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十二 天公將軍,你這黃天,也死了!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城破之後,張角被困在城中動彈不得,親衛的黃巾精銳們要護著張角殺出去,去下曲陽找張寶會合,徐圖後舉。


張角搖了搖頭,劇烈咳了一陣,喘了口氣,麵露淒愴之色。


“事已至此,哪裏還有後舉可圖?就算逃走了又能如何?而且我這病怕是好不了了,你們各自護著自己的家人,逃命去吧,漢軍不會放過你們,定要隱姓埋名,別說此時的事情,方能保一世平安。”


張角勸說自己身邊的親衛們各自逃命,他已心存死誌,不打算離開廣宗了。


真的沒有什麽指望了,自己和張寶加在一起,連一場敗仗就不能打,一打,人心就散了。


到了這個地步,抵抗也成了徒勞。


漢軍的攻勢極其猛烈,就和瘋了一樣的進攻,黃巾軍節節敗退,即使最精銳的黃巾精銳都抵擋不住漢軍的進攻。


張角忽然覺得自己很好笑。


明明當個教宗傳播宗教就可以一世富貴,甚至參與到政治當中來,但是自己卻經受不住野心的誘惑和他人的勸誘,居然打出了反抗的旗號。


給人當槍使,也給了漢庭正大光明剿滅太平道的理由。


十數年的生命恍如夢境,恍惚間,他甚至感覺一切就好像發生在昨天一樣。


最開始傳教的忐忑,教眾越來越多的欣喜,野心的膨脹,戰爭初期的一往無前,以及現在的敗亡在即。


人生如夢,到頭來,誰又不是一捧黃土,變作後人談資呢?


張角忽然有點興趣,他想知道千百年後,自己的名字還會不會有人記得,自己又是以一個什麽樣的身份地位被後人所知道的。


如果不是那麽壞的名聲,那就最好了。


人都快死了,當然有點擔心鬧出那麽大的事情的自己的身後名了。


不過想想也知道,自己和漢庭作對,還失敗了,寫史書的人怎麽會給自己好名聲呢?


充其量,給個賊而已。


可是啊,皇帝老兒啊,你的江山要是沒有出問題,要是人人吃得飽穿的暖,人人安居樂業和平穩定,哪裏會有那麽多人追隨我,哪裏會有那麽多人支持我造反,我又怎麽會走上今天這條路?


決定我是否造反的,不是我,而是你啊!


這場動亂的罪魁禍首,不是他張角,而是漢庭的皇帝,還有那些高高在上敲骨吸髓的士族啊!


黃巾精銳們不願意拋棄張角,他們對張角依然有虔誠的信仰之心和依賴感,他們不願意放棄,就是要帶著張角走。


幾個人一起上,把張角抬著就要衝殺出去,結果漢軍已經殺到了麵前。


“長水司馬郭鵬在此!逆賊張角速速投降!否則定斬不饒!”


帶兵殺過來的正好就是郭鵬,郭鵬一心想著立功,衝入城中就抓了幾個舌頭帶路,一路朝這邊殺過來。


他和其他漢軍不是一路,抄了最近的路,直接殺到了張角的老巢這邊,正好把張角堵死在了這裏。


活的張角比死的張角更能給他帶來利益,所以要是張角萬念俱灰之下投降,最好不過了。


張角聞言嘲諷地一笑。


“我投降就能免死嗎?漢庭的鷹犬,一句話都不能相信,諸君,絕對不要放下兵器投降,殺出包圍圈,逃命去吧!”


張角要黃巾精銳們放下他,自己殺出重圍逃命,但是黃巾精銳們依然不願意放棄張角,要護著張角一起殺出去。


於是黃巾精銳們和漢軍展開了最後的殊死搏鬥,在並不開闊的空間內,漢軍和黃巾精銳剿殺成了一團,戰況異常慘烈。


漢軍人多,黃巾精銳人少,逐漸氣力不支,被逼著退回了老巢內試圖死守。


夏侯最為悍勇,一個猛子衝向前方,手持一杆大槍一槍刺死了一名黃巾精銳,帶著他的屍體一起撞向了正要關上的大門,把屍體擠入了門縫中間,讓門無法被關上。


然後數名士卒上前狠命的往裏推,一舉推開了大門,郭鵬揮刀劈死一個黃巾精銳,帶頭衝殺進去。


曹仁和夏侯淵緊緊跟在郭鵬身邊,一路衝殺,和黃巾精銳拚死搏鬥,數十名親兵立刻跟上,為郭鵬殺開一條血路,護著郭鵬使勁兒往裏麵追,並不大的院子裏漢軍和黃巾軍捉對兒廝殺,場麵十分慘烈。


黃巾精銳們的最後突圍行動失敗了,他們隻能護著張角回到了原先待著的屋子裏麵,一批最親信的護衛們紅著眼睛看著張角,留下了淚水。


“哭什麽?你們都是窮苦人家子弟,吃不上飯,跟著我是為了有口飯吃,可現在我沒辦法給你們飯吃了,你們要自己去謀生路,去吧,殺一條血路出來,或者藏起來,藏到安全的地方,等漢軍撤走,再出來。


漢軍的目標是我,他們要我的命,不是要你們的命,你們隻要逃出這裏,找一處莊園投靠,到底還是能吃上飯的,都走吧,別再留著了,留在這裏隻是等死。”


張角劇烈的咳嗽,咳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黃巾精銳們沒一個人願意走的,全都要為了張角死戰到底,於是紛紛拔出刀衝到了房門外麵成為了張角的最後一道屏障。


郭鵬率軍攻殺到了他們麵前,和他們展開了最後的肉搏戰,這些黃巾精銳不要命的攻擊風格居然殺傷了不少漢軍。


有的即使被捅穿了肚子也一口咬在了漢軍士兵的脖子上,將他的脖子咬爛,有的直接用手把漢軍士卒的眼睛捅瞎,瘋狗一樣的作戰方法居然讓一群漢軍不敢接近。


“放箭!”


郭鵬身邊的親衛身上都帶著手n-ǔ,郭鵬一聲令下,數十支箭射出,守在這裏的最後八人給射成了刺蝟,紛紛倒地身亡。


而最後一個還有一口氣的黃巾精銳身中五箭,愣是爬到了房門前,癱著坐在了房門前,雙手張開,死死地盯著漢軍,麵色漲紅,渾身顫抖。


最後也要保護張角嗎?


神棍的人格魅力和一張嘴真是不能小看,那張嘴啊,能讓他得到他想得到的絕大部分東西,隻要他不是太貪心,比如想做皇帝之類的。


郭鵬麵無表情的走上前,和他對視,然後毫不猶豫的一刀刺入他的胸口,直接將他刺倒在地。


房門開了,形容枯槁的張角盤腿坐在了大門口不遠處,見到最後那名黃巾精銳的死亡,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兩滴淚水滑過臉頰。


隻有到這最後時刻,張角才會為這些人流淚。


“你便是張角?”


郭鵬開口問道。


“我便是張角,天公將軍張角!狗賊!報上名來!”


抬頭看著郭鵬,張角麵色漲紅,怒目而視,雙手背上青筋暴起,仿佛下一秒鍾就要暴起發難似的。


郭鵬冷笑。


“狗賊?你才是狗賊!叛逆的狗賊!人人得而誅之的狗賊!”


郭鵬橫刀在了張角的脖子上,張角毫不畏懼的繼續看著郭鵬。


“漢庭暴虐無道,天下人苦漢久矣!天命曰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我順應天命起兵討伐暴虐漢庭,如何是賊?!”


“狗屁的天命!搖唇鼓舌招搖撞騙!就算蒼天死了,也輪不到你這黃天立起來!來人!給我綁了!嘴巴堵起來!”


夏侯淵和曹仁立刻衝上前,麵帶興奮之色的將張角五花大綁,夏侯手持破布一把塞進了張角的嘴裏,然後三人直接扛起張角,跟著郭鵬一起走出了房間。


麵對滿院子的麾下士兵,郭鵬直接舉刀向天。


“張角!被生擒了!我們勝了!!!”


巨大的歡呼聲隨後響起,聲勢驚天動地,從院子裏傳到了院子外麵。


郭鵬看向了麵容淒愴的張角,滿心都是狂喜,麵露嘲諷的笑。


“天公將軍,你這黃天,也死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