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八十四 魏軍在戰場上從來都是十分主動的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看上去,宋建的軍隊也不是很差勁的樣子。


“觀其軍,隊列整齊,裝備也不算太差,旗幟也算鮮明,在涼州也算是一支勁旅,難怪能在這樣的地方割據十五年而不被消滅,這是一塊硬骨頭,不好啃,咱們得小心一點。”


陳宮如此說道。


曹仁的看法卻不太一樣。


“他們十五年間就沒有打過多少仗,依靠地勢和人數,往往可以直接將敵人逼退,因此缺乏戰鬥經驗,雖然隊列整齊,但是咱們剛訓練出來的新兵,隊列比他們整齊多了,咱們的精銳身經百戰,戰鬥經驗豐富,是這群人可以相比較的嗎?”


陳宮覺得曹仁的這個看法有點意思,他們割據在這些地方,戰鬥的機會不會很多,大兵團作戰的經驗更是稀少,真的交手,他們真的是對手嗎?


那可不好說。


有了這樣的想法,陳宮也就支持曹仁和他們麵對麵幹一場。


於是曹仁立刻排兵布陣,讓曹休做前部督,直接統領部隊和宋偉作戰,想著用這支敵軍給曹休練練手,看看曹休這些年進步的如何。


郭鵬還是很看好曹休的,所以囑咐曹仁在行軍之中不要忘記給曹休領兵作戰的機會,讓曹休也曆練一番增加經驗。


很快,宋偉那邊也開始排兵布陣,雙方的大戰一觸即發。


魏軍在戰場上從來都是十分主動的。


魏軍麵對敵人從來不曾畏懼,多年來的戰鬥勝利讓他們充滿了戰鬥意誌,充滿了勝利的信心,所以這一戰也是毫無疑問由魏軍主動發起進攻。


進攻的模式和之前一樣不曾改變,首先就是用數量龐大的強弩發起遠程火力打擊,狠狠打擊敵軍的氣焰。


“放!”


曹休一聲令下,大量強弩手鬆開了自己用力抓住的弓弦,將粗長堅硬的弓矢一口氣射了出去。


無數弓矢劃破了長空,以一往無前之勢衝向了宋偉的軍陣,覆壓其上,宋偉根本不曾預料到魏軍有數量如此巨大的射程如此遙遠的強弩,魏軍的箭雨霎那間就將宋偉的軍陣壓出了一個缺口。


大量沒有大盾保護的軍兵慘死在箭雨之下,被釘死在了地上。


死掉的還算是幸運,至少就那麽一瞬間,沒有一丁點的痛苦,而沒有被殺死卻被箭矢穿透了身體的某一部位的人就難過了,嚎哭不止,卻沒有人能救他們,大部分隻能淒慘的死在地上。


魏軍箭雨打擊不停,宋偉傻眼了,完全不曾預料到魏軍的箭雨打擊如此凶悍。


眼看著自己的軍隊不斷損失人馬,不斷的有人試圖後退,宋偉隻能咬牙敲響戰鼓,下令軍隊全速向前,和魏軍對撞在一起,以肉搏戰逼迫魏軍不能繼續使用強弩。


要說這宋偉也不是個慫人,他的軍隊也不是弱雞,還就真的頂著箭雨快速向前衝了,還真沒有那麽快的崩潰掉,看起來的確有點本事。


這支軍隊裏有漢人,有羌人,有匈奴人,還有其他不知道民族的雜胡混雜其中,堪稱一支混成部隊,戰鬥力強悍性格剽悍的士兵不在少數。


麵對魏軍的打擊,最開始,他們並不害怕。


這樣的軍隊中原也有,魏軍強大發展的過程之中,也屢次遇到了各大軍閥麾下的精銳部隊,和這些精銳部隊激烈交手,無一例外都靠著更強大的戰鬥力堅持下來了。


魏軍和非常多的對手交過手,和很多地區的軍隊交過手,積累了豐富的作戰經驗,越打越強,越打越強,這是很多軍隊所不曾擁有的經驗。


宋偉的軍隊很快衝到了魏軍陣前,他們麵對的是魏軍整齊的軍陣,高大的大盾和雪亮的長矛。


長矛手們拚命用長矛發動刺擊,盾兵們竭力保護自己的戰友,魏軍戰陣在宋偉大軍的衝擊之下穩如泰山,不斷地給予宋偉的軍隊以大量的殺傷,將他們殺的血流成河屍積成山。


魏軍也從來不喜歡呆在原地,一定是要向前進的,一邊殺敵一邊向前推進,一步一步把對麵敵人的軍陣往後推,推到他們步伐紊亂不能保持統一整齊的軍陣為止,如此一來,則敵軍必敗。


魏軍的戰術已經演練的相當完善了,無論是麵對步軍還是麵對騎兵,魏軍都有強大的應對能力,麵對眼前這支軍隊更是如此。


短暫的交手之中,陳宮已經看出了這支軍隊的弱點,看似強大,隊列整齊,但是彼此之間的配合的確很生疏,完全不像是久經戰陣的樣子。


絕佳的地理位置的確讓他們得以安然割據,然是因此而缺少對手也是個不能忽視的問題。


沒有經過真正的搏殺,軍隊和士兵就不能成長,這支關起門來稱王的軍隊麵對身經百戰的魏軍之時,最初還能靠著血氣之勇和魏軍正麵對剛,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配合和氣力上的問題就開始凸顯了。


戰鬥一個時辰之後,魏軍的氣力依然飽滿,長矛手依然挺著長矛突刺,盾兵依然頂著大盾抵抗,他們的戰鬥力依然維持。


而宋偉的軍隊支撐不不下去了。


麵對魏軍持續的進攻,他們氣力不支,體力跟不上,隻是稍微一個恍惚,就被魏軍長矛手給刺死,大量一線堅持的軍兵被刺死,軍陣開始混亂,士兵開始潰散。


他們開始無法對抗魏軍的犀利進攻,開始潰退了。


適時的,曹仁投入了騎兵,開始威脅宋偉的兩翼,宋偉也把騎兵投入進來對戰,但是不是魏軍騎兵的對手。


一番交手之後,宋偉的騎兵潰退,魏軍騎兵開始從兩翼迂回包抄,有截斷宋偉的退路的趨勢。


宋偉發現了這一趨勢,立刻將後軍派到後方確保後路的安全,又把自己的親兵派上前線去作為督戰隊,試圖保證後路的同時,遏製前軍潰退的潮流,以堅持戰鬥。


督戰隊大肆砍殺潰兵以阻擋潰退,但是結果並不好,魏軍的進攻愈發的犀利,宋偉所部軍隊的體力則快速耗盡,潰兵對魏軍的恐懼完全超過了對督戰隊的恐懼。


他們一擁而上懟翻了督戰隊,快速向後奔逃。


戰場的局勢自此無法扭轉,曹休率軍迅速突擊,宋偉大驚,立刻在親兵的保護下向後退。


宋偉都跑了,軍隊自然無法繼續抵抗,很快便兵敗如山倒,曹仁揮軍掩殺,殺的宋偉大軍潰不成軍。


這場正麵交戰讓宋建的軍隊損失慘重,兩萬軍隊折損近半,還被俘虜了兩三千人,隻有少數人跟著宋偉一起撤退。


宋偉被迫後退,而曹仁則順勢將軍隊推進到了前往枹罕縣的必經之路的要道口,也是宋建著重設防的地方。


曹仁觀察了一下,發現宋建在通往枹罕縣的必經之路的要道口設置了一座要塞式的軍營,用木料和石頭予以建築,看上去頗有幾分雄關的味道。


但也就是頗有幾分,大概一兩分的樣子,比起函穀關和正在建造的潼關,那感覺就和小孩子堆積木一樣,實在不入眼。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