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二十五 吳國將麵臨來自郭魏政權疾風暴雨般的打擊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當下,郭魏政權的內部鬥爭已經結束。


郭鵬取得了全勝,整頓完了內部,並且進位魏王,統一了郭魏政權的全部意誌。


他,就是郭魏政權。


他的意誌,就是郭魏政權的意誌。


威望空前高漲的郭鵬使得郭魏政權的內部沒有了反對的聲音,也不敢有反對的聲音。


所以他必然會繼續擴張。


他不可能接受南北分治的局麵,他不可能把麻煩留給後人,自己隻顧著享福。


那不符合他一直以來的作風。


強悍的作風。


江南三大諸侯必然是他的目標。


而且周瑜覺得很緊張,甚至有一絲絲的恐懼。


他覺得郭鵬進位魏王的目的並非隻是為了做魏王。


他坐穩了魏王的位置,反對者已經沒有了。


白馬之盟被他毀了,人臣的上限已經被他突破了。


既然上限已經被突破了,那麽他就已經什麽都不怕了。


下一步,他估計就是稱帝了。


他要取代漢室,用無上的威望取代漢室,吳國很可能成為郭鵬更進一步的墊腳石。


郭鵬極有可能發動一場不獲勝就不罷休的戰爭,直到徹底打垮吳國為止。


周瑜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非常的有道理,甚至這就是郭鵬的目的。


張遼大規模演武,為的就是表態,表明支持郭鵬的決心。


所以這一次,是來真的。


郭鵬一旦下定決心要消滅哪些敵人,就一定會消滅哪些敵人,這是無可辯駁的現實。


自他起兵以來,還沒有他無法戰勝的敵人,強大如袁紹袁術,也沒有存活至今,早已化作了塵土,消失在了曆史的塵埃之中。


所以,孫吳政權一定不是那個可以存活下來的敵人。


周瑜深深的明白這個道理,也知道這一戰的凶險。


所以周瑜也一定要在戰前把所有參戰將領和軍隊的心凝聚在一起,然後才能打仗,一旦開戰,軍隊裏隻需要一個聲音,不能有其他的雜音。


為此,周瑜召開了最後一次的軍事會議,參加的都是吳軍內的高級將領。


“這一戰,郭鵬來者不善,他一旦發起戰爭,必然會打到滿意為止,咱們辦不到的事情,他可以很輕易地辦到,廬江九江廣陵三郡所積攢的糧秣數量,根據咱們的推算,足以支持江北魏軍五年的行動,他積攢了那麽久的糧食,必然是為了徹底拿下江東。”


核心軍事會議上,周瑜將自己所預料的最可怕的結果告訴了高級將領們,讓高級將領們人人色變。


“若是如此,這一戰真的不好打。”


吳景愁眉苦臉:“本來咱們的兵力就不足,要是郭鵬下定決心攻打江東,兵力遠遠超過咱們,糧秣也好,物資也好,咱們攔得住一時,攔不住一世,公瑾,咱們劣勢太大了。”


“是啊,這一戰很難打。”


孫靜也點了點頭:“這段時間,張遼在淮南也造了不少船隻,據說也訓練了一些善於水戰的士兵,一旦咱們在水戰上的優勢被抵消掉,上岸野戰就更難說了,郭子鳳麾下軍隊,野戰無雙啊。”


仗還沒打,兩個宗室高級將領就露出了怯意。


顯然是孫策之死給鬧騰的,對魏軍的恐懼感難以消除。


對此,韓當非常不高興。


“難道咱們就什麽也不做,就這樣投降?這樣對得起文台公和伯符嗎?”


韓當雖然也被魏軍打敗過,但是依然很剛。


他無畏無懼,勇往直前,不會因為打了一次敗仗就一蹶不振,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韓當比很多人都更有勇氣。


黃蓋也支持韓當的意見。


“他們再擅長水戰,也不會比咱們更擅長水戰,大都督在沿岸設置了很多水軍營寨,廣置戰船以迎敵,魏軍水師一旦出動,咱們可以快速發起反擊,我就不信他們能在戰船上打敗咱們!”


董襲和淩操兩人的資曆低於這四名高級將領,但是也屬於之前那一戰僥幸生還的將軍,地位還是有的。


這兩人想起之前僥幸逃生的場麵,心有戚戚的同時,也充滿了對郭魏政權的怨恨。


這兩人都非常願意奮力一戰,絕對不會示弱。


然後,呂範發言了。


呂範是孫策的好友,友好程度不下於周瑜,對於孫策之死,他最為痛心,孫策死後協助周瑜對即將離開的孫策舊部進行勸說的人裏,他出力最大,效果最好,留下來最多的人。


他的發言也很有針對性。


“我以為,這不是好不好打的問題,而是要不要打的問題,郭鵬僭越稱王,不臣之心昭然若揭,現在已經是魏王,違背了高祖皇帝的白馬之盟,名為漢將,實為漢賊,不知道哪一天就要篡位稱帝了。


現在他所想的不是得過且過,而是盡快擴大他的權勢和聲望,咱們吳國就是他最好的下手對象,他一定會與我們不死不休,諸位,請立刻放棄不該有的幻想,這一戰,是保衛我漢的生死之戰!”


呂範的宣言很有威懾力,他居然直接提出了保衛漢帝國的口號。


他的意思就是郭鵬是漢賊,要篡位,而咱們是漢帝國的守護者,不是郭鵬所宣稱的叛逆,咱們的鬥爭是正義的。


與會將領紛紛感到心中凜然。


他們覺得呂範說的很有道理。


天下大勢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郭鵬掃平北方群雄進位魏王,正是躊躇滿誌一統天下之時,怎麽可能會接受眼下這個不上不下的局麵?


統一,大一統。


這樣的觀念早已深入人心。


大一統之後,以如此威望和權勢,加上一個幼年天子,郭子鳳,難道還要做周公嗎?


於是周瑜也站了出來一錘定音。


“局勢已經如此,郭鵬掃平北方群雄,北方已無後患,所以他才大膽進位,僭越稱王,自古以來占據如此優勢者,就沒有不試圖一統天下的,江東必為郭鵬所垂涎,諸位,此戰,是保衛漢室之戰!”


周瑜一拳捶在了自己麵前的案幾上:“無論如何,我等已經沒有了退路,我等都是和郭子鳳死戰過的,這一戰若不勝,漢室不存,我等也將死無葬身之地!”


周瑜的話深深的刺激了將領們的心。


他們立刻意識到,郭鵬要來,就是來真的。


一旦發起戰爭,吳國將麵臨來自郭魏政權疾風暴雨般的打擊,而且幾乎沒有停歇。


郭魏政權所擁有的極其強大的國力將一口氣的傾瀉在吳國身上,吳國是否可以扛得住,那可真是一個問題,吳國扛不住,郭鵬的威望進一步提升,漢室,恐怕真的就沒了。


周瑜的預估完全不會有錯,甚至情況比周瑜預想的最差勁的情況還要差勁的多。


東南方麵軍除去張遼直接控製的三萬軍隊和於禁率領的三萬軍隊之外,現在還要算上擁兵一萬三千的青州水師,總兵力已經超過七萬。


不止如此,東南方麵軍是郭鵬進行騎兵改革之後所要發動戰爭的第一支軍隊。


所以,從建安元年十月到建安二年四月底將近半年的功夫所進行的騎兵改革的全部成果都放在了東南方麵軍。


原先,魏軍全軍四十萬兵力隻有六萬騎兵,而張遼麾下隻有七千騎兵,這一次,直接擴充到了兩萬。


經過半年特訓,張遼麾下成功有另外的一萬三千人轉職為騎兵,用上了全新的馬具。


高橋馬鞍,雙馬蹬,還有馬蹄鐵,騎兵三神器一下,騎兵數量立刻猛竄,而且戰鬥效果特別好。


張遼親自試用了裝備馬具的戰馬,嚐試在這樣的戰馬上作戰,驚訝的發現原先不敢隨便做的動作可以做了,原先不敢隨便使用的重型兵器已經可以使用了。


雙腿不需要很大的力氣夾住馬腹,也不需要盡力平衡身體,雙手完全解放,可以雙手使用兵器進行戰鬥,普通騎兵也可以做出很多原先被認為是高難度的馬上戰術動作。


從此以後騎戰就不再是武將和精銳騎兵的專利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