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九十九 陛下會永遠都高興和幸福的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魏王國的正式建立,預示著郭鵬距離稱帝隻有一步之遙。


隻要他願意,隻要他想,隻要他做。


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大結局之所在,大家正在為了大結局而緊鑼密鼓的籌備著。


而在這個檔口,郭鵬從鄴城起身,打起了魏王的依仗和車架,以魏王的身份前往雒陽。


此次前往雒陽,不僅是要去雒陽向小皇帝當麵謝恩,進行一場政治表演,然後還有一件偏私人的事情。


郭鵬前往雒陽的時候,帶上了蔡邕的兩個女兒,蔡琰和蔡琬。


蔡邕和鮑信一起,是之前那場政治風波的幸運的幸存者。


但是也不能這樣說,因為鮑信是一念之間得以幸存,蔡邕卻是怎麽作死,郭鵬也不會傷害他的,更何況這一次蔡邕因為生病,正好錯過了這一場政治風波,更為幸運的保全了自己。


那場政治風波前後,蔡邕都躺在病床上起不來。


就算蔡邕參與進去了,他的身份和他的經曆是也他的保命符。


郭鵬無論如何都不會殺蔡邕,相反,還要給他最高的待遇,把他高高捧起,讓他獲得超然的地位。


政治風波過去之後,鮑信大病一場,差點丟了性命,病情稍稍穩定之後,便向皇帝請求辭官。


很快,“皇帝”允許了鮑信的辭呈,但是鮑信卻不得回到家鄉,隻能舉家遷移到雒陽,終身不得回到兗州。


鮑信為此私下裏寫信向郭鵬請求讓他回到家鄉,可是得到的結果卻是不僅自己一家子,連同兄弟鮑韜一家子一起被送到了雒陽。


鮑韜遭到了牽連,被解除官職,全家一起從泰山老家送來了雒陽,連家族戶籍都被強製更改。


家族土地、產業、人口被沒收,又在雒陽外批了一塊荒地給鮑氏,讓他們『耕讀傳家』,算是對他們最後的溫柔。


沒有任何可以商議的餘地。


鮑信為此鬱鬱寡歡,卻不得不寫信向郭鵬承認錯誤,表示感謝,以此換取苟延殘喘的機會。


他是真的心存感謝的,因為他算是幸運的,至少一家人都保全了。


臧洪和荀彧卻都已經死了,家人也未能得到保全,一幫女眷,今後的淒慘可想而知,並且無人敢施以援手。


比起這兩人,鮑信覺得自己實在太幸運了。


雖然不敢說今後是否還有前途,不敢說今後是否還能重新回到郭魏中央,但是不管怎麽說,到底還是活下來了,隻要能活下來,那一切就都還有希望。


鮑信是如此樂觀地看待一切的,畢竟他是郭鵬獲取兗州的最大功臣。


他相信郭鵬還是念這份情的,所以自己活下來了。


而蔡邕的病情雖然緩緩恢複,但是聽說了朝堂的可怕變故之後,受到了驚嚇,病情又有了反複,於是郭鵬就趁著這個機會,把蔡邕的兩個女兒和蔡夫人一起帶去雒陽照顧蔡邕。


蔡邕的兩個女兒都是有時間的。


蔡琰獨居在家,蔡琬待字閨中。


之所以之前沒有陪著蔡邕一起去雒陽,是蔡邕覺得雒陽尚未營建完成,所以就沒有把家人帶去,而是孤身一人前往赴任,想著等雒陽營建好了再把家人帶過去。


現在倒不必了,郭鵬帶著一家子來了。


說起來,郭鵬有點為蔡琰感到不值。


郭鵬把蔡邕接到青州保護起來之後,勢力很快擴展到了兗州,在這個時候,蔡邕向郭鵬推薦了自己很看好的士人河東衛覬。


衛覬是衛青的後人,家族河東衛氏是豪門,郭鵬接納了衛覬,安排他試任縣令等職位,做得不錯,頗有政績。


之後,蔡邕就和河東衛氏商議了婚約,把長女蔡琰嫁給了衛覬的族弟。


郭鵬特意去看了,此人並非是那個衛仲道。


經過詢問,郭鵬得知那個衛仲道在董卓之亂時期已經病死了,蔡琰所嫁的是另外一個衛氏子弟。


之後,為了給蔡邕麵子,照顧到蔡琰的未來,郭鵬作為半個娘家人,就提拔了蔡琰的丈夫做官,先是納入幕府,給了郭氏故吏的名分,然後外放了濟陰郡的一個縣令,試行能力。


說巧不巧,呂布進犯兗州之前,蔡邕正好生病,蔡琰於是回到了青州齊國探望蔡邕。


就在那個時候,呂布率兵攻擊兗州,濟陰郡淪陷,蔡琰的丈夫作為郭鵬直接提拔的親信,居然投降了。


因為郭鵬的反擊夠快,所以他僥幸未死,事後,他試圖掩蓋自己投降的事實,但是投降的事情被幸存的佐官如實匯報給了郭鵬。


你丫的就是逃跑也比這樣好吧?


當時逃跑的官員也不是沒有,投降的自然也有,可是身為郭鵬一手提拔的親信,代表著郭鵬乃至於蔡邕本人的顏麵,你這樣投降,打了何止一個人的臉?


這個事情讓郭鵬頗為不滿,下令將此人革職,永不敘用,並且對衛氏也逐漸疏遠,不久之後尋了一個接口,把衛覬貶官,貶去做了一個縣令,拿下河北之後,又把衛覬貶到並州邊地做縣令了。


而因為這件事情,蔡琰覺得悲傷又羞愧,正好和丈夫也沒有子嗣,一氣之下就請郭鵬做主,與丈夫離婚,回到了娘家侍奉蔡邕和蔡夫人。


本來這場婚姻就是聯姻性質,是蔡邕決定的,蔡琰當然沒有反對,現在丈夫如此丟人,蔡琰丟不起這人,蔡邕自然也丟不起,郭鵬一說,蔡邕就答應了,主動和衛氏談妥了離婚之事。


這件事情之後,蔡邕似乎對自己看後生的眼光產生了懷疑,麵對女兒哀怨的眼神,蔡邕覺得愧疚,且大失顏麵,此後很少再向郭鵬推薦後生,也一直也沒有給蔡琰找下家。


之後就一直到現在。


期間,蔡邕也不是沒有和郭鵬聊起這件事情,郭鵬也推薦過幾個自己比較看好的青年才俊給蔡邕,想著為蔡琰找個夫家,不過都被蔡邕回絕了。


蔡邕覺得自己虧欠了女兒,所以還是想等著蔡琰自己什麽時候想開了,再談這件事情。


就眼下看來,蔡琰還是看不到想開的跡象,反倒是習慣了這樣的日子,宅在家裏做妹控,然後讀書彈琴寫文章,小日子過得美滋滋。


不過這樣的日子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郭鵬來到雒陽所要辦的私事,就是和蔡琰的妹妹蔡琬有關。


抵達了雒陽之後,郭鵬率先去拜見了小皇帝。


之前那件事情似乎讓小皇帝有些不安心。


因為之前一直伴隨他打麻將的三個人瞬間死了兩個,還有一個辭職不來了,他誰都見不到,覺得非常不安心,直到郭鵬來到了這裏。


看到郭鵬,小皇帝像是看到了親人一樣,抓著郭鵬的胳膊就向郭鵬狠狠的吐槽荀攸。


“我什麽都沒說,荀令君就說遵旨什麽的,明明我什麽都沒說,郭卿,荀令君是不是不聽我的命令?我不喜歡他。”郭鵬笑了笑。


“陛下放心,我會為陛下訓斥荀令君的,不過荀令君也是為了陛下的安慰考慮,陛下可知道,之前荀彧和臧洪他們可是想著要謀害陛下的。”


“啊?他們要害我?”


“是啊,他們是不是總是在陛下麵前讓陛下多讀書?”


“是啊。”


“那就對了,他們心存惡念,見勸說陛下讀書不成,覺得陛下不配做漢天子,所以才有這樣的想法,想要除掉陛下,換另外一個人來做皇帝。”


郭鵬這話一說出口,劉健的麵色頓時一緊。


“誰?”


“陛下是在問他們的選擇嗎?”


“對,他們想換了我讓其他人做皇帝?”


郭鵬明白了小皇帝的心思。


“是的,這就是他們的打算,所以陛下,荀令君的做法雖然有些不太妥當,但是荀令君一心為了陛下,如果可以,希望陛下不要誤會了荀令君,荀令君是忠臣。”


“我知道了……”


劉健的麵色有些不好,然後看了看郭鵬,小心翼翼地問道:“郭卿,如果有人想要奪我的皇帝位,不讓我繼續做皇帝了,你會保護我嗎?”


“那是自然的。”


郭鵬微微笑道:“陛下是覺得沒有了皇帝之位,就不能像現在這樣快活了,是嗎?”


“唔……郭卿懂我。”


劉健一臉心思被戳破的樣子,笑道:“做皇帝太高興了,有吃有喝有穿還有的玩,沒人管束我,這太幸福了,我想一直做皇帝,一直過這樣的生活,郭卿,你會保護我的,對嗎?”


郭鵬點了點頭。


“對的,臣會保護陛下,陛下會永遠都這樣高興和幸福的,臣保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