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二十三 韓嵩再也沒有踏足過這裏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麵對繁華的侵襲,韓嵩有些焦急。


他沒醉,可看著那麽多人都醉了,他急啊。


他就坐在劉琮的側後方,忍不住的把身子往前傾,呼喚起了劉琮。


劉琮滿眼都是舞女潔白的肌膚,耳畔是靡靡之音,整個人恍恍惚惚間,忽然聽到了來自於韓嵩的呼喚。


他眼帶茫然的一轉頭,忽然看到了韓嵩焦急的麵龐。


他急什麽?


他要說什麽?


一時間,劉琮有些懵。


不過很快,他想起來了。


事前韓嵩對他的交代在他的耳畔再次響起。


要默默流淚,以此引起郭鵬的注意,並且向他請求,回到荊州為父親劉表守孝,這樣的話,郭鵬一定不會拒絕,他就能回到荊州,從而遠離危險了。


遠離危險?


劉琮看著韓嵩焦慮的麵龐,不自覺的轉過了頭,看著他麵前的這一切。


樂曲,舞女,宮女,美食,美酒,完美的氛圍。


這……


還有這繁華的洛陽城,幹淨的,清爽的洛陽城,這……這是我願意離開的地方嗎?


這裏太繁華了,太美妙了,我真的願意離開嗎?


真的好嗎?


劉琮陷入了迷茫之中,他根本做不出選擇,也流不出眼淚。


這樣完美的氛圍之下,你讓我流眼淚?我怎麽流眼淚?


於是直到宴會結束,他都沒有按照韓嵩所說的去做。


這讓韓嵩焦慮不已。


宴會結束之後,郭鵬親自走下了高台,走到劉琮身邊,握住了劉琮的手,讓劉琮頗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歸義侯,孤在洛陽給你準備了很不錯的宅子,待會兒,孤讓人帶你去看看,你以後就可以住在那兒,孤讓人給你準備了不少東西,你要是有什麽還想要的,就告訴那些人,他們會為你準備,不要客氣。”


“多……多謝陛下。”


劉琮戰戰兢兢的回答著郭鵬。


郭鵬哈哈大笑,讓身邊的大太監蘇遠陪著劉琮去往郭鵬為他準備的宅邸。


這套宅邸和不少魏帝國的高官顯貴們所居住的宅邸都在一個區域內,城東距離宮城很近的地方,一條大街上住的都是達官顯貴,郭嘉曹操戲忠這些人都都住在這裏,劉琮的府邸也在這裏。


劉琮很有些驚訝地看著郭鵬為他準備的豪宅。


占地麵積與奢華程度和他在荊州所居住的不可同日而語,處處體現著豪華,大氣,體現著雒陽作為帝都的存在是多麽的繁榮。


仆人,侍女,全都準備好了,一應俱全,一切的生活物資,一切的生活用具,還有各種裝飾品,琳琅滿目。


這就是洛陽,這就是帝都嗎?


這就是歸義侯的待遇嗎?


劉琮深深的為之感歎。


當天下午,韓嵩很是焦急的來到了劉琮的侯府上拜見劉琮。


他見到劉琮的時候,劉琮正在喝小酒,吃炒菜,手裏還摟著一個千嬌百媚的美嬌娘。


“德高?你來得正好!來來來,一起來,我從沒喝過那麽好喝的酒,還有……這個炒菜,咱們在陛下宴會上吃過的,真的是十分美味,陛下賜了我兩個廚子,專門……做給我吃,來來來,一起吃!”


劉琮喝酒喝的有點微醺,站起來有些搖搖晃晃的,晃到了韓嵩身邊,一把抓住了韓嵩的手,就要把他往裏拉。


“大王……不,君侯,您……您這是?怎麽了?”


韓嵩十分痛心的看著劉琮的模樣。


“我……我沒有怎麽啊,我就是……就是高興!你看,美酒,美食,還有美女!”


劉琮一伸手指向了正在旁邊伺候的侍女,韓嵩看過去,果然個個都是年輕貌美的,妝容完美且衣著暴露,劉琮根本把持不住。


“君侯,您……你們都出去!”


韓嵩一揮手讓這些侍女都出去,侍女們看向了劉琮,劉琮皺了皺眉頭,擺擺手,讓侍女們都出去。


侍女們離開之後,韓嵩一把握住了劉琮的手。


“君侯,今日宴會上,您為什麽沒有按照我說的做呢?那麽好的機會,您若是提出了請求,一定可以回到荊州的,魏以仁孝治國,君侯若要守孝,魏天子不可能不答應!”


劉琮的表情有點出乎韓嵩的意料。


“這個……德高,你覺得陛下會害我嗎?”


劉琮皺著眉頭看著韓嵩。


“不可能,魏天子需要的是人心,值此時刻,他更加需要人心,而君侯就是拉攏人心的工具,他會盡全力保護君侯,善待君侯,君侯絕對不會遇害。”


“那不就得了。”


劉琮咧嘴一笑:“德高啊,咱們是階下囚啊,咱們是被打敗的那群人,陛下不介意我們這群被打敗的人在洛陽生活,給我們吃穿用度還有那麽好的條件,那麽繁華的城池,我們為什麽還要離開呢?”


“……”


韓嵩詫異地看著劉琮:“您不是想回荊州嗎?您不是覺得這裏不安全嗎?”


“之前想,現在不太想了。”


劉琮嘿嘿一笑:“看到了嗎德高,現在我想得到的一切都能得到,有吃有穿有錢花,想要什麽就有什麽,陛下待我如此優厚,我為什麽還要不識好歹的離開呢?荊州,如何比得上洛陽?”


韓嵩徹底的震驚了。


“僅僅就是這些,就能讓君侯放棄回到荊州?”


“德高,我回到荊州了,又能如何?”


劉琮坐了下來,端起酒杯一口飲盡:“我在荊州能得到的,在洛陽也能得到,而我在洛陽能得到的,荊州能給我嗎?就算我回去了,難道還能重振父業嗎?那些留在荊州的人,會把我看的死死的,比在洛陽還要死!”


韓嵩默然無語。


他知道,劉琮說的是對的。


既然如此,回到荊州還有什麽意義呢?


難道真的是為了給劉表守孝?


忍受三年的孤苦寂寞之後,再麵臨並不確定的未來?


三年前郭鵬需要劉琮,三年以後,他還需要嗎?


韓嵩沒想到那麽短短的一段時間裏,劉琮居然想到了那麽多事情。


這是韓嵩沒有來得及想到的。


而這一瞬間,韓嵩明白了一切。


劉琮沒有再多說什麽,而是拉著韓嵩一起吃菜喝酒,還要把自己的侍女分幾個給韓嵩玩玩。


韓嵩沉默良久,搖頭拒絕了劉琮的邀請,轉身離開了這座充滿了歡聲笑語和鶯歌燕舞的歸義侯府。


從那以後,韓嵩再也沒有踏足過這裏。


他知道,自己從此以後再也不來這座歸義侯府,才是對劉琮最好的。


自己和所有荊州舊臣都再也不來這裏,劉琮才能安安全全的長命百歲。


韓嵩都沒有來過,其他的人自然也沒有來過。


他們都已經認命了,知道了郭魏統一天下的不可逆轉,也意識到了他們的任何小心思都是徒勞無功的。


郭鵬用一場傷亡很小的戰爭和一場盛大的宴會結束了這些人的鬥爭,使得荊州開始真正的成為魏國的荊州,而不是一個口服心不服的荊州。


蒯越和蔡瑁代表荊州本地人全力配合樂進和郭嘉對荊州的占領和統治,配合他們改組了荊州兵。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