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七百零九 漢室的昨日,郭氏的明日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郭鵬立新君,幾人不明白他的本意?


就差沒用大喇叭在外麵光明正大的喊著我要篡權奪位以魏代漢了。


郭子鳳之心,民眾皆知。


可是站出來為漢室抗爭的民,又有幾人?


站出來挺多,但是喪命的,隻有以荀彧,臧洪為首的……二十八人,就算是站出來的這群人裏,麵對郭鵬的權勢,也慫了不少。


“二十八人。”


郭瑾沉默片刻,回憶了一下之前所了解到的數目,如此回複了郭鵬。


“所以,阿瑾啊,民,是不能信的,民,絕大部分都不會為了君奉獻自己,昨日他們在為父的強權之下拋棄了漢室,願意為漢室赴死的不過二十八人,那麽明日,若我郭氏基業衰頹,願意站出來維護郭氏的,不會比願意維護漢室的更多。”


郭鵬雙手摁在了郭瑾的肩上,一字一字的說道:“阿瑾,若郭氏君學斷絕,堂堂君主學了個民的模樣,那漢室的昨日,就是郭氏的明日,那一天,必將到來,為父辛苦創立的基業,終將為他人所得。”


郭瑾看著郭鵬深邃的眼睛,心中卻有些不太正常的寧靜。


“父親所說的,兒子會牢記一生一世。”


“不止你要牢記一生一世,還要傳承下去,讓你的繼承人也牢記一生一世。”


“是,兒子明白。”


郭瑾點了點頭。


“明白就好,但願後代……罷了,也不急於這一時,阿瑾,再陪為父走走吧。”


郭鵬繼續往前走,郭瑾緊緊跟在了郭鵬的身後。


於是郭鵬又和郭瑾做了一些交談。


“為父學習五經,學習民學,為的是利用民學走到今天,而眼下,為父已經是魏國國君,地位完全不同了,為父和今後的你是一樣的,要以君學為主,明確分辨出民學裏那些給君設置的陷阱。


士人妄圖限製君權,提出了很多理論來限製君權,比如天人合一與天人感應,本質上就是為了限製君權,但是可笑的是,權力是絕對的,不會少,現在君被限製了,權自然被士人掌握,那麽士人的權,誰來限製?


他們所作所為,一切的學說,不過是為他們自己謀私利,而更可怕的是,他們用自己的學說優勢,把自己粉飾成了一朵潔白的蓮花,錯的永遠是君,對的,永遠是他們自己,強權的君王成了錯誤,放權的君王才是正確。


他們所追求的一切,那內裏的真意,就是他們自己做自己的主,他們從沒有把君和黎庶算在民這個範疇之內,他們所要的不過是他們自己做主,然後,為君和黎庶做主。”


郭瑾點了點頭,麵色凝重。


站在君的角度上看問題,頓時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一個暗流湧動危機四伏哪哪兒都是敵人的世界。


他有些擔憂,有些急切。


“方才父親說,民有四十萬,君隻有一人,那麽君隻有和黎庶聯手才能對抗民,聯手之法,又該如何?”


“不瞞你說,阿瑾,為父自己也在摸索。”


郭鵬緩緩向前踱步:“說是聯手,合二為一,但是真的做起來,太難了,因為眼下,君和黎庶之間,民是橫越其中的,君和黎庶難以直接接觸,不以民為媒介,君沒有精力去一個個的接觸黎庶。


但是為父知道,君一定要和黎庶有直接的聯係,這個聯係絕對不能被切斷,而最好的方式,就是打開一條前所未有的通道,讓黎庶也能做官,讓黎庶進入民這個範疇之內,這樣,君就可以直接接觸到黎庶了。”


“黎庶和民爭權?”


郭瑾忽然眼睛一亮:“這就是父親的方法?如此甚好!如此一來,江山無憂矣!”


郭鵬立刻搖頭。


“阿瑾,為父問你,黎庶和民爭權,到底是黎庶贏了好,還是民贏了好?”


“自然是黎庶,黎庶是君的盟友。”


郭瑾立刻回答。


“錯,誰贏了,都不會對君和黎庶更好。”


郭鵬搖了搖頭:“黎庶若贏了,黎庶就掌握了權,掌握了權的黎庶,就是民,不再是黎庶了,黎庶和民的身份,就可以轉換了,絕對不是一成不變的,為父可以從民變成君,黎庶也能變成民。”


郭瑾一愣,忽然意識到自己之前的想法很天真。


“那這……”


“這就是為父最為難的地方。”


郭鵬歎了口氣:“為父在地方以屯田製度為主,官府掌控土地,官府掌控稅收,又直接提拔底層的黎庶做村長,鄉長,不以士人做村長、鄉長。


以此在基層排斥士人的存在,為黎庶爭取生存空間,讓為父可以直接接觸到黎庶,提拔黎庶,保證君和黎庶之間的聯係,這是為父打壓民的一種方式,阿瑾,你明白嗎?”


“明白。”


郭瑾點了點頭:“若不這樣,民會蒙蔽我們,奪取黎庶的土地,奪取我們的賦稅,讓我們沒有錢可以用,又會把黎庶逼反。”


“對,但是真的做起來,為父卻發現,那些做了村長和鄉長的黎庶,一樣會欺壓沒有做村長和鄉長的黎庶。”


郭鵬搖了搖頭:“他們有權,心態一旦發生了變化,說不準什麽時候就會從心底裏變成民,而不再是黎庶了,這不是民和黎庶之間的問題,也不是政策問題,而是人本身的問題。


為父從民變成了君,開始用君的方式看待問題,把民當作敵人,可是之前,民還是為父的朋友,為父也在用民的方式奪取權力,在他們的幫助下才做了君,這個轉換,不會因為為父心裏明白而停止。


同樣的,黎庶和民之間的轉換,也不會因為他們心裏的明白而停止,人的想法,會隨著所處地位的不同而改變,阿瑾,昨日你還沒有這樣想過,但是今日,你已經從民,變成君了。”


郭瑾頓時理解了這段話的意思。


“父親所說的,兒子明白了,可是父親,這個問題,也是需要解決的,不是嗎?不能因為黎庶也會變成民,就不這樣做。”


“對,這樣做是必需的,黎庶會變成民的問題也要解決,不然遲早咱們還是會失去和黎庶之間的聯係,走上漢室的老路。”


郭鵬點了點頭:“但是辦法,為父還在琢磨,還在研究,若為父想到了辦法,一定會告訴你,不過阿瑾,你自己也要想辦法。


為父這個時候用的好的辦法,到你那個時候,未必好用,隨著時間推移,情況不會更好,反而到你那時,情況可能會更糟。”


“兒明白,兒子會認真思考。”


郭瑾也點了點頭。


“多去鄉野之間接觸黎庶,了解黎庶,與他們交談,知道他們想要的是什麽,知道他們所怕的是什麽,這對你的思考有好處,不要總呆在官衙內,要多出去走走。”


郭鵬拍了拍郭瑾的肩膀。


其後,兩父子便繼續行走在原野之上,一前一後。


而他們之間今日的交談內容,除了他們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


人們知道的,是郭鵬回到鄴城之後所公布的,郭瑾的婚事和曹昂的婚事。


ps:那個,在下明天要血戰麻將桌,就沒時間更新了,所以就咕了,先補一章以表敬意,咱們後天見,咕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