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八百一十八 劉琮北上洛陽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除了攻略荊南四郡的計劃之外,郭鵬還下令讓朱靈也親自帶兵,率軍一萬進駐夷陵。


整合了甘寧率領的部隊,一共兩萬部隊,就在夷陵駐守,正麵防備正在朐忍縣駐軍以觀望局勢的益州軍吳班所部。


荊州既然已經結束了抵抗,南方還在堅持抵抗的割據勢力就隻剩下益州劉璋了——


這個居然還奉天稱帝的劉璋。


這下子,劉璋勢力被徹底鎖死在了四川盆地之內,放眼望去,已經完全沒有可以聯合起來對抗郭鵬的力量了。


荊州就這樣從容的開始了戰後安排。


豪強大戶們這邊在分贓,郭某人那邊也在安排前往荊州建立魏政權體製的中原官吏。


這一次,郭鵬稍微控製了一下派去荊州就任基層職位的官吏人數。


沒有像揚州那樣大範圍派遣中原人士到揚州任職,連很多地方的基層職位都不給揚州人留,大範圍建立鄉村製度,占據開發江東的土地。


郭某人對荊州還是比較客氣的,一時半會兒也沒有對荊州怎麽樣,所以荊州戰後存活下來的這些士族豪強其實還是比較感謝蒯越和蔡瑁,以及郭鵬的。


當然了,對於那個臨死都還想著要拉他們下水的劉表,還有劉表的親信,他們都非常厭惡,知道這群人被郭鵬調離了荊州,他們是很開心的。


心中忐忑不安的劉琮還有更加忐忑不安的劉琦一起抵達魏國帝都洛陽的時候,已經是八月中旬了。


同一時刻,樂進已經下令初步整頓完畢的軍隊渡江開始攻略荊南四郡。


而朱靈也在夷陵站穩腳跟,開始逐漸把軍力往秭歸方向移動,準備進一步移動到巫縣,在巫縣也建立起前進基地。


因為下一個環節的軍事行動,必然是攻略益州,魏軍進攻益州的準備正在同步進行,因為益州地勢險要,交通不便,所以進行更加完善的先期準備和更多前進基地的建立,是有必要的。


朱靈就在利用荊州的物資進行這方麵的準備,並且重用身為益州人的甘寧,讓甘寧做帶路黨。


得到了鎮國將軍軍銜和三等子爵爵位的甘寧表示滿意和愉快,並且更加積極地發揮帶路黨的優勢。


他將自己從益州逃亡出來的時候所使用的荊州境內的道路都完完整整的帶著朱靈走了一圈,沿途給他講解這些地方的險要地勢。


朱靈表示滿意,然後寫了很多報告送去洛陽,郭鵬得知以後,還特意下詔嘉獎了甘寧,於是甘寧更有工作動力了。


荊州那邊正在熱火朝天的安排著大事,而洛陽這裏天氣炎熱,為了照顧到劉琮和蔡夫人,還有身體虛弱的劉琦,郭鵬還特意派人在洛陽城南十幾裏的地方安排了接待使者。


接待使者是郭鵬派出去的宦官,他們用冰塊加鮮榨果汁接待劉琮等人。


當劉琮等人滿身大汗的來到洛陽城外的時候,等候已久的宦官們帶著一臉菊花似的笑容為他們奉上一杯冰涼的果汁。


冰涼的果汁下肚,劉琮等人紛紛感受到了來自於郭某人的寬仁大度。


而且不僅有的喝,還有的用,郭某人不僅給了他們冷飲,還讓宦官們帶來了好些桶裝的冰塊。


“陛下說天氣炎熱,歸義侯可能會不舒服,所以特意令我等給歸義侯送來了冰塊兒,放在車上,那絲絲涼氣可叫一個舒服啊。”


前來辦事的都知監少監何正帶著一臉菊花般的笑容,繼續讓郭鵬的天恩更大力度的沐浴在劉琮的身上。


劉琮這才稍稍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感覺郭鵬大概率會善待他,不會借機懲處他。


坐著放上了冰塊的車,劉琮等人隨著宦官們的帶路進入了洛陽城。


還沒進去的時候,看著洛陽高大的城池和更加寬廣的護城河,劉琮等人便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樣驚歎不已。


別說江陵,就算是劉表大力營建的襄陽城也沒有洛陽城這樣高大的城牆和寬深的護城河。


通過幽長的甬道,劉琮等人的車隊進入了洛陽城,見到的是另外一番寬廣的天地。


來來往往的行人,還有巡邏治安的軍隊,整潔的街道,絲毫不顯淩亂的建築物,以及意料之外的清新的空氣,這些都讓劉琮感到十分的意外。


洛陽的人口很多,來來往往都是行人,但是整體卻顯得雜而不亂,隱隱有著難以言說的秩序感。


從居民到士兵,仿佛都知道自己該去什麽地方,該做什麽事情,而讓一切都顯得井井有條,繁華異常。


當然,最讓荊州人感到意外的,是洛陽的空氣之中,沒有他們所熟悉的臊臭之氣。


準確的說,一路北上的過程之中,他們進入的那些大城市裏麵都沒有類似的臊臭之氣,這就很是奇怪了。


郭鵬再怎麽愛幹淨,難道還能讓屎尿之類的肮髒物失去本來應該有的味道?


他還有這樣的特異功能?


但是說到底,現在的劉琮並沒有太多的閑心思關注洛陽的景色,關注洛陽的人文。


他是來投降的,不是來旅遊的,就算郭鵬寬仁大度,他也要等自己的待遇落地之後,才有心思在洛陽閑逛。


郭鵬會給他什麽待遇,會給他什麽職位,會讓他住在什麽地方,如何生活,這是他所在意的。


車隊很快就在帶領下來到了洛陽驛站,郭鵬因為政務繁忙,將在三天之後接見劉琮等人。


在此之前,他們被要求在驛站居住三天,有什麽需要盡管對何正說,何正是他們的全權招待使者。


劉琮等人謝過了何正,然後在何正的安排下進駐了驛站,做暫且的休息。


當天晚飯之後,劉琮在自己的房間裏先後接見了蒯良、劉先、傅巽等人,最後還接見了韓嵩,一同商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蒯良等人告訴劉琮,說根據他們的了解,郭鵬會在三天以後在宮中舉辦一個儀式,就是關於劉琮等人投降的儀式,包括獻上降表之類的,然後由郭鵬親自宣布劉琮等人的待遇。


這場儀式結束之後,郭鵬會賜宴給他們,與他們歡聚一趟,吃一頓飯,就此結束整個流程。


然後大家該怎麽過怎麽過。


劉琮對待他們的說法其實充滿了不信任,從這些人半強迫他投降開始,他就很不信任這些人了,接見他們才是真正的走流程,而真正要接見的,是一直反對他投降的韓嵩。


投降以後,劉琮才知道韓嵩等人曾經試圖要帶他離開荊州,去益州投靠劉璋,以此保持自由,可惜他們的努力被蒯越終結了,使得劉琮繼續陷入了孤立無援的狀態之中,不得不投降。


所以對於這些人,他相當的埋怨,內心充斥著不滿。


而對於韓嵩,他反倒更加信任一些。


此時此刻,缺少安全感的他,隻能依靠韓嵩等人來獲取微不足道的安全感,希望韓嵩可以對他說些什麽讓他感到安心的話,哪怕隻是騙騙他。


“韓卿,你覺得……魏天子會殺了我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