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六十 更加努力的享受九九六的福報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在十名新人進士之中,諸葛亮是最快上手處理政務的,劉巴緊隨其後,排在第二個開始上手。


他們很快就被迫跟上了內閣的高效率高節奏工作方式,很快就開始了九九六乃至於零零七的福報。


諸葛亮嘴甜,第二天就開始了福報,徐庶嘴笨,第五天才開始福報。


雖然福報很累,但是在這樣一個大家都埋頭苦幹的氛圍之內,你要是沒事情做,不在埋頭苦幹做事情,你就會感覺自己不屬於這裏,很快就會被排斥,會失去這樣的身份和地位。


心裏慌,真的很慌,坐立不安,心神恍惚,感覺自己就是個廢物。


於是沒有活兒幹反而是十分痛苦的事情,有活兒幹才會興致滿滿,渾身都是力氣,感覺自己和大家一樣都在處理很重要的事情。


這個時候,人們就會誤認為這裏屬於自己,自己也屬於這裏。


和大家一起埋頭苦幹跑前跑後,處理各種各樣的工作,就會感覺精力根本用不完,十分亢奮,一低頭就是工作,一抬頭就該吃飯了。


下班?不存在的,我要加班!


那個時候,會產生一種特別的滿足感,一種成就感。


一種根本不會意識到自己正在被剝削的感覺。


要是有人說你在被剝削,你還會很生氣的反懟回去——老子樂意!你丫是不是垂涎我的職位啊?


就像現在諸葛亮這樣,九九六零零七反而是被羨慕的。


四個朋友裏除了石韜沒有進到內閣之外,諸葛亮徐庶和孟建都在內閣裏愉快的九九六。


九九六到了忘乎所以,甚至零零七都覺得甘之如飴,要是沒有那樣的工作強度,他們反而不高興,反而會擔心自己會失去這一切。


這讓每天能準點下班的石韜都羨慕不已。


石韜感覺自己會被這三位朋友給甩下去,他們會很快高升,而自己隻能繼續蹉跎歲月。


每天準點上班下班,做著無聊的工作,到點了就吃飯,到點了就回家,這……


年輕,難道不是應該拚搏的時候嗎?


不正是應該吃苦受罪的時候嗎?


睡覺?


生時何必久睡?


死後定會長眠!


我不要睡覺!我不要準點下班!我要九九六啊!


石韜在心中無聲的呐喊著。


可惜,就眼下來說,九九六是一種特權,是一種隻有少數人才能享受的特權,對新人來說,隻有進士前十名的新人才能享受到這樣的特權,石韜享受不到。


和石韜差不多,雖然受到郭鵬的器重,但是下班相對較早的諸葛瑾也有一樣的感覺。


原先覺得還沒什麽,但是弟弟進入內閣之後,眼看著弟弟天天加班加到忘乎所以甚至沒時間和自己打招呼,看著弟弟行色匆匆忙裏忙外的樣子,諸葛瑾忽然覺得自己被自己的弟弟給超越了。


諸葛瑾忽然感覺自己天天回家吃飯陪老婆陪孩子是很沒有用的樣子。


大男人,天天下了班就回來陪老婆孩子……這算什麽?


要像弟弟這樣大半夜才回來才是有用的啊。


這可不行,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身為兄長,怎麽能被弟弟給超越?


於是在一個月之後,深感自己將會被弟弟超越的諸葛瑾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局麵了,他硬著頭皮找到了郭鵬,希望郭鵬能把他調到事務更繁忙的部門。


他想更加努力的工作,更加努力的享受九九六的福報。


“屬下還年輕,還想更多的曆練,請主公成全!”


諸葛瑾拜伏在郭鵬麵前。


“孤很多時候都忙不過來,所以內閣裏的事情的確很多,很忙,但是你們兄弟兩人在一個部門裏,容易受到非議,這樣吧,我把你調到尚書台,你跟著程令君多學習學習。”


郭鵬笑了笑,滿足了諸葛瑾的部分期待,諸葛瑾大喜過望,下拜感謝郭鵬。


看著諸葛瑾離開的背影,郭鵬覺得很無奈。


九九六和零零七固然是升官的不二途徑,但是,職位越高,數量越少,你在九九六,人家在零零七,上位者永遠隻需要最強的那個,剩下的,不過是墊腳石罷了。


優秀的老板要學會給年輕的部下們營造一個競爭的『良性循環』氛圍,讓他們忘乎所以的工作,然後擇優升職。


剩下的年輕人自然不會覺得自己在被剝削,隻會感到自己不夠努力。


等他們反應過來,意識到自己已經成為藥渣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大好年華已經如同那一去不複返的發跡線,再也回不來了。


話雖如此,不這樣,又能怎樣呢?


如同諸葛亮和諸葛瑾。


不向上爬,就隻能往下掉,忍得住清貧當然可以,忍不住,那就別怪別人了,世間安得兩全法?


郭鵬搖了搖頭,派人去內閣走了一趟,把諸葛亮叫來了。


諸葛亮進到內閣裏麵之後,因為一段時間政務非常繁忙,郭鵬根本沒有時間見諸葛亮,他自己都忙的天天九九六了。


諸葛亮自己也天天加班爆肝,現在正好稍微空閑一點,有了點時間,郭鵬就打算和諸葛亮聊一聊。


對這位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蜀相,郭鵬還是懷著滿滿的興趣的。


諸葛亮得知郭鵬召見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麽,隻好放下手頭的工作,向自己跟隨的指導閣員說了一聲,然後跟著來到了郭鵬的辦公書房。


“亮拜見魏公,魏公萬安。”


諸葛亮按照禮儀下拜,郭鵬則站起身子,走到近前,把諸葛亮扶了起來。


“不必多禮,起來吧。”


諸葛亮直起身子,不敢直視郭鵬,郭鵬則看見諸葛亮的個頭真的很高,差不多能和自己持平,得超過一米八了,果然是個高大帥氣的男子。


“坐。”


郭鵬賜坐,諸葛亮感謝之後緩緩坐下,禮儀標準,一絲不苟,不敢有絲毫逾越。


如此一個權勢滔天的大人物在自己麵前,那可是不是小事情。


諸葛亮內心無比緊張。


“你還在荊州的時候,你兄長就和我提過你,說他有個兄弟,從小聰慧,可是失散已久,我就想著你們一家人若是天南海北不得團聚,未免也太不近人情,於是便想著將你也喊回來,讓你們一家兄弟團聚。”


郭鵬坐下身子,嘮起了家常:“如何,在鄴城待著可還習慣?和襄陽比起來,鄴城如何?”


這話問的就有點水平,諸葛亮也在其中聽出了一些別樣的味道。


“鄴城很大,不是襄陽可以比較的,襄陽過於狹小,小到了容不下許多人,天下之大,現如今,唯有鄴城才能容得下這許多人。”


這回答也回答的很有水平,郭鵬很喜歡這種回答。


襄陽不小,比對起來,襄陽未必就比經過郭鵬擴建之後的鄴城要小,那也是天下堅城。


但是襄陽是為荊州本地人服務的,對外地人則不屑一顧,多的是排斥和打壓,能玩轉襄陽的,隻有荊州本地的豪強士族。


襄陽名為劉表的治所,建立起了學業堂,吸引了天下士人來投靠,本該體現出海納百川的氣魄。


但是沒有。


襄陽還是荊州的襄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