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七十六 夏侯淵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韓遂決定放開隴坻防線的時候,是建安元年的四月中下旬。


三天以後,曹仁得知了張既帶回來的消息。


“哈哈哈哈哈哈!光武帝四年才過去的防線,吾輩隻用月餘就能通過,魏公用計算無遺策!哈哈哈哈!”


曹仁得知韓遂決定放開隴坻防線讓他進入漢陽郡協助作戰,頓時高興的不得了,立刻下令整軍。


這個時候,修繕潼關的三萬軍兵已經有兩萬人被曹仁秘密調回,他們早已回到了長安大營待命。


曹仁立刻調動了長安大營的三萬兵馬,準備出戰。


曹仁以自己為主帥,令關羽和夏侯淵為輔助,三人一起進兵,越過隴坻,與韓遂合兵一處,在冀縣會師。


他們約定的時間是五月十五,結果到了五月初九的時候,韓遂麾下有人嘴巴不嚴實,泄露了消息讓馬騰知道了韓遂打算起兵作亂。


那個時候他並不知道韓遂作亂是因為喊了曹仁來幫忙,在他想來,韓遂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開隴坻防線讓魏軍進來的。


所以他以為韓遂是想做困獸之鬥,於是下令自己的兒子馬超領兵兩萬前去討伐韓遂。


“韓文約想來是看出來了我想做什麽,打算來個困獸之鬥,想著與我魚死網破,會那麽容易嗎?我是不會讓他得逞的。”


馬騰信心十足的表示。


馬超得到了命令,大喜,點起兩萬兵馬,帶著部將龐德,弟弟馬鐵馬休,一起向冀縣殺奔而來。


一路上馬超兵鋒銳利,連續攻破了阿陽、成紀和顯親三個縣,將韓遂打得措手不及無法抵抗,少數軍隊快速潰退。


好不容易等韓遂整理了一支部隊,交給閻行和成公英帶領去迎戰馬超,顯親縣也失守了。


好在當時正好是五月十五,曹仁率領三萬軍隊在韓遂的兒子的接應下安然穿過了隴坻防線,然後聽聞馬超率兵進攻韓遂而韓遂潰敗的消息之後,果斷率軍向冀縣馳援而去。


閻行和成公英率軍在渭水南岸設防,又在渭水北岸列陣抵抗馬超大軍。


當時馬超連戰連捷,不僅是馬超,連馬休和馬鐵都有些驕傲。


於是這兩人各率領一支騎兵當作先鋒向前衝,想著直接衝垮掉閻行,斬了閻行為兄長報仇。


結果兩人迎麵撞上了閻行和成公英的軍隊,閻行率軍擊潰了馬超的先鋒馬鐵,成公英擊敗了馬休,將兩人打得大敗。


這一場勝仗稍稍遏製了馬超進兵的兵鋒,將戰線穩在了渭水北岸。


稍後馬超親自趕到,對馬休和馬鐵戰敗的事實感到惱火,怒斥了兩個弟弟,讓他們後退,然後自己親自領兵向前。


馬超麾下近兩萬軍隊,主力完好,而閻行和成公英那兒總共才五千人,所以兩人也不戀戰,立刻渡水南歸,在南岸設防。


馬超數次派人強渡渭水都被閻行和成公英率軍擊退,氣的馬超在北岸大罵閻行,怒吼著讓閻行到北岸來決一生死。


閻行才不理他,繼續死守防線,將馬超摁在了渭水北岸難以渡過,以此爭取時間。


閻行和馬超鏖戰的時候,曹仁已經率領軍隊在冀縣疾馳,先鋒夏侯淵的速度更快,夏侯淵率領騎兵疾馳猛進,先曹仁和關羽一天半的時間衝到了冀縣城下,正好撞上了馬超攻城。


於是夏侯淵率兵一陣衝鋒,將馬超的攻城部隊擊退,城內的韓遂大喜過望,立刻開城迎接夏侯淵,將夏侯淵的先鋒部隊三千人迎了進去。


馬超之前強渡渭水七次,閻行和成公英的兵力損失嚴重,終於無法堅持,被迫撤退,這下子隻能撤到冀縣城內了。


韓遂不得已親自頂盔摜甲上城指揮守城,馬超在城下派人大罵韓遂背信棄義,陰謀造反,是叛逆之賊,他馬超親率天子之兵來征討韓遂是順應天意,讓韓遂立刻開城投降。


韓遂被氣的臉發紅,心想馬超學這一套倒是學的非常快,於是立刻發揮自己的嘴炮優勢,對著馬超一頓狂噴,把馬超噴成了叛逆。


韓遂罵馬超和馬騰首先攻打他,居心不良,分明就是要吞並他,他們才是反賊,自己才是漢的忠臣,這一切郭鵬已經知道了,還說郭鵬已經派大軍來討伐馬超了,讓馬超盡快束手就擒。


馬超哪裏相信韓遂的話,立刻指揮軍隊攻城,韓遂立刻還擊,雙方打得極為慘烈。


而就在這個時候,夏侯淵趕到了,一陣衝鋒衝散了馬超弟弟馬休的軍陣,衝入了城內。


其後,夏侯淵在城內豎起了魏後將軍夏侯的大旗,還豎起了魏軍的軍旗,夏侯淵親自登城告誡馬超,讓馬超立刻罷兵,否則魏公之兵一旦抵達,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馬超看著城上的大旗,心裏直犯嘀咕。


魏軍真的來了?


夏侯淵真的來了?


開什麽玩笑?


韓遂和魏軍勾結在一起把他們放入涼州了?


這無論是從時間還是從可能性上都幾乎不可能啊。


馬超根本不認為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基本上也不相信,繼續派兵進攻,結果遭到了城內軍隊的強烈反抗,連續四次攻城都被擊退。


馬超心裏繼續犯嘀咕,於是派馬鐵帶兵向隴坻方向前進,打算把隴坻收下,這樣才算是安全。


這個時候,馬超的部將龐德前來勸阻。


“看那軍隊的著裝樣式和旗幟,如何不與之前的魏公之兵相似?屬下擔心這真的是魏公之兵,將軍,我們還是先撤兵吧,韓文約弄不好是真的把魏公之兵喊來了,我們繼續攻打,就是在和魏公做對。”


馬超皺了皺眉頭,立刻搖頭。


“不行,我不信,韓遂怎麽可能會把郭鵬的兵喊來?他會做這樣的蠢事?咱們涼州人自己怎麽打都可以,把郭子鳳引進來算什麽?他來了,難道還會走嗎?”


馬超這個時候難得的清醒了一次,覺得韓遂不會那麽蠢。


本來韓遂也不會那麽蠢,可誰讓馬家父子對他壓迫太甚,讓他的求生本能湧了上來,求生本能一旦占據了主流,思想的深度就沒有了。


韓遂為了活命,還有什麽是做不出來的呢?


馬超不信,要派兵去奪隴坻,龐德則堅持認為現在應該撤軍,就算不撤軍也不應該貿貿然把馬鐵派過去,應該先派人去調查情況,查清楚了發生了什麽,然後在派兵不遲。


馬超沒聽龐德的,讓龐德繼續帶兵攻城,自己在軍營裏等消息。


結果還真的等來了消息。


當然不是好消息,而是壞消息。


馬鐵帶去奪隴坻的三千軍隊全軍覆沒,就回來十幾個被魏軍放回來報信的。


頭天馬鐵帶兵過去,第二天拂曉這十幾個人回來了,涕泗橫流的匯報說馬鐵被魏將關羽一刀斬了,全軍覆沒。


然後魏軍大軍距離冀縣最多不過兩個多時辰的路程,馬上就要到了,讓馬超趕快撤兵。


馬超的腦袋嗡的一下就一片空白,龐德大吃一驚,馬休直接摔在地上暈了過去。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讓人感到震驚了,馬超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卻有些進退失據,一邊咬牙切齒的痛恨魏軍,一邊卻又不敢正麵互懟,正在猶豫間,還是龐德站了出來。


“將軍,眼下還是立刻退兵吧,這裏不能繼續待著了,魏公大軍一旦趕過來,咱們就走不了了!”


龐德一陣呼喊把馬超給喊醒了,馬超立刻意識到龐德說的是對的,於是連連點頭。


“對……對!撤兵!撤兵!”


馬超終於下了撤退的命令,軍心大亂的涼州兵一窩蜂的退走了,向隴西郡退卻,城內的韓遂可算是大大的鬆了口氣。


“馬超那小賊走了,看來曹將軍大軍已經抵達了,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夏侯將軍,這一次韓某能渡過難關,全靠曹將軍和夏侯將軍啊,這一回事成,韓某必有重謝!”


夏侯淵打量了一番韓遂,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哈哈哈,那就多謝韓使君了。”


“使君什麽的還……哈哈哈哈哈!夏侯將軍過譽了!”


韓遂一張老臉笑的如同菊花盛開一樣:“魏公若屬意韓某,韓某絕對為魏公守好涼州,絕對不會像馬家父子那般背叛魏公!”


夏侯淵繼續笑,也不說話。


出兵之前,曹仁早就把這次作戰的目標告訴了他和關羽。


郭鵬才不相信韓遂,就和郭鵬不相信馬騰和馬超一樣,不過是為了利用他們之間的矛盾讓他們自相殘殺,給魏軍創造作戰的機會罷了。


這此行動十分順利,魏軍輕而易舉的就越過了光武帝劉秀四年才越過去的隴坻,消滅涼州割據勢力就在眼前,他們立下大功也就在眼前。


郭鵬可絕對沒有停止征戰的意思。


就他們看來,郭鵬是一個精力旺盛到有些變態的君主,戰鬥欲望很強,就如同他的生育能力一樣,是一個備受魏軍全軍崇拜的強大男人。


郭鵬要停止征戰享受權力?


聽到這樣的說法的時候,關羽和夏侯淵都很想笑。


他們同屬元從集團,時至今日,個個都認為郭魏集團的目標是建立一個不輸給漢的強大帝國,才不是簡簡單單的割據一方就開始享受權力和榮耀了,絕對不是這樣。


你們還在身旁酣睡,我們哪裏有榮耀可言?!


夏侯淵看向韓遂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獵物一樣。


不過韓遂自己可一點13數都沒有,完全沒有認清楚他的行為就是開門揖盜,就是在引狼入室。


郭某人的軍隊來了容易,走?


不存在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