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三十一 郭某人的危機公關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周瑜是沒那個時間了。


魏軍的攻勢沒有減弱,很明顯是要一口氣消滅掉孫吳政權,不打算繼續讓孫吳政權苟活下去了。


郭鵬這邊的確是各種因素上都完全準備好了,自己的方麵,內部的需求方麵,還有顧雍的請求等等,滅吳是必然的。


大家都期待著郭鵬更進一步,再進一步,登上至尊之位,而至尊之位需要的,是功勞,是契機。


另外顧雍的請求也非常懇切,懇求郭鵬盡快動手,以免孫吳政權喪心病狂的血洗江東大族,讓郭鵬什麽都得不到。


他自己的顧家還在江東,還被逼著用嫡女嫁給了孫權,被迫繳納沉重的賦稅給周瑜迎來打仗,家中男丁還被逼著和農夫一起做農活生產糧食供吳軍打仗,活的非常艱難。


通過他們偷偷送過來的信件,顧雍得知了家族危如累卵,得知了家族成員的艱難處境,以及種種不堪入目的苛待。


因此,他十分痛心的上表給郭鵬,請求郭鵬加快攻打江東的步伐,並且請求郭鵬念在他多年追隨的份上,保護好顧家人,保護好他的家人。


他不想失去家人。


對於一心跟隨自己的人,並且將成為支持自己稱帝的重要對象的人,郭某人素來都是非常優待的。


所以郭某人立刻親自回信給顧雍,讓顧雍放心,說他一定會派兵營救且保護好顧氏,讓顧雍不要有任何的擔心,解決孫吳政權之後,他會讓這些人付出代價。


這樣做是很有必要的。


之前剛剛因為稱王事件誅殺了不少人,所以郭某人對外的筆下形象雖然依舊是光芒萬丈的,但是在不少自己人眼中,誅殺了荀彧和臧洪的郭某人已經有點變樣了。


變得有些陌生,恐怖。


雖然說誅殺荀彧和臧洪的原因是政治鬥爭,是他們犯了政治錯誤,被誅殺有著震懾人心的必要性,事後郭某人也及時用稱王典禮和一場盛大的婚禮來挽回人氣,但是誅殺的事實是擺在那兒的。


和郭某人一起成長的元從老將臧洪,青州牧時期舉家相隨的荀彧,這都是為郭某人立下過功勳的老人了,。


結果一起被殺了,家人也一起被誅殺。


也難免會有人擔心有人害怕,產生兔死狐悲的情緒,有人憂慮郭某人會過河拆橋,還會殺掉更多人。


郭某人龐大且幾乎不受任何限製的權力已經初步體現出了威力,很多人都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不安。


這讓郭某人看上去似乎正在向一個獨夫的方向前進,一個官員們士人們所最不喜歡的、他們所描繪的始皇的形象。


這就引起了一些嗅覺敏銳的人們的擔憂和恐懼。


我會是下一個嗎?


我要如何避免成為下一個?


萬一我成為了下一個該怎麽辦?


他們惴惴不安,這樣的惴惴不安體現在了很多地方,有了很明顯的表象。


郭某人注意到了,也明確的發現到了。


臨淄營密探上報的關於這樣類型談話的密會已經有十幾次了,好些官員都在私下裏表達了對這樣的未來的擔憂。


這就有點問題。


雖然郭某人心裏從來沒有對過河拆橋這種事情有心理負擔,也的確是朝著這個方向前進的,沒有用的人或者起了異心的人對他而言是必須要打擊消滅的,無論他是誰,做過什麽。


但是無論何時,政治鬥爭都要講究拉一批打一批,這是必要的手段,總不能搞成官員公敵。


要是搞成了公敵,君和臣變成了仇人,那就很為難了。


郭某人還沒有足以抗衡全天下掀翻全世界的威望和實力。


搞政治,搞清楚某個階段誰是敵人誰是朋友就很重要,因為這個世界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是動態平衡的。


對郭某人這種掌握龐大且幾乎不受限製的權力的人,現在打了一批,總要拉一批,否則郭魏政權的政治動態平衡就會被打破,就會產生隱患。


眼下,郭某人還不能過早地暴露自己的真實目的。


所以,拯救江東顧氏就是郭鵬需要進行的一次危機公關。


還沒稱帝呢。


還沒坐穩帝位呢。


大一統的局麵還沒有確立呢。


該保持的形象還是要保持的。


在荀彧和臧洪身上丟掉的人情味兒需要在顧雍身上找回來,讓大家知道郭某人對待聽話的人是非常優厚的,是講人情味的。


畢竟是元從老臣了,畢竟是自己稱帝的絕對支持者,救下顧氏,絕對的利大於弊。


所以張遼和太史慈的目的還有一個,就是盡力保證顧氏的安全,至於其他的,隨便了。


吳四姓裏剩下的朱氏和張氏又沒有為我效力。


他們的死活與我何幹?


要是被亂兵衝進去殺了,那也怪不到我頭上。


郭某人如此設想。


戰場上,第一階段七天的戰鬥結束以後,雙方各自開始短暫的休整和調整。


然後在五月初十,魏軍再次主動發起進攻,再次三路出擊,向吳軍水師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攻了過來。


吳軍指揮官們立刻指揮吳軍將士進行迅猛反擊,雙方拉開架勢在水麵上你來我往龍爭虎鬥,互不相讓,殺到眼睛都紅了也不退縮。


之前對魏軍的恐懼在之前七天的戰爭之中被打磨掉了不少。


吳軍將士們意識到魏軍在水上也就那樣,甚至還不如自己,所以士氣大漲,連連挫敗魏軍的攻勢,懟翻魏軍的戰船,給魏軍造成了不小的損傷。


這邊的戰鬥陷入了相持階段,魏軍無法突破吳軍的水上防線,吳軍也絕對不主動出擊,隻是積極防禦而已。


於禁等將領思來想去想不到解決的辦法,隻好把希望寄托在了已經從徐州沿海出發的水軍了。


這一批水軍裏不僅有水師官兵,還有張遼選出來的精銳部隊,數量極其龐大,也就是船隻的載重量極強,才能帶的動這樣一批強力的軍隊。


郭鵬說周瑜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在陸地上和魏軍打野戰,所以一定會拚盡全力在沿江防線上和魏軍死磕,魏軍要正麵突破的話,一定會付出很大的代價,這是郭鵬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咱們另辟蹊徑,開辟搶灘登陸作戰2.0的時代。


張遼和太史慈率領兩萬人的龐大船隊從徐州港口出發,一路向南,繞開近海,繞了一個大圈子,繞到了吳軍防線的側後方,直插吳郡海岸邊,準備在吳軍海岸邊登陸,整軍。


然後兵分兩路,一路攻擊丹徒縣,把臧霸的部隊給放到吳郡來協助攻占吳郡,另外一路則直奔秣陵而去,直接去找孫權和周瑜。


張遼表示他有很多話想要和孫權還由周瑜,尤其是周瑜談論。


當初那場大戰,雖然沒有給張遼帶來實際上的損失,但是還是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心理壓力的,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張文遠可是努力朝著儒將的方向靠攏的,這方麵,是非常講究的。


於是張遼就要親自帶兵去回禮。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