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五十九 孟德有如此見地,魏王殿下一定會很高興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程昱一句話讓曹操等三人心神動搖。


但是他自己倒是老神在在的夾了一塊肉送到嘴巴裏愉快的咀嚼起來,然後看著三人詭異的麵色。


“沒聽清楚嗎?老夫請三位來府上,是想要商議一下大王稱帝的一些流程。”


程昱又說了一遍。


這下子,曹操等三人算是聽清楚了。


之前他們還以為是聽錯了,因為程昱說話的聲音不是很大,他們真的以為自己聽錯了。


但是並沒有聽錯。


“仲……仲德公?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您剛才說,你要和我們商議一下大王……稱……稱……稱……”


曹操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程昱直接就點頭了,開口道:“對,大王稱帝的事情。”


第三次了,這下子,是聽的清清楚楚,再也沒有一絲疑惑了。


可是疑惑沒了,就剩下驚懼。


“大王稱帝?!”


曹操驚叫一聲,聲音可不小。


“仲德公,這是真的?”


田豐麵色驚悚的盯著曹操。


“這是仲德公的意思還是大王的意思?”


戲忠則是快速冷靜下來,問到了很關鍵的問題上。


程昱喝了一口酒,放下了筷子,掃視了三人一圈。


“是天下人的意思,是天下人希望大王稱帝,迫不及待!”


……………………


三人麵麵相覷。


少傾,田豐忽然變得十分興奮。


“終於,大王要稱帝了?!”


看到田豐興奮的樣子,程昱很滿意。


“時機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大王就算不想稱帝,也不得不稱帝,這是天下人的想法。”


戲忠也快速反應了過來,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仲德公的意思是,時機已經到了?”


“到了,真的到了。”


程昱點了點頭。


戲忠緊緊握住了自己的拳頭,一捶案幾。


“終於到了!”


然後,就剩下曹操了。


其實對於其他人來說,曹操這邊是最驚訝的。


因為和郭鵬走得近,從小的時候一直走到現在,多少年的交情了,突然要接受這樣的事實,從感情上來說,曹操的感觸比起其他人要多得多。


曹操和郭鵬有十歲的年齡差,一直到郭鵬做魏公之前,都是以兄長的身份和郭鵬相處的,和曹洪曹純等一直把郭鵬當大佬看待的人不一樣。


他十六歲的時候認識了六歲的郭鵬,可當時隻當郭鵬是空氣,十八歲的時候因為月旦評事件對郭鵬刮目相看,從此對郭鵬友好。


把郭鵬當作自己的兄弟,是需要保護的對象,騎馬的時候把郭鵬放在自己麵前,帶著一起騎,到雒陽做官的時候有什麽好東西也記得給郭鵬買一份送回家鄉,從來不曾忘卻過。


後來郭鵬去雒陽讀書求學做官參軍,一路前進,而曹操卻陷入了某種意義上的停滯。


一直到郭鵬做了青州刺史,曹操才被郭鵬說動,重新做官,做了郭鵬手下的一名官員。


盡管如此,曹操的心態一直都是『幫自家兄弟一點忙』,並非是主從的感覺,和其餘曹氏夏侯氏諸將都不一樣。


連早期和曹操關係最近而最後和郭鵬一起共事的夏侯惇都認為自己是郭鵬的屬下,要聽命辦事,唯有曹操不是這樣看的。


郭鵬也沒有可以要求曹操改換這樣的看法,隻是順其自然,曹操一開始也樂在其中。


但是逐漸,隨著郭鵬的勢力越來越大,權勢越來越重,到郭鵬決定進位魏公的時候,曹操忽然間意識到,郭鵬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自己幫襯和保護的小兄弟了。


那個被自己帶著騎在馬上的小不點已經成長為了一個龐然大物,一個手握數千萬生靈生殺大權的權勢巨獸。


郭鵬長大了,長的甚至太大了,已經不是曹孟德可以想象和比擬的了。


他已經朝著更加遙遠的地方前進了,而曹孟德卻沒有。


在郭鵬進位魏公到魏王的這段期間內,曹操心緒不寧,常常會做夢想起過去的事情,但是卻又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郭鵬的變化,和郭鵬相處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喊一聲魏公,而不敢再喊郭鵬的表字子鳳。


因為大家都這樣做了,沒人敢再喊子鳳,他自然也被大環境所挾持,不敢這樣特立獨行,盡管他是郭鵬的妻兄,關係非常親近。


可是正是因為這種親近,一度讓曹操覺得兩人的關係非常別扭,所以在郭鵬進位魏公的政治事件之中一度搖擺,差點站錯了隊。


終於,在郭鵬誅殺了荀彧和臧洪之後,在他做了魏王之後,在曹洪和曹仁還有夏侯惇三人分別給曹操寫信之後,曹操渾身直冒冷汗。


擦幹了冷汗之後,曹操終於明白,過去就是過去,是回不來的,已經過去的永遠不會再回來,那個狠狠踹了許邵的屁股為自己打抱不平的小小少年郎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他成長為了一個合格的權力掌握者,一個合格的統治者。


而自己卻因為和他過往的親密關係,居然在親戚們紛紛擺正自己的心態的時候,落了下風,差點走到了郭鵬的對立麵上。


因為這樣的事實,曹操一度吃飯吃不好睡覺也睡不好,直到他擺酒向郭嘉偷偷的請教這件事情之後,郭嘉暗中給他出主意,曹操才終於放下了心,采用了新的方式和郭鵬接近。


也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從心底裏承認了這樣的事實,承認了郭鵬不再是過去的郭鵬而是魏王的事實。


於是,曹操釋然了。


他接受了現實,看清了現實,知道了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了解了自己一度走到了什麽可怕的地方,所以格外關注這樣的事情。


饒是如此,在得知郭鵬即將稱帝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違和感。


那個勇敢的去踹許邵的屁股的小娃娃,真的要做皇帝了?


盡管這並不是不能預料的未來,曹操已經預料到了這樣的未來終將到來,但是他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或者說,他覺得這太快了。


可是現實就是,郭鵬覺得已經很慢了。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橫在了曹操麵前,對曹操造成了巨大的影響,以至於他一時間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所以程昱看著曹操呆滯的麵容,連喊了三聲“孟德”,曹操都沒反應過來。


還是戲忠推了曹操一把,曹操茫然的看向了戲忠,看到了戲忠告誡的眼神,忽然渾身一個激靈,曹操醒悟過來了。


“這樣的事情實在是有點突然,仲德公,您說的未免也太突然了一點……”


曹操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因為過於緊張而冒出來的冷汗。


“這很突然嗎?”


程昱的眼神不是那麽的友善:“這並不突然,從魏公,到魏王,這一切都很突然嗎?不過是順應天下人的期盼,天下人希望將軍作魏公,又希望魏公做魏王,現在,又希望魏王做皇帝,這難道不是人心所向嗎?”


曹操一愣,霎那間心思百轉千回。


求生的欲望讓他的思維速度超越了一切。


他立刻換了一副麵容,連連點頭。


“仲德公說的有理,一切都是人心所向,這是大勢所趨,大王稱帝,是我等天下人所共同期待的事情,是不能違逆的,不知仲德公需要我……我等做什麽?”


程昱打量了一番曹操,頓了頓,才微微點頭。


“孟德有如此見地,魏王殿下一定會很高興,好了,咱們來商量一下該怎麽做。”


程昱揭過了這一頁,讓曹操重重鬆了口氣,田豐和戲忠看局麵穩定住了,也鬆了口氣。


這可是大是大非的問題,改朝換代的問題,要命的問題,這個問題要是回答不好把持不穩,那未來的命運就真的難說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