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五十一 我希望天上趕緊降下一道雷把郭子鳳劈死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黃祖很快就把消息送到了劉表手上,劉表得知了這個消息後十分驚訝,立刻叫來蒯越與他商議這件事情。


眼下這個時候,黃忠在長沙郡挫敗了張羨的兵鋒,阻止了張羨繼續往北。


文聘也在武陵郡和武陵蠻夷打了一仗,小勝一場,阻止了武陵蠻夷軍北上,平叛局勢正在朝著有利的方向前進,勝利變成了可以預期的存在,結果……


孫吳就這樣跪了?


“我是萬萬沒想到,孫權小兒和周瑜小兒居然連兩個月都支撐不住!”


劉表狠狠的一拍桌子:“這下大事不妙了,張文遠進軍江東,江東必然為郭子鳳所有,現在孫權隻能退保豫章郡和廬陵郡,要是這兩個郡都保不住的話……”


“咱們就三麵臨敵了。”


蒯越的眼珠子轉了轉,開口道:“明公,眼下這個情況,咱們要是不救孫權,孫權必然戰敗,吳國必然滅亡。”


“這是我願意就可以的嗎?我出兵就能救得了孫權小兒嗎?”


劉表滿臉苦澀:“郭子鳳手下那些軍隊我也不是沒有領教過,我也損兵折將過!打水戰還好,一旦打起了野戰,那……這可如何是好啊!更別說眼下我軍主力還要去征討張羨,這……”


劉表急得滿臉漲紅,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不管怎麽說,不救,吳國必亡,吳國亡了,我們也危險了,三麵臨敵,對於荊州來說可不是好事。”


蒯越顯得很冷靜:“明公希望怎麽做呢?”


“我希望天上趕緊降下一道雷把郭子鳳劈死!”


劉表怒喝道:“郭子鳳這混帳,僭位稱王不說,還做出這樣的事情,禍亂我漢室江山,他一定有不臣之心,他一定想著取代漢室江山!劉景升就是死!也不能讓他得逞!就是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劉表這邊正在生氣,結果忽然重重的咳嗽起來。


“明公?你還好嗎?”


“不礙事,小毛病而已。”


劉表擺了擺手:“被氣到了,真的被氣到了,郭子鳳實在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我……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得逞!無論如何,我也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於是就在不知道孫權已經被抓住,孫吳政權已經在事實上覆滅的情況下,劉表貿然將身邊不多的衛戍部隊派出去了兩千人到江夏,交給黃祖使用,然後讓黃祖緊急征兵,帶兵去豫章郡幫助孫吳政權穩住局勢。


就這樣,為了自己,為了荊州,劉表硬撐著開始了兩路行動,硬撐著兩路供給糧秣,掏出自己的老本,可是這樣的行動注定是沒有意義的。


因為吳國已經不複存在了。


各種意義上都已經不複存在了。


於禁和魏延帶著俘獲的孫權和孫靜兩人回到了建立在蕪湖的魏軍前進大本營,將孫權和孫靜這兩個重要的俘虜獻給了張遼和郭嘉。


見到了孫權和孫靜,張遼和郭嘉大喜過望。


孫權因為過度驚嚇而不能言語,孫靜卻十分悲憤,對著張遼和郭嘉大罵不已


張遼和郭嘉並不在意,立刻安排人手把這兩人連同所有的戰俘一起送到鄴城。


這可是獻給郭鵬的最大禮物,意義非凡。


“這一次,可真是騎兵上的優勢所獲得的優勢,咱們能用盡全力追趕,但是他們卻不能全力逃跑,著就這麽幾樣東西,居然能帶來如此巨大的變化,以後,咱們的騎兵可就和以前大不相同咯。”


領導了這次大追擊,於禁感慨的撫摸著戰馬身上的高橋馬鞍。


“是啊,騎兵之利,因為這三樣物件得以發揮到極致,今後無論遇到什麽事情,騎兵都能大大的派上用場了,而且就算是對上草原北虜,怕也不是什麽難事了。”


張遼也十分感慨。


“小小的物件就能帶來如此巨大的改變,誰能想到呢?但是大王卻偏偏辦到了,如今大局已定,還有什麽值得憂慮的呢?”


張遼搖了搖頭:“孫權被擒,丹陽郡和吳郡已經被基本攻克,會稽郡就是我等嘴邊的肉,現在還有孫氏軍隊的,不過是廬陵郡和豫章郡,此二郡的郡守孫賁和孫輔是兄弟,都是孫氏宗親,或許會抵抗。”


張遼談論起了攻打豫章郡和廬陵郡的事情。


而此時,郭嘉湊了過來,帶來了最新的情報。


“公明送來了情報,說江夏方麵探知到了黃祖水軍的異動,似乎黃祖有了出兵豫章郡與孫氏軍隊聯手的跡象。”


“黃祖啊……”


張遼看了看情報,又看了看於禁和郭嘉,開口道:“我聽說,黃祖經常對大王口出惡言,在荊州是相當有名的,對於此人,二位有什麽看法?”


“黃祖不算什麽,庸人而已,有些麻煩的是黃祖的水師。”


於禁開口道:“荊州水師和江東水師是齊名的,南人操舟的本領也是很強的,此番我等與江東水師逆戰,以優勢戰船和軍隊都不能戰勝,七戰七敗,說起來難聽,但是這是事實。


若不是咱們用水師直接登陸江東,抄了他們後路,要是用水師強行攻擊江東,這仗要打到什麽時候,能否打贏,還是個問題,我等若要進取豫章郡,必然會和荊州水師碰上。”


“黃祖……此人真是不知死活。”


張遼有些生氣:“江東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們難道還要負隅頑抗?”


三人沉默了一會兒,郭嘉忽然想到了什麽似的。


“話說回來,咱們抓住孫權的消息,好像豫章郡那邊還不知道吧?”


“……”


“……”


張遼和於禁互相看了看。


“好像還真的不知道。”


“是啊,他們還真的不知道。”


“那……”


“送最後一份勸降書去?”


於禁看著張遼,張遼則看向了郭嘉。


打仗的事情郭嘉基本上不幹涉張遼的臨陣指揮,不過在具體行動方案上,張遼還是要和郭嘉商議的,因為郭嘉也持節。


張遼持節,是節製諸軍,而郭嘉持節,是監督張遼,這年頭的節鉞沒有高下之分,隻是來自君主本人的命令不同。


郭嘉思考了一會兒。


“送一份文書過去吧,我猜想,他們本身還不知道孫權已經被抓住的事情,所以想著保留吳國最後的根基,還想著反攻,如果說他們知道了,尤其是黃祖知道孫權已經被抓,吳國已經沒有希望的消息,是否還會堅持聯合,就兩說了。”


“這……”


於禁和張遼不太明白郭嘉的意思。


“吳國存在,黃祖還有繼續聯合的膽量,要是吳國不在了,黃祖必然驚駭,到時候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郭嘉解釋道:“繼續和吳國聯合已經沒有了意義,到時候黃祖還能做出些什麽呢?聯合的基礎不複存在,黃祖和孫暠等人的反應應該很有意思,我等拭目以待。”


三人就這樣商議著,決定將消息送到豫章郡去,勸降孫暠,讓他放棄抵抗。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