白送給他的準備,隻是沒想到那麽順利,荊州一個多月就白給了。


這樣一來,他直接得到荊州的兵馬和糧秣儲蓄,中原兵團的主力完好無損,又得到了荊州人的幫助,幾乎可以立刻開始下一場戰爭。


這就等於這一戰魏軍主力兵團基本沒什麽損失,連荊南四郡的戰鬥都是以荊州降軍為主力進行的,魏軍主力幾乎完好無損。


在這樣的情況下,郭鵬已經有了立刻對益州開戰的底氣了。


郭鵬對益州可以說是勢在必得。


他非常想要益州,益州多地豐富的礦物資源和井鹽資源是他非常需要的,所以益州必須要打,還要狠狠的打,打到南中,把益州實際上給占領了,獲取當地的豐富資源。


於是,在郭鵬的命令下,魏軍在漢中集合差不多三萬人,荊州方麵拿出南征主力四萬人,加上一萬人的荊州水軍,共五萬人。


由此湊出八萬人的軍隊作為平滅益州的主力。


魏軍兩路進軍,一路西進,一路南征,以西進所部為主力,南征所部為偏師,軍隊浩浩蕩蕩前往指定地點集結,給蜀漢政權帶來了極其沉重的壓力。


動員漢中郡、南郡的民夫和大量輔兵為軍隊運送糧秣,以增強軍隊的持續作戰能力,郭鵬要求兩方麵軍隊起碼要保證半年的糧草供應能力。


當然,這邊剛打完荊州之戰,目前要休整一陣子,不可能立刻開戰進攻蜀中。


開戰大概率是明年的事情,但是現在秀個肌肉讓益州人自己亂起來也沒什麽不可以。


郭鵬要給劉璋施加壓力,要讓劉璋做他的刀子,在開戰之前,讓劉璋自己動手,收拾掉一批益州內部的本土主降派。


劉璋收拾掉的越多,日後占據益州,他就越輕鬆。


荊州模式郭某人可不願意再次看到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