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七十三 第三步,永遠不會終結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看著遠處的工場,郭鵬緩緩搖了搖頭。


“早就想到了,遠在五年之前,但是要辦成這樣的事情,需要相應的實力,沒有實力,就空談目標,隻是說大話罷了。”


郭鵬拉著郭瑾的手笑道:“話雖如此,這也就是第一步,第二步還會麵臨更加更加多的阻礙,僅僅隻是有了造紙術和印刷術還不夠,我們需要的是強大的執行力。”


“不僅要讓豪強子弟可以得到學識傳承,也要讓父親的政策推行到地方基層,要讓黎庶子弟也能讀書!並且最終的目的就是讓黎庶也能讀書!”


郭瑾十分激動。


“是啊,但是這太難了,阿瑾,這不是說說就能辦到的。”


郭鵬讓郭瑾坐下,然後認真的開口道:“讀書,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拋去所有的問題不說,首先,讀書的人,是沒有時間勞動的,也就是說,讀書的人要脫產,不耕作。


以一戶黎庶家中的財力,想要供養一個不耕作隻吃飯的讀書人,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糧食產量和家財根本難以支撐他們讀書求學,黎庶之家想要吃飽肚子,孩子十一二歲就要下地耕種,辛苦一輩子,否則,就會餓肚子。”


“這……這怎麽辦呢?官府出錢幫助他們,讓他們可以讓子弟讀書?”


郭瑾試探著詢問。


“官府必須要出錢幫忙,否則,根本就不可能讓黎庶家庭的孩子讀書,書本,學費,這些都要咱們出錢,甚至於還要對他們的糧食進行補貼,讀書的人可以得到官府給予的食糧,這樣,才能保證黎庶之家不破產。”


郭鵬深吸了一口氣:“然而這對於財政又是極大的負擔和支出,這樣一筆經費投入進去,首先不說其他,咱們的財政能否負擔得起,這就很值得商榷,具體數目又是多少,沒人知道。


而且,這樣一來短時間內還看不到成效,至少要數年才能初見成效,並且這樣一來,必然遭到士人們的全力阻攔和抗爭,用各種手段,他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雖說為父在,他們懾於為父的威望不一定敢在明麵上動手,但是為父若不在了,就難說了,當年齊國貴族是怎麽對待稷下學宮裏的士人,未來,這些士人就會怎麽對待咱們學堂裏的人。


所以,阿瑾,不僅為父要堅持這個政策,你也要好好的拉攏擁有一定實力的豪強,讓豪強也自發的維護為父的政策,維護科舉,要讓豪強也知道,科舉,是他們對抗士人的根本。”


“我會堅持的,父親,我一定會堅持的!”


郭瑾立刻做出了保證。


郭鵬搖了搖頭。


“你自然會堅持,因為這是你必須要做的事情,要穩住皇位,要讓魏國江山永固,這樣做是必需的,但是你能否接替為父做到這些事情,就難說了,真的很難說,因為連為父自己都不確定能否辦到。”


“可是父親,這是一定要辦的,無論能否辦到,這都必須要辦,咱們沒有退路,對吧?”


郭瑾看著郭鵬。


這一瞬間,郭鵬忽然從郭瑾的身上看到了當初的自己。


於是郭鵬露出了些許的笑容。


“對,無論如何都要辦到,所以為父最希望的是地方上在村中設立蒙學,在鄉中設立鄉學,在縣中設縣學,讓黎庶子弟們在這三級學府裏學習,成長,從縣學中畢業之後,就可以參加科舉考試,然後優秀的可以被選為官員。”


郭鵬興致勃勃的對郭瑾說道:“這還是一個不太成熟的設計,是為父的初步設想,讓豪強子弟和黎庶子弟經過這三級學習,可以擁有不輸給士人子弟的學識,雙方同台競技,比拚高下,最後用人數的優勢讓士族優勢不複存在。”


“這樣……真的可以的!讓士人失去優勢,士人自然就不會繼續存在了,沒有人能和皇帝爭權奪利,到時候,魏室山河必然穩固。”


郭瑾很是開心。


結果郭鵬又搖頭了。


“並非如此,阿瑾,失去了血脈傳承學識和官位的優勢之後,士人自然而然的就不存在了,可是到了那個時候,整個魏國主要的矛盾就不是士人與豪強黎庶之間的矛盾,而會重新變成君與民與黎庶之間的矛盾。”


郭瑾麵色上的激動頓時消失殆盡,他的麵色慢慢變得嚴肅起來。


他記起了之前郭鵬對他說的話。


“這就是父親所說的,整個天下在不斷變動,一切都是動態平衡,所有的一切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不會一成不變?”


“對,改革的第三步,科舉成功之後的第三步,就是要應對士人消失之後的變局,士人消失了,可是他們所要做的事情不會消失,原先的豪強與黎庶通過科舉變成新的民,他們會繼續做士人曾經做過的事情。”


郭鵬點了點頭:“無論什麽時候,這樣的事情都不會結束,既然做了皇帝,就沒有退路,若不將這世間的動態平衡保持住,咱們魏國還是要走上漢室的老路。


唯一不同的是,他們必須要依靠科舉才能得到官位,而無法繼續靠血脈傳承世襲官位,他們不再是貴族,他們的身份地位隨時可以被取代而不是無可替代。


所以,他們再也不能威脅皇帝了,但是他們依然會在中央問皇帝要權,在地方侵吞土地和人口,他們所做的事情依然不會變,一直都會如此。


作為君,我們需要不斷的打壓老官僚,提拔新官僚,等新官僚老了,再打壓老的,提拔新的,如此循環往複,在動態之中保持平衡,這個平衡若保持不住,一樣還是身死國滅。”


曾經,士人們為了打破先秦貴族的血脈傳承,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春秋戰國數百年,士人們創造出了文化繁榮昌盛的春秋戰國時代,百家爭鳴,並且最終依靠秦國從貴族手裏奪到了做官的資格,並且完成了第一次學術下移,改變了學在官府的局麵。


可是發展到現在,士人們搖身一變,變成了全新的貴族,比貴族還要貴族,所做的事情和當初那些血統貴族一模一樣,有過之而無不及,把官學變成家學和私學,照樣封閉。


他們所做的事情,所秉持的態度,是把漢民族拉入漫漫四百年長夜的罪魁禍首,而一直到唐朝,士族的餘毒依然在緩緩侵蝕唐王朝的生命力。


士人們用春秋戰國數百年的亂世才打敗了貴族,庶人們也要用魏晉南北朝乃至隋唐五代十國這更加漫長的混亂歲月才能打敗士人們。


這個過程是何其的血腥和漫長啊。


郭瑾明白了郭鵬意之所指。


“所以,父親,這第三步,永遠不會終結?”


郭鵬點頭。


“對,永遠不會終結,每時每刻都在進行,若是真的有了無法繼續下去的那一天,就是魏國皇帝失去權力的時候,也就是魏國滅亡的開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