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八十三 郭鵬不需要涼州人的配合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郭鵬派去涼州的密探把消息傳回來的時候,郭鵬是很生氣的。


老子努力了十八年才做個人,又努力兩年,才做個魏公,做個公國的國君,你倒好,打一開始就直接稱王做國王了!


天下間還有這樣的道理嗎?


滅了你,必須滅了你。


而且理由十分充分。


你丫的膽子也太大了,真的是太大了,郭鵬最開始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也是愣了很久,不知道這家夥哪裏來的底氣,居然敢稱王。


不過具體了解了一下,郭鵬也明白了。


他割據的枹罕縣一帶隻有他這一個勢力,他拉攏了枹罕縣附近的漢人豪強和羌人部落,大概整了三萬多兵馬,依靠枹罕縣周邊易守難攻的地形,關起門來稱王。


而其他各方勢力有的自身難保,有的覺得枹罕縣實在是不好打,於是從黃巾造反那一年開始,愣是讓他逍遙自在做國王做了十五年之多。


枹罕縣附近還真是群山環繞,整個態勢是易守難攻,道路隻有一條,隻要把這條道路給封鎖了,就基本上很難打進去。


他所擁有的那三萬軍兵有漢人,有羌人,還有其他雜胡,揉合在一起也算是有些戰鬥力,戰鬥力還不弱,所以愣是讓他逍遙自在了好久好久。


盡管如此,郭鵬也不打算讓他繼續逍遙下去了,這個家夥必須要滅掉。


於是曹仁就帶兵過去了,去之前把周邊的地理環境和宋建的軍事駐防之類的給搞的比較清楚,還花錢買通了線人,得知了枹罕縣內部的一些情況,比如軍備之類的。


曹仁和陳宮計劃著也不搞什麽計謀,就直接懟過去,他們設防,曹仁就用投石機予以摧毀,正麵懟,看看誰更強。


對付一個小小的草頭王還要玩計謀,未免太瞧不起魏軍的戰鬥力了。


拿下這個宋建,隴西郡就沒什麽值得在意的對手了,剩下的一些羌胡雜兵還有漢人豪強也不會被曹仁和陳宮放在眼裏。


郭鵬的命令是這些參與過叛亂的當地豪強全部殺光,包括馬家、韓家等著名的當地豪強家族。


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部都是背叛過漢帝國的,作為大漢忠臣,郭某人要為不幸喪命的先帝報仇雪恨,讓這些參與過叛亂的豪強付出代價。


曹仁和陳宮深深理解了郭鵬的赤膽忠心,於是秉持著趕盡殺絕的理念,揮軍北上,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十多年的自由混亂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強者要回來了!


曹仁進兵的同時,關羽和夏侯淵取得了很大的勝利,基本上是節節勝利,各郡各縣沒有可以阻擋魏軍的力量,縣城很快就被拿下。


縣城周邊的豪強莊園損毀的很多,也有完好無損的,關羽和夏侯淵就按照命令縱兵毀滅之,劫掠之,把莊園主幹掉,將莊園裏的人口全部俘獲,帶走,以為將來屯田之用。


其他各州各郡的掃滅豪強行動多少需要一些名目,有些還不能輕易的動。


但是涼州就不同了。


遍地反賊,自己把自己的路給走絕了,基本上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能扣上反賊的帽子幹掉,而且郭某人還最擅長落井下石,這個時候一個反賊的大帽子扣上去,那就是抄家滅族,根本沒的說。


這幫生活在修羅場裏的豪強也應該殺掉,不然留著他們,以後還不知道要鬧出什麽禍事來。


涼州亂的太久,太劇烈,不狠狠的用一下武力,就樹立不起全新的中央政府的權威,而中央政府的權威強盛與否,將決定郭魏政權能否在涼州建立穩固的統治。


郭某人需要的是善於屯田的屯田民,是工具人,不是一群不僅糧食能自給自足,甚至還能自己打造兵器甚至打造盔甲的不穩定分子。


自從宣布鹽鐵官營之後,郭某人就不再允許私人冶鐵了,隻允許官方直營的店麵冶鐵。


尋常百姓家裏需要菜刀和農具,就要去官方直營的店鋪去買,其他地方不準買賣,誰家購買的還會有記錄。


嚴格限製民間武力,以減少民間自西漢以來盛行的豪俠橫行的風氣,減少民間私相持械鬥毆的次數以及所帶來的危害,降低治安壓力。


同時,防備有人鬧著造反,防備有人趁著郭某人調動大軍的時候讓郭某人後院起火以威脅郭魏政權的統治。


郭某人在這一點上是完美繼承了家族的法學傳統的,雖然不至於學習秦始皇鑄造十二金人,不過也不會差到哪裏去。


內地各州郡如此,涼州就更是如此。


哪怕是那些得到保留的莊園,也不再允許冶鐵,地方官員會帶人挨個兒的搜查家中的冶鐵設備,然後全部按照市場價賣給官府。


為了更好的推行這個政策,郭某人還讓麾下重臣們帶頭。


家裏有莊園的,就把自家莊園裏的冶鐵設備和鐵匠都交出來,郭鵬也不搶,給一筆錢,買過來。


李典家族還是表現最好的,帶頭遵從,交出了鐵匠戶一百三十六戶,交出了冶鐵設備和煉出來的鐵一千五百多斤,郭鵬予以表彰。


有了李典家族帶頭,其他各大豪強莊園也紛紛配合,交出了鐵匠戶和打鐵設備,不敢違抗郭鵬的命令。


郭鵬是下了命令的,若不交,視為反抗朝廷,一並處置。


現在這些涼州大戶家家戶戶都有冶鐵設備和鐵匠,自己打鐵,打造武器盔甲,還能生產糧食,平時還有私人武裝部曲,個個都是武裝小團體。


到時候萬一涼州有變,有人振臂一呼,這棒子豪強分分鍾就能拉起一支軍隊開始攻城略地。


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郭某人沒那麽多精力防著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刀切,廢了他們的武功。


所以這樣的涼州豪強,郭某人怎麽可能允許他們存在呢?


大軍所到之處,涼州漢胡豪強莊園全部夷平,主動歸降的給予優待,負隅頑抗的夷其族,焚其莊園。


漢陽安定隴西等郡的豪強勢力被魏軍以迅猛的打擊打崩潰,幾乎被一掃而空,連根拔起,魏軍所到之處,就沒有哪戶豪強可以全身而退的,全都被扣上了反賊的帽子算賬。


和其他州郡不一樣,郭鵬統治涼州已經不需要涼州人的配合了。


十多年的發展,他已經有足夠的官員隊伍和統治經驗,有足夠的統治能力,可以派遣足夠的人手把涼州原有的政治經濟生態全部毀掉,在廢墟上重建屬於他的政治經濟生態,在涼州建立屬於郭魏政權統治。


他已經不再需要涼州人的配合了。


所以這場仗打起來異常凶猛。


現在的涼州是這樣的,將來的遼東也是這樣。


這些邊地本身就缺少士族存在,缺少輿論方麵的壓力,而且造過反,郭某人有明確的理由,那麽好的機會,那麽好的毀滅豪強奪取人口的機會,郭某人可不會放過。


關羽和夏侯淵進軍順利,曹仁這邊也順利接近了枹罕縣,根據眼線的匯報,宋建那邊已經偵查到了曹仁大軍前來討伐,正在緊急準備抵抗,要曹仁小心一些,不要陰溝裏翻船。


曹仁冷笑連連,帶著大軍直接推進,於半道上遭遇到了宋建所部軍隊的抵抗。


這支軍隊的領軍者是宋建的長子宋偉,宋偉帶著兩萬軍兵前來迎戰曹仁,大概是想要在自家門口把曹仁打敗,展現自己的威武,以此讓曹仁意識到自己不好惹。


這是宋建維持十幾年割據的慣用手法。


不過這一次,他們撞到了鐵板。


字麵意義上的鐵板,因為魏軍的裝備比較重,比較硬,比較精良,一般人和武器是奈何不了魏軍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