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三十六 吳景陣亡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吳縣終究是被攻取了。


在吳縣縣城內駐守抵抗的吳軍士兵約有兩千人,戰鬥力不俗,幾乎全部戰死,沒有多少逃走或者被生擒的。


被生擒的吳軍士兵還沒有被擒拿的親眷數量多。


吳國的大後方被太史慈徹底搗毀,而正在前線奮戰的吳軍卻還不知道自己的後方已經失守。


張遼隨後趕來了吳縣,看到了太史慈的戰果,非常高興,但是太史慈卻請罪。


原來吳郡郡守朱治逃跑了,而張遼試圖當作籌碼的吳夫人也自刎而死,沒能成為魏軍手上威脅孫權和周瑜的工具。


張遼聽說吳夫人橫刀自刎之後,也沉默了一會兒,搖了搖頭。


“罷了吧,我軍橫掃天下,何時需要用到這些無知婦孺做威脅了?我軍蕩平天下逆賊所依靠的從來都是大義和鋼刀,如此,我軍便所向無敵,擒人家眷這種事情,不過是小道而已。”


張遼沒有就這件事情怪罪太史慈,然後就開始和太史慈籌備接下來的軍事行動。


張遼讓太史慈率軍往北去丹徒,他自己先是率軍與他同行,攻取無錫、毗陵、曲阿三縣之後,再分兵前往秣陵,直取孫權和周瑜的指揮中心。


隻要他們的進軍速度足夠快,就能讓孫權和周瑜無法反應過來,到時候和正麵對敵的於禁徐晃等人前後夾擊,吳軍水軍必然無法堅持,那孫權和周瑜就完了。


建安二年七月初九,張遼和太史慈一起攻克了毫無防備的無錫縣,殺死守軍二百餘人,斬殺無錫縣令。


接著馬不停蹄向北進擊,連下毗陵縣和曲阿縣,斬殺守軍三百餘人,毗陵縣令堅持不降,大罵郭鵬和魏軍,激怒了太史慈,太史慈揮刀斬殺了他。


曲阿縣令倒不是什麽硬骨頭,選擇了投降,然後搖身一變就成為了魏官,帶著部下們加入了魏軍的序列,和婁縣縣令一起開始為魏軍運送糧草。


七月十七,太史慈自率軍進抵丹徒縣,突襲了丹徒縣。


丹徒縣防備不及時,前線還在大戰的時候,他們的注意力都在前線,沒人能猜到後方會突然殺出來一支魏軍,於是縣城迅速失陷,縣令被殺,抵抗被終結。


於是當吳景正在親自指揮水軍在前線和臧霸大戰的時候,太史慈率軍從吳景背後殺出,偷襲了丹徒縣,占領了丹徒縣,截斷了吳景主力的退路,又奇襲吳軍的前線大營。


突如其來的打擊讓岸上的吳軍軍容大亂,很快就潰不成軍,兵敗如山倒。


見到岸上被突襲,老巢被偷,吳軍水師也無心應戰,原先還占據優勢的水師直接崩潰,臧霸所部軍隊直接闖過長江防線,大批量的登陸了江東,和太史慈勝利會師。


而吳景猝不及防,所部親兵被太史慈率軍圍住一頓猛攻。


一場激烈的大戰之後,吳景的親兵全部陣亡,吳景本人極其悲憤,持刀力戰不止,親兵全部死亡了也不投降,一邊大罵郭鵬和太史慈,一麵揮刀力戰,最後被太史慈打落頭盔,一刀梟首。


於是丹徒戰場的勝負就分出來了。


臧霸很快乘船從江北岸渡江前來了江東,見到太史慈所部軍隊,十分興奮。


“事成了?”


“事成了。”


太史慈點了點頭:“吳縣已經被拿下了,孫氏親眷還有吳國高官的親眷都在我軍掌握之中,不過,孫權的母親自殺了。”


“自殺了?”


臧霸有些吃驚,不過隨之搖了搖頭:“為了不受辱,不讓兒子為難,何其剛烈,不過眼下既然丹徒已經被拿下了,其他兩處戰場被拿下也就是時間問題,我軍已經勝了。”


“是的,所以張將軍命令,你我二軍合二為一,開始掃蕩吳郡諸縣,不得有誤。”


“我明白了。”


臧霸點了點頭,接下了命令,於是就和太史慈合兵一處,開始攻擊吳郡剩餘的縣城,掃蕩吳郡。


而主力已經覆滅的吳軍並不能繼續保護吳郡這個大本營了。


同一時刻,張遼率領主力直驅秣陵縣,沿途連續攻破了句容縣和湖熟縣兩個縣,把周瑜囤積在兩縣之中的糧食全部繳獲,把吳軍的後勤廢掉了七八成。


然後張遼也確認,至少在他攻克湖熟縣的七月十八,處在秣陵的孫權和周瑜依然不知道後方發生了那麽恐怖的事情。


或許就算知道,也還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否則不可能行動如此遲緩。


至少對於囤積糧草的縣城還是要加派兵力守護的,不然魏軍一來,四萬吳軍主力就可以宣告終結了。


張遼的推測是對的。


因為逃出去的朱治雖然甩掉了魏軍的追兵,卻因為被追入遠離縣域的深山之中並且馬匹全部廢掉而迷路,從而被困在了山區之中。


他們走了數日走不出山區,在又累又餓又渴的情況下,誤食了有毒的野菜和野果,結果全體中毒而死,死在了不知名的山裏。


朱治永遠也到不了孫權和周瑜身邊了。


這件事情在當時無論是誰都不知道。


張遼的進軍又太快,利用戰馬優勢高速行軍,快到了孫權和周瑜剛剛知道這件事情發生半天之後,張遼就攻克了湖熟縣,奪取了全部的輜重糧草,使得周瑜剛剛下命令,救兵剛剛出發的時候,湖熟縣就沒了。


張遼爭分奪秒,率領魏軍強行軍,以最快的速度將吳軍反攻的最後一絲可能性給掐滅了。


當將軍淩操率領吳軍救兵的先鋒隊緊趕慢趕的趕過來的時候,張遼已經整頓了軍隊,很快就擊退了驚慌失措的吳軍救兵,打敗了淩操。


然後張遼抓緊時間讓軍隊休息,恢複體力,接著縱火焚燒湖熟縣,以整個縣城作為狼煙的燃料,給江對岸的魏軍傳遞消息。


告訴他們,總攻的時候已經到了!


而這一切,都大大出乎了孫權和周瑜的預料。


準確的說,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忽然有一支魏軍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出現在了他們的大後方,這和神兵天降沒有區別,對吧?


這不就是神兵天降嗎?


這還怎麽打仗?


敵人不是在正對麵的江北嗎?不是正在和我們進行激烈的水戰嗎?


怎麽忽然就這個樣子了呢?


沒辦法,誰讓這個時代的人根本沒有海權和海防的概念呢?


大家的眼睛都在陸地上,因為陸地上才能種植出糧食,才能吃飽肚子,才有爭奪的價值,至於大海……


什麽鬼。


沒有人會把海權當一回事,沒有人會覺得大海裏蘊藏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


除了郭鵬會安排青州漁民發展海上漁業補充內陸百姓的食材,搞點海鮮豐富一下大家的餐桌之外,還真沒有人把大海當作一回事。


沒有這方麵的認知,自然不會產生海上來敵之類的想法,對大海的想法就是天然屏障。


可誰知道敵人就是從海上來的。


從海上帶著殺意而來,一舉搗毀了孫吳政權的後方。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