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七十八 關羽圍攻襄武縣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關羽不負眾望,果斷率軍前進,擺出了極其強悍的進攻姿態,在襄武縣南大破馬休率領的部隊。


年輕的馬休根本不是身經百戰的關羽的對手,卻並不正視關羽,想著關羽殺死了自己的兄弟馬鐵,一門心思要為兄弟報仇,滿滿的都是戰鬥的欲望,看起來十分凶殘。


但是關羽隻會比他更加凶殘。


剛一交手,馬休就被關羽的氣勢壓倒,所率領的軍隊根本不是關羽率領的軍隊的對手。


關羽的軍陣十分犀利,進攻姿態十足,打一開始就是為了進攻,順便輔以強大的遠程火力打擊。


馬休的軍隊還沒有和關羽正麵對撞就損失過半,正式對撞了又被關羽撞的頭破血流,沒一會兒就潰敗了。


關羽把馬休打的屁滾尿流的逃回了襄武縣城,然後縱兵掃蕩襄武縣周邊,大肆破壞襄武縣周邊的軍事設施,把襄武縣給孤立了。


曹仁抵達的時候,關羽已經籌備著圍城攻打了。


馬超再輸一陣,心中惶恐不安,又氣憤難耐,覺得自己失去了弟弟,實在是痛苦難當,於是忍住不安,再次不聽馬騰據城死守的命令,而是主動出擊,要和曹仁與關羽打野戰。


馬超就像是始終不接受教訓一樣,明明沒打贏過,卻偏偏要打贏魏軍才肯罷休,似乎是要證明自己的戰鬥力和勇武。


建安元年六月十二,馬超和曹仁在襄武縣城以南數裏處展開了激戰。


馬超依舊使用涼州兵的看家本領,列軍陣和魏軍軍陣互懟,魏軍軍陣明顯技高一籌,雖然馬超不顧一切的將自己身邊的精銳親兵都給投入進去對抗魏軍,卻依然不能抗衡魏軍。


魏軍主力在關羽的指揮下步步向前壓迫涼州兵,攻擊姿態遠遠超過了馬超的預料,涼州兵的軍陣漸漸有不穩的趨勢。


其實剛開始兩軍一度勢均力敵,馬超也的確不弱,戰鬥意誌也非常堅強,但是涼州兵的體能堅持不了太久,而魏軍士卒的體能卻明顯強於涼州兵。


魏軍士卒吼叫著刺出手裏的長矛,揮出手裏的環首刀,步步向前,穩紮穩打,一路將涼州兵的軍陣往後推。


涼州兵難以抵抗,步步後退,軍陣逐漸崩潰,直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龐德屢次苦勸馬超不要帶兵和魏軍野戰,馬超不聽,說要為弟弟報仇,結果自然是慘敗,難以收拾,在全軍潰退的時候,還是龐德死命拉著馬超往回跑,馬超才得以從戰場上脫身。


這一仗打下來,馬超不僅沒有為弟弟報仇,還把另外一個弟弟馬休的命給搭上了。


還是關羽幹的。


關羽在大破涼州軍陣的時候逮著了馬休,縱馬奔馳,緊追不舍,殺死了馬休所有的親兵,然後一矛將馬休刺於馬下,將他殺死,馬超於是又失去了一個弟弟。


等馬超逃回襄武縣城,見著剛剛帶兵趕來的馬騰的時候,頗有些無言以對的滄桑感。


馬騰得知自己的兩個兒子命隕戰場,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本來馬騰帶來的人是來助戰的,馬騰要能打贏,他們才會心安,結果剛來襄武縣就得知馬超慘敗一陣,連自己的弟弟都死了的消息,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意識到魏軍還是魏軍,戰鬥力強悍。


不是他們可以對抗的。


而且這一次馬騰也是把魏軍得罪慘了,看起來這馬騰和郭鵬的蜜月期還不到半年就要宣布結束了。


未免也太快了點。


於是大小軍閥們開始思考跟著馬騰繼續作戰的得失,倒是羌人對馬騰比較認同,而且懂漢語的不多,依舊跟隨馬騰作戰。


不過眼下局勢撲朔迷離,也不知道曹仁究竟是個什麽情況,馬騰一直說自己被韓遂汙蔑了,要申辯,申辯的結果又遲遲沒有,搞得大小軍閥們也不知道該怎麽站隊,十分苦惱。


馬騰意識到現在需要解決的問題已經不是郭鵬什麽時候下令曹仁退兵了,而是這個仗就在眼前,自己的性命已經遭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襄武縣城外魏軍已經列陣準備攻城,而他隻能抵抗,抵抗到郭鵬的命令抵達,或是曹仁自己意識到問題。


可惜,馬騰不知道這兩個選項從一開始就是沒有的。


郭鵬就是要曹仁弄死他。


“曹子孝完全不聽我們的申辯,極有可能是急著想著立軍功,為此根本不顧我們的清白,眼下,我們沒有別的退路,隻能硬抗到底,耗盡曹子孝和韓遂的糧草。”


馬騰找來了龐德,吩咐謹慎的龐德帶兵守城,然後自己怒斥馬超一頓,把馬超關了禁閉,說損兵折將的事情之後再和他算。


馬騰算是對馬超失望了,發現這個兒子除了猛衝猛打之外一無是處。


現在其他兩個兒子又死了,實在舍不得馬超也出事,所以就讓龐德暫時統兵,又讓自己的侄子馬岱做龐德的副手,負責守城。


於是從六月中旬到七月,差不多半個月的時間,龐德和馬岱主持守城,將關羽指揮的討伐軍攔在了襄武縣城外,擊退了關羽的十數次攻城,算是有所成就。


之後關羽就停止攻城,一直等到了投石機的到來。


投石機行動緩慢,來的比較慢,等投石機部隊來了之後,關羽果斷將投石機當作了攻擊的主力,巨大的石彈在空中飛舞,然後狠狠砸在了襄武縣城城牆上,引起了涼州聯軍的極大震動。


韓遂站在遠處看著新型配重投石機的攻擊力度,心下一陣顫抖。


他發現魏軍使用的投石機和當初在關中戰場使用的投石機不一樣了,射程更遠,使用的石塊更大,準頭也更準了。


進化了,這是進化版本。


幸好自己不是魏軍的敵人……


韓遂如此安慰自己。


但是龐德和馬岱就無法安慰城上的守軍了,他們在魏軍激烈的轟擊之下崩潰不已,紛紛棄守城牆去逃命。


關羽瞅準時機一聲令下,全軍總攻,魏軍推著井闌和雲梯衝上了城牆,跳到城牆上和城上守軍激烈肉搏,刀刀見血,城牆上刀光劍影血花四濺,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無數人喪失生命。


越來越多的魏軍湧上城牆,涼州兵不斷的潰退,龐德和馬岱拚命的帶兵廝殺,試圖阻止魏軍的進攻,但是魏軍的進攻過於犀利,涼州兵雖然強悍,但是難以阻擋魏軍優勢兵力和兵器的優勢。


涼州兵的戰刀和魏軍的戰刀對拚,魏軍戰刀完好無損,涼州兵的戰刀就折斷了,下場當然是被魏軍殺死。


就算身體相對強壯且更加凶悍的羌兵,魏軍麵對的時候也絲毫不落下風,和羌兵打的有來有回,慢慢的將羌兵壓製。


城牆下麵,魏軍士卒推著撞車凶猛的撞向了城門,城上城下一起進攻,將襄武縣城擊打的搖搖欲墜。


而就在這個時候,馬騰和馬超帶著羌兵和其他軍隊殺了出來支援城門守軍,試圖挽回即將兵敗的局麵。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