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三十二 暈船的張遼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漫長的海岸線,在沒有海防概念的時代,處處都是可以登陸的。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可以突破的突破口,和長江沿線那十分嚴密的防守呈現了鮮明對比,吳郡的海岸邊就根本看不到什麽人煙。


不過本該是十分順利的奇襲,卻因為張文遠的暈船而多了一段有趣的小插曲。


“不可能……嘔……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本將軍可是嘔……在船上操練過水兵的……嘔……”


張遼趴在甲板上伸出腦袋對著湛藍色的海水盡情傾吐著自己的絕望。


他居然暈船了!


“將軍,這個……海船和內河船隻大有不同,海船的顛簸程度要超過內河船隻,所以……當年末將最開始操練水兵的時候其實也經常暈船,不過沒關係,登陸就好了。”


太史慈在一旁幫著張遼順氣。


張遼敢肯定自己現在一定非常狼狽,這太沒麵子了。


張文遠最狼狽的時候莫過於當初投降郭鵬的時候,可是就算是那個時候,張文遠也是保持了儀態的,怎麽會像現在這樣……嘔……


張遼感覺自己快要把吃掉的東西全給吐出來了。


不隻是張遼,那些非專業的水兵,雖然個個都是會水的,但還是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士兵出現了暈船的症狀,每個人都在向海水裏傾吐自己的絕望和憤懣與不滿。


“不行,要盡快登陸,再這樣下去,沒死在戰場上,就要暈死在船……嘔……”


張遼連話都說不完全了,繼續傾吐自己的絕望和羞愧。


不過好在這段路程並不遙遠,張遼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水師向導已經帶著水師向吳郡的海岸邊前進了。


“二位將軍,從此處登陸之後,向西十幾裏地就是吳郡的婁縣,這條路咱們非常熟悉。”


向導把路給指清楚了,張遼這才放心,於是下達了登陸的命令。


太史慈立刻十分專業的指揮水軍士兵協助那些非專業的士兵開始登陸,一隻一隻的小船往下放,一隻一隻的小船向海岸邊接近,運送軍隊,運送戰馬,運送物資,有條不紊。


張遼等暈船的將軍和士兵是第一批登陸的,腳踏實地的那一瞬間,張遼深深的喘了口氣,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陸地上的空氣,感覺陸地上的空氣都比海上的要香甜許多。


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人生,就是如此美好!


張遼忍不住的想要大吼三聲。


當然,他還是忍住了,立刻指揮上岸的士兵們列成軍陣,開始索敵,並且探查敵情。


登陸從早上一直持續到傍晚才堪堪結束,此時張遼已經在岸上搭起了臨時營地,並且初步確定方圓四五裏之內都是無人區,沒有人煙,魏軍可以放心在的這裏搭建營地作為前進基地。


繼續向西探查的過程之中,魏軍發現了數個村落,根據向導所說,推算繼續往西就能看到婁縣,那就是進攻的目標。


眼下,魏軍的進攻沒有任何暴露的痕跡,這裏附近也看不到吳軍的蹤跡,吳軍主力依然在江邊對抗魏軍主力,這裏,就是他們的防禦真空區。


“如此一來,吳國滅亡,就在眼前。”


張遼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魏軍人數多實力強的優勢就這樣體現出來了,正麵可以牽製吳軍主力,側麵也能發起一場進攻,這對於孫吳政權來說是一場致命性的打擊。


當晚,魏軍就在海岸邊休整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張遼和太史慈主持了一場軍事會議,把哨探一晚上探知的情況分析了一下。


他們把臨淄營密探所繪製的江東地形圖拿了出來進行比對,然後進行了戰略規劃。


“子義,咱們暫時不用分兵,咱們一起攻下婁縣之後再去進攻吳縣,把吳縣拿下,先把顧氏族人救下來,順便,孫氏親眷都在吳縣,周公瑾以為吳縣是最安全的,咱們就先把吳縣拿下。”


張遼開口道:“拿下了吳縣之後,咱們一起北上,之後分兵,你北上丹徒,接應臧宣高的軍隊,然後與臧宣高一起攻略吳郡。”


戰前,通過情報,張遼等人得知孫氏親眷和諸多將領的家眷都被安排在了吳縣居住,孫吳政權把吳縣視作大後方,認為吳縣是絕對安全的,所以有了如此這般的舉動。


而張遼等人也就決定在進行奇襲的同時,把孫吳政權高級政要和武將的家眷一網打盡,以消減他們的抵抗意誌。


張遼還給太史慈分派了任務,主要是攻克丹徒,放臧霸過江,然後和臧霸一起攻略吳郡。


太史慈立刻領命。


“末將領命,那將軍是直接往秣陵而去?”


“對,我帶一支人馬直接往秣陵而去。”


張遼咧開了嘴角笑了:“大王寫信給我說,擒賊先擒王,隻要把秣陵搗毀了,隻要把孫權和周瑜抓住了,吳國的抵抗自然終結,到那時,一切就都可以見分曉了,我軍不宜在江東損失太多,之後還有更多事情要做。”


太史慈點了點頭。


消滅孫吳政權是平定江東的第一步,孫吳政權對江東的控製力主要集中在杭州灣一線以北,沿長江分布的那一帶平原地區,再往南,那就是山越和一些當地原住民的天下了。


平定孫吳隻是平定江東的第一步,他們需要繼續往南,將占地廣闊的會稽郡和豫章、廬陵二郡控製住。


這一路上,他們還會遇到數量不少的山越集團和其他原住民,以及更為恐怖的瘴氣,他們要麵對一派原始風光,南下征伐之路絕不輕鬆。


商議完畢之後,張遼和太史慈就開始了行動,整頓軍隊,一路往婁縣而去。


身處大後方的婁縣顯然不曾因為戰爭的發生而進入戰爭狀態,搞什麽全城戒嚴之類的,事實上,古代戰爭的動員規模還是比較低下的,前方在打仗,後方卻在醉生夢死的情況很多。


婁縣不至於醉生夢死,但是一般正常的生活不會改變,作為一個後方縣城,也不可能安排很多的軍隊駐守,郭某人尚且不能做到每一座城都安排大量軍隊駐守,吳國就更不可能。


事實上除了少數重鎮要地和邊地之外,大量州郡縣都是沒有正規軍的,如果要攤牌,以中國如此廣大的領土,百萬規模的正規軍都不夠用,帝國財政根本不可能支持。


大部分縣城有些許衙役,州治郡治有些地方守備兵,三五百人了不得,過千都能算是重鎮。


所以萬兵驅馳理念不會過時,即突破敵軍主要防線之後,在敵人的腹地以一萬兵馬就可以橫行無忌,無視絕大部分城池的防禦力,基本上沒有一萬大軍攻不下來的城池。


所以當初郭某人對合肥之戰也是相當上心的。


孫策不是完全沒有戰勝的機會,萬一出了什麽事情,孫策打贏了,那他就必須要立刻從關中撤軍,回防中原腹地。


到那時候,在他率領主力回歸之前,孫策的大軍可以在中原橫行無忌指哪兒打哪兒。


他的內地郡縣沒有抵抗之力,孫策大軍所到之處,必然紛紛淪陷,對於他而言將是巨大的打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