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五十 內部的敵人比外部的敵人更嚴重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這個消息傳出來之後,還是挺震撼人心的。


新皇帝終於選出來了,大漢皇帝之位又有了著落,大漢朝眼看著就要繼續維持下去了。


如此一來,也不至於讓大家心裏空落落的。


之前漢室宗親們鬧騰的一幢幢醜聞都暴露出來,使得天下人對漢室宗親們大失所望,為此感到極其不滿的人為數著實不少,感到天下將要易主變色的也不在少數。


眼下新皇帝出爐,一切算是有了定論,之前天下人的種種猜測也都落了空。


不過這個皇帝人選年僅十歲,倒是頗有些耐人尋味。


但是大多數人要麽是坦然接受,要麽漠不關心,要麽皺著眉頭自己思考,卻沒有什麽人選擇直接表達自己的不滿和反對意見的。


當然了,這樣的人自然是有的,比如荀彧。


荀彧似乎是打算頭鐵到底,當一個徹底的反對派,就算被郭鵬流放到了車騎大將軍府也是一樣的頭鐵,不斷的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斷的上表反對郭鵬作出的一係列的決策。


之前的反對魏公,現在的反對天子年幼,說當今天下局勢不安,天子年幼的話主少國疑,不利於大漢重建,建議尋找成年天子,可以執政。


反正就是要和郭鵬唱反調唱到底,一點也沒有妥協的意思,被丟到冷宮裏那麽久,坐冷板凳那麽久,飽嚐人情冷暖,居然還不改初衷,這不由得讓郭鵬產生了一點挫敗感。


正如之前得不到周瑜一樣,看來無論自己的權勢多大,總是有無法得到的人,也總是有不畏權勢的人。


要是按照一般人看來,自己就是那個邪惡的掌權者,而荀彧這般不畏權勢所動的人,就是中國的脊梁了吧?


可是怎麽就感覺有點不對味兒呢?


我都那麽強悍了,卻還是有不願意臣服於我的人,我都那麽厲害了,卻還是有想要和我作對的人,我都那麽權勢滔天了,還是有要頭鐵到底不和我合作的人。


我怎能不怒!


荀文若!你這是在找死!


郭鵬滿腔怒火,憤怒的火焰熊熊燃燒,幾乎將他的理智燃燒殆盡。


少傾,郭鵬深吸了幾口氣,恢複了理智。


不在憤怒的時候做任何決定,這是郭鵬控製自己情緒的最後一道閥門。


這道閥門要是突破了,恐怕結果就不是太美妙了,所以郭鵬一直都恪守這樣的原則,把持自己的最後一道理智的閥門,不讓它被突破。


這份奏表看上去著實生氣,為了平複自己的心情,郭鵬一甩手就把他的奏表扔到火堆裏燒了。


眼不見為淨,現在還不是大開殺戒的時候。


大部分和荀彧一樣的觀點的人,郭鵬對他們的態度都是想殺卻又不好動手的,一來因為現在的確不是時機,而來,也是因為他們的確無法掀起任何波瀾。


他們被郭鵬流放在車騎大將軍府裏,什麽權力都沒有,什麽職責也沒有,就相當於是官場的冷宮,被關在那邊,無人問津,正常人看到他們就和看到瘟神一樣,避之不及。


他們背後的家族也都拋棄了他們,轉而推出新的代表和郭鵬和解,以荀攸為首。


他們是掀不起波瀾的。


不過有三個人的意見郭鵬不能忽視。


一個是曹操,一個是臧洪,另一個有點意外,是兗州刺史鮑信。


郭鵬麾下的幾個刺史級人物裏麵,除了青州刺史糜竺和豫州刺史滿寵是親信之外,其餘幾個都是順理成章任命的。


比如並州刺史臧洪,魏國相曹操,兗州刺史鮑信,還有幽州刺史鮮於輔。


比起其餘幾人,鮮於輔和鮑信因為不是親信親族出身,所以一直都十分老實,不會在各種層麵上挑動郭鵬的神經。


所以曆來郭鵬所做的任何事情他們都是舉雙手讚成,從不和郭鵬唱反調。


這一回鮮於輔還是一如既往的老實,雙手讚成不唱反調,可郭鵬沒想到鮑信居然上表表達了自己的意見,說天子年幼可能不利於國家,希望郭鵬可以重新考慮。


郭鵬看著他的奏表,思慮片刻,寫了一封信給鮑信,心中講述了自己選擇這位天子的原因。


包括血脈啊親族啊倫理啊之類的理由,說的天花亂墜,還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也就是陳紀忽悠蔡邕的那一段,說天子年幼還有重新教育改正的機會,要是如海昏侯一樣的成年天子,就任二十七天做了一千多件壞事,搞的國家烏煙瘴氣,難道他還要做霍光一樣的事情嗎?


這段時間漢室宗親們為了做皇帝鬧出來的醜聞他難道還不知道?


所以他決定選擇稍稍年幼的天子,在天子尚未親政之事,請鴻儒予以教導,確保天子可以成為明君,順利執政。


把信送出去之後,郭鵬就開始查看自己麾下諸多文臣們的履曆條件,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最終,郭鵬選定了很早就跟隨自己創業的親族文官、趙郡郡守郭瑞出任兗州刺史,等新皇帝即位之後就給鮑信來一手明升暗降,把他調到中央來,讓郭瑞取代他的刺史職位,剝奪他的職權。


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心念漢室的人不少,但是願意在這個時候和自己唱反調的,在未來自己篡位稱帝的時候,也一定會和自己唱反調。


這個時候不唱,未來唱反調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因為人的下限總是在不斷的突破之中。


曹操和臧洪因為和郭鵬的關係一直很好,所以就自以為在有些事情上和其他人的尺度不同,別人說不得的,可以說。


曹操身在鄴城,所以得知此事以後也不寫信,直接來到了魏公府和郭鵬就近商議此事。


“天子年幼,在這個時候選擇年幼的天子,可能並不利於國家,子……魏公以為呢?”


“大兄啊,我不是怕別的,就之前那些漢室宗親鬧騰的模樣,選一個成年天子,你不怕選一個海昏侯出來嗎?”


郭鵬麵帶嘲諷的表情,曹操麵色一滯,想起之前居然有漢室宗親托門路行賄到了自己這裏,不由得感到一陣煩悶。


“國家大事,居然被他們當作求田問舍的途徑,可恨!”


曹操一錘案幾,顯然是對漢室宗親們的醜陋表現非常不滿。


“所以,選一個年幼天子,好歹還有教育改正的機會,可是成年的,就難了,到時候惹得天下動蕩不安,難道,還要我們行伊霍之事?”


郭鵬伸手指了指自己和曹操,曹操悚然一驚,連連擺手搖頭。


“不不不,此事……此事還是算了,唉……就這樣吧。”


曹操對那些漢室宗親頗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覺,於是放棄了談論此事,再也不提這件事情了。


最後就是臧洪了。


臧洪的意見和其他人如出一轍,也是擔心天子年幼不利於國家,然後額外說了一句。


他說,主少國疑,他擔心有人有不軌之心,到時候可能損害郭鵬一心為漢室著想的真心。


這就有點意思了。


荀彧提到這一點了,但是郭鵬不在乎。


鮑信雖然提出反對意見,但是沒說到這一層。


曹操雖然也有反對意見,但是也沒提到這一層。


臧洪卻提出了這個讓郭鵬無比忌諱的層麵。


損害我的真心?


你知道什麽是我的真心?


這就給我戴高帽子了?


子源,你到底想到了什麽?


你這……未免有點太放肆了。


郭鵬冷著臉放下了臧洪的奏表,翻了翻並州官員和尚書台官員的履曆表。


查閱了一番,決定待天子登基之後,以現任汝南太守夏侯惇取代臧洪出任並州刺史,將臧洪調到中央來,廢掉他的權力,就近處置。


一場政治行動可以揪出這些往日裏不顯山不露水的異端分子,郭鵬還是很開心的。


等這幫人全都忍不住露了麵,就能把他們全部用皇帝的名義調到雒陽去,呆在小皇帝身邊,方便自己到時候一鍋端。


郭鵬同樣用對付曹操和鮑信的說法搪塞臧洪。


然後表麵上繼續推進此事,無動於衷,虛心接受大家的意見,以此勾出更多心懷不軌的人,暗中將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部記下來,按照情節輕重緩急,定下了一個政治清洗的名單。


黑名單和紅名單,上了黑名單的人,必死,紅名單的人,看看情況,或貶斥,或撤職,還能活。


內部的敵人比外部的敵人更嚴重。


外部已經沒有人可以威脅郭鵬了,內部的這些,說到底,也並不能威脅郭鵬的根本,但是天天在耳朵邊上嗡嗡嗡,很煩。


郭某人是如此認為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