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七十八 魏室山河之雄壯,必將遠邁秦漢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一場關於皇位交接的天大的事情,就這樣,以一種難以想象的和諧局麵落下了帷幕。


因為過於和諧有趣,以至於一直到跟著郭鵬離開了皇宮的時候,荀攸都沒有反應過來。


當然這也不能怪荀攸,實在是剛才的這一幕太有魔幻現實主義的色彩了,以至於荀攸受到了巨大的衝擊。


這和他想象中皇位交接可能出現的血腥場景完全不同,他甚至做好了郭鵬有可能弑君,然後他來幫郭鵬擦屁股的準備。


他覺得曆來皇位交接都是充滿了腥風血雨和陰謀算計的,對於任何人而言,皇位都是充滿了各種誘惑的。


可誰曾想到,就這樣一番極具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交談之後,皇位的交接就結束了。


失去皇位的喜滋滋,得到皇位的卻憂心忡忡的樣子。


失去皇位的那一位似乎因為自己失去了皇位而感到十分喜悅。


這……


這……


這真的是強買強賣的局麵嗎?


我怎麽覺得不對呢?


皇位原來是可以這樣子得到的嗎?


真的那麽容易,那麽和諧,不需要流血犧牲嗎?


荀彧和臧洪他們……到底為了什麽而付出了生命?到底為了誰而寧死不屈?


這……


荀攸徹底的淩亂了。


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因為很多時候,現實比演義更加操蛋,後人不敢寫的,前人卻活生生的幹過,比如身為君主卻被屎淹死。


荀攸是個飽讀詩書的正統士子,不明白大玩家之間的交流模式,實在也不是他的錯,隻能怪郭某人和大玩家之間的默契太足了。


所以郭某人打算為荀攸解惑。


“公達,你好像有點疑惑?”


郭鵬站住了腳步,偏過頭看著滿臉迷茫的荀攸,開口詢問道:“方才的事情,很奇怪嗎?”


“不……沒有,臣……臣隻是覺得,大王……不,陛下,陛下之才,實非常人所能及也。”


荀攸訕訕的笑著,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我還沒有稱帝,眼下,還是漢的魏王,暫時,先別喊陛下。”


“是,大王。”


郭鵬點了點頭。


“在你看來或許是有些奇怪,不過對於漢帝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了,不是嗎?不用流血,就完成了皇位交接,這難道不是最好的局麵嗎?”


荀攸一瞬間想到了荀彧,但是求生欲促使他立刻點頭。


“大王宅心仁厚,漢帝能得到如此待遇,也不枉漢室四百年安定天下的功勞了。”


“你說的有道理啊,四百年劉漢天下,到頭來,也能得到善終,我是很羨慕的,隻是我不知道,魏室山河,又能延續到什麽時候呢?五十年?一百年?還是二世而亡啊?公達,你說呢?”


郭鵬饒有興趣的看著荀攸。


荀攸悚然一驚。


他立刻低下了頭。


“以大王之強,魏室山河必能延綿萬年!萬世永存!”


“萬年?萬世永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郭鵬大笑不已,笑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盯著荀攸緩緩開口道:“公達,當年始皇帝也是這樣想的,結果,秦國二世而亡啊,我,可絕對不敢奢求魏國能延綿萬年啊。”


荀攸一愣,身子一僵。


“臣……臣不是這個意思,臣的意思是……臣……”


“好了好了,我沒怪你。”


郭鵬搖了搖頭,開口道:“天下哪有萬年王朝啊?國朝能否存續,不看國號,不看五行,不看陰陽,不看祥瑞,唯一要看的,是百姓,是人心,是全天下的人能否過的好,他們過的好,國朝自然萬年,他們過的不好,國朝覆亡,難道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嗎?”


荀攸被郭鵬頂的渾身不自在。


“大王所言甚是,但是大王如此英明,魏室山河之雄壯,必將遠邁秦漢!”


“遠邁秦漢啊……”


郭鵬笑了笑:“先別想得那麽遠,南邊,還有兩個漢室宗親呢,我這邊買了皇位,他們那兒可不一定樂意,指不定怎麽詛咒我,想著我馬上就暴斃呢,當然了,這樣的人,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還是未來,都不會少,對吧,公達?”


郭鵬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


而荀攸的身子則有點發抖。


“他們……他們隻是嫉妒大王的功業,而他們自己什麽都做不到,隻能逞口舌之快,實際上不過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罷了。”


“有道理,說的有道理,公達,待我登基以後,打算讓棗君做別的事情,河南尹的職位就交給你了,雒陽周邊發展的好不好,雒陽城修建的雄壯與否,都看你的了,別讓我失望。”


郭鵬拍了拍荀攸的肩膀,荀攸猛地抬起頭,然後立刻把頭低下,視線壓低。


“臣,必不負大王的期待!”


“這就對了,哈哈哈哈哈!”


郭鵬大笑著轉身離去,龍行虎步,氣度非凡。


荀攸跟在郭鵬的身邊,有那麽一個瞬間,他感覺自己所看到的是一個真正的皇帝。


他曆侍漢室四名帝王,但是此時此刻,他覺得郭鵬遠比劉宏劉辯劉協和劉健四人更要像皇帝。


他,到底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就想著要做皇帝了呢?


荀攸並不知道。


但是,這件事情已經確定,無可改變,雖然暫時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很快,知道的人就不少了。


原因也很簡單。


郭鵬傳令回到鄴城,下令讓鄴城留守的各大機構開始逐步向雒陽進行整體搬遷。


整個魏國現有的官僚機構,除了未來的冀州刺史府現在的魏國相府之外,全部開始整體向雒陽搬遷。


鄴城周圍駐軍也全麵出動,所有軍隊向雒陽方向進發,準備屯駐在雒陽周邊,拱衛雒陽。


一切武庫、物資儲備倉庫和魏國國庫也全部向雒陽轉移,全部存放在雒陽周邊,不得有誤。


各地官府的全部奏表、一切事物來往全部轉移到雒陽,而不再是鄴城。


鄴城所有官麵人物、家眷全部遷移到雒陽,鄴城居民願意來雒陽居住的接受報名,不願意來的也隨便,不強求。


從十一月初開始,一直到十二月末,將近兩個月的時間,郭鵬要求整個鄴城行政中樞的搬遷就在和兩個月之內完成。


至於理由,他沒說,隻是交代自己從今往後基本上會在雒陽辦公,所以所有機構要就近搬遷到雒陽來,正好,對於雒陽和關西這片目前來說還是地廣人稀的地區注入活力。


畢竟是漢帝國的帝都,沒有活力沒有人口又怎麽可以呢?


郭鵬不說原因,但是大家都猜到了。


雖然沒有實錘,但是這樣異常的舉措,難道還不能說明什麽問題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