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七十五 魏宵案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成公英覺得韓遂和閻行的想法是對的。


曹仁很受郭鵬的信任,權限很大,如果真的有好處有軍功,他有很大的可能會上鉤,會來幫助他們。


哪怕為此幹掉馬騰。


以魏軍的威望,隻要進入了隴右就能讓很多人戰栗不已,馬騰馬超父子立刻就會陷入窘境。


至於戰後……


老實說,北地郡和武都郡因為靠近郭鵬的領地,已經被不同程度的滲透了,馬騰對此無動於衷,更無能為力,韓遂就幹脆一點,直接把這兩個郡獻給郭鵬,隻要守好要道與隴坻就夠了。


這兩個郡足以誘使曹仁出兵。


現在曹仁果然被說服了,這下子,韓遂安全了!


成公英滿腹喜悅的帶著張既趕回涼州,準備商量具體的出兵事宜。


但是無論是他還是韓遂亦或是閻行,乃至於涼州的大小軍閥,沒有一個人是清楚郭魏政權的內部權力運作的。


他們並不清楚郭魏政權已經是一個相當成熟的政權集團了。


這個政權已經統治了接近三分之二的神州大地,並且將這三分之二的神州大地治理的相當不錯,是個很有成績的政權。


這個政權既然可以如此優秀的建立起統治,並且使之穩定,本身就具備著相當強大的武力和相對嚴密規範的政治製度。


中國人在設計政治製度這方麵從來沒有輸給過別人。


中國式的超大規模的中央集權製度是世界曆史之最,無論是規模還是精巧程度。


郭鵬是個徹頭徹尾的軍事強人和政治強人,軍事政治兩手抓,沒有絲毫懈怠。


軍事上建立了嚴密的職業兵製度和輪換駐防製度,政治上則建立了廣泛的屯田鄉村以掌控基層人口,又以軍事威權增加自己的權力,進而對西漢中後期以來逐漸坐大的地方勢力進行打擊和削弱。


因為地方勢力的強大,構成了對中央的嚴重威脅,深諳此道的郭鵬對此極為忌憚和重視。


他的目標就是先回到西漢,然後跳躍到唐宋,跨越因為沒有成熟的造紙術和印刷術而蹉跎的四百年分裂黑暗歲月。


所以但凡涼州這些人可以對郭鵬的思想有一點點的理解,或者說單純的多觀察觀察,也會發現,沒有郭鵬的命令和允許,給曹仁八十八個膽子,他也不敢私自調動一兵一卒。


更別說是在沒有知會郭鵬的情況下調動兵馬進行軍事行動。


因為這一切都在郭鵬的意料之中,他允許了曹仁這樣做,授意曹仁這樣做,所以曹仁才敢這樣做。


馬騰韓遂這幫人還是老思想,老樣子,以為郭鵬離開之後,關中大地就是曹仁的天下了,以為曹仁真的可以做主了,所以把曹仁當作了郭鵬的代理人,和他商量這件事情,換取他的出兵。


他們認為曹仁是有權力的。


曹仁的確有權力,權力還很大,他本身有魏國前將軍、京兆尹和長安大營總督的職位,郭鵬為了方便他辦事,還給了他一個關中總督的職位。


關中總督,顧名思義,就是關中一切事物的總督,關中之地的兵馬,政務,曹仁都有掌控並且決斷的權力。


但是曹仁如果要行使關中總督這個職位所規定的權力,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戰時』。


戰時,曹仁擁有關中總督的全部權力,可以調動全部兵馬和民眾,發動官員,進行戰爭。


在戰時,他擁有關中最高的權力,夏侯淵和關羽也要聽他的命令辦事。


而『戰時』這個定義該怎麽去認證,郭鵬也有明確的規定。


要麽,是外敵主動進攻關中之地,則關中之地就當然進入『戰時』。


要麽就是郭鵬決定發動戰爭,下令關中進入戰時。


這兩種情況下,曹仁就激活了關中總督的權力,擔任總帥,指揮戰爭。


平時,曹仁就是京兆尹,長安大營總督,換言之,曹仁沒有發動戰爭的權力,沒有主動讓關中進入戰時的權力。


在郭鵬的規定之外,哪怕真的有戰機出現,曹仁也不得發動戰爭,必須坐視戰機失去,哪怕之後郭鵬要為此付出兩倍三倍無數倍的代價,曹仁也不得發動戰爭,必須坐視不理。


同理,郭鵬手下任何在地方領兵的人都要遵守這同一條規定。


要麽是外敵主動進攻,要麽是郭鵬授權允許。


這是非常明確的。


張飛那麽剽悍的猛人,沒有郭鵬授權特許他無差別對鮮卑進行打擊,他連一個百人隊的騎兵都調不動。


從小隨著郭鵬一起長大,也被郭鵬從小揍到大,曹仁深知郭鵬強勢和說一不二的性格。


他作為魏軍的二把手,深得郭鵬信任,因此得到了關中總督這個職位,但是他的地位越高,甚至是二把手,他就越是謹小慎微,他越謹小慎微,平時越守規矩,郭鵬才會越信任他,給他權力。


如果有違背郭鵬的意誌的,結果隻有一個,死。


不是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河北之戰結束以後,當時郭鵬任命了一個早年長水騎兵隊出身的老兵擔任代郡守備,領兵鎮守代郡,防備鮮卑人的襲擊。


長水騎兵隊是郭鵬最早的部下,最親信的老兵部下。


當初郭鵬擔任護烏丸中郎將的時候,他們中有一部分放棄了長水騎兵隊的位子,跟著郭鵬去了上穀郡,這名老兵,魏宵,就是其中之一。


連魏宵這個名字和他的表字都是郭鵬給他取的,算是郭鵬一手提拔起來的中層軍官,絕對親信。


以他為代表的還有很大一群郭鵬的舊部老兵升職而成的中層軍官,他們是魏軍的中流砥柱。


魏宵有點能力,被郭鵬提拔做了代郡守備以積累經驗,試行能力。


照常理來說,魏宵是非常熟悉郭鵬定下的軍規和各種規矩的,結果當時魏宵派出去的偵察兵偵察到了一個鮮卑部落南下的消息,於是決定調動代郡守備兵一千人出擊。


當時他的部下有勸阻他的。


部下說守備沒有郭鵬的命令不能主動出擊,這是軍規,違背軍規是要受到懲處的。


魏宵則認為自己是郭鵬最早的舊部,身份特殊,而且這個部落南下很有可能就是來侵略的,他主動出擊也是可以禦敵於國門之外,免得他們打過來再被動防禦。


然後他出擊,苦戰一番將那個部落屠滅了,帶了一批戰利品回來,耀武揚威的向郭鵬請功,結果沒有等來賞賜,反而等來了虎衛親兵。


虎衛親兵把魏宵帶去見了郭鵬,郭鵬沒見他,直接派人按照軍規審訊魏宵,得出來的結論是魏宵違背郭鵬的規定,按律當斬。


當時很多人為魏宵求情。


說他不過是主動出擊,不想鮮卑人打過來再被動防禦,然後打敗了鮮卑人,立了功,最起碼也是功過相抵,不至於砍頭。


而且魏宵一路追隨郭鵬,立功很大,要是貿然殺了他可能會引起軍心震動,這對於軍心很不利等等。


郭鵬大怒,貶斥了幫魏宵說情的軍官二十三人,將他們全部貶去做了輔兵,然後親自下令,堅持斬了魏宵。


魏宵死後,郭鵬派人把這個事情向各地守備官和軍營宣講一遍,並且十分嚴厲的重申軍規——


哪怕被動挨打,都給我等命令,沒有命令,誰敢主動率兵出擊,就算打了勝仗,回來也是死罪。


軍令如山,沒有任何人情可言。


這件事情發生之後,極大的震動了當時剛剛打敗袁紹而驕傲無比的魏軍軍官和將士。


各軍立刻組織了軍規集體學習和背誦,尤其在出擊作戰的規定上下了大功夫,連在軍營裏做雜役的輔兵都被要求背誦相關條例。


郭鵬秉持著自己一貫以來的治軍理念,他認為世上沒有兩全的事情,所以兩害相權取其輕,堅持斬殺違背命令的獲勝之將,保證軍規的堅決執行,以此維護軍規的地位,維持他對軍隊的絕對掌控。


魏宵案發生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挑戰軍規了。


麵對軍規,上至曹仁下至一個普通輔兵,沒有一個人敢違背。


哪怕戰機就在眼前,沒有命令,也給我眼睜睜看著戰機失去!不準動!


可以說魏宵案的發生,讓當時躁動不安有衝擊軍規約束的魏軍狠狠的挨了一棒子,被打的頭破血流,再也不敢有類似的想法。


因為郭鵬是真的敢殺人,無論是誰,隻要越過紅線,他就殺。


曹仁有理由相信,當時曹洪之所以沒有被殺,是因為曹洪犯的是貪汙罪,是一種普通的罪,而沒有違反軍隊裏真正的紅線。


如果曹洪違反的是紅線,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郭鵬絕對不僅僅隻是打他一頓就饒了他。


在郭魏政權這個成熟的政治集團之中,早已形成了完善的規章製度,並且依照這樣的規章製度運轉,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涼州人自己散漫慣了,就以為所有人都是散漫的,在這樣不對稱的信息了解程度之下,他們被算計的死死的。


韓遂和閻行包括成公英在內,是真的認為曹仁單獨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單獨決定配合他們打擊馬騰,獲取二郡,以此向郭鵬邀功。


這樣的模式就讓他們很放心了。


於是在張既的勸說下,韓遂安排擔任漢陽太守的閻行放開最關鍵的隴坻防線,以此讓曹仁率領軍隊進入漢陽郡與他合兵一處,然後打擊馬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