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四十九 你他娘的還真是個人才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程昱回到了鄴城,將具體情況向郭鵬一一匯報,郭鵬對這個人選也很滿意,認同了這個選擇,然後詢問了一些別的事情。


“他們的反應如何?”


郭鵬詢問道。


眼下,知道這個事情的人不多,也就那麽幾個,郭鵬所詢問的人,自然就是一起去平原考察劉健的那幾個人的反應。


郭鵬需要從他們的反應之中得出自己的核心文官集團對這件事情的看法和意見。


“其他人都還好,不過陳紀和蔡公……”


“陳紀怎麽了?”


郭鵬放下了手裏的筆,看向了程昱:“陳紀的兒子陳群之前出仕,現在就在我府裏任職,陳紀應該已經看得很通透了吧?對這件事情,難道陳紀想反對我?”


“並不是陳紀自己反對此事,而是在蔡公反對此事的時候,陳紀主動站出來把蔡公拉到一邊,說服了蔡公支持此事,沒有讓蔡公繼續反對,看起來,陳紀可能已經猜到了一些什麽。”


程昱照實匯報。


“蔡公不支持我是一清二楚的,這件事情本身也不需要他的支持,他怎麽做都無所謂。”


郭鵬繼續低頭處理文書:“至於陳紀,他是個明白人,就是心裏多多少少還念著舊情,還念著往日的一些東西,沒那麽快能割舍掉。


畢竟年紀大了,不像年輕人那麽容易和過去切割,他還需要一些時間,對他而言,能做到這一步,我覺得已經算是比較難了,他大了我快四十歲,能有這份認識,不容易。”


“那陳紀要不要……”


“不用,陳紀不會阻撓我,現在我們要做的不是對付陳紀這樣的人,而是那些會明確站出來阻撓我的人,比如荀文若那一幫人,陳紀這種人是可以拉攏的,不要針對他們。”


郭鵬低聲道:“等這個事情公布出去,我要看看還有多少人敢公開和我唱反調,說什麽主少國疑的,甚至懷疑我居心不良的,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記下來。


這群口口聲聲喊著主少國疑的,才是我們需要對付的,讓他們繼續喊下去,對咱們沒好處,陳紀是知道好歹的,知道什麽該說什麽不該說,是聰明人。”


程昱點頭。


“屬下知道了,不過主公,陳紀雖然可以不在意,但是臧子源和曹孟德,這兩人可是對這件事情十分熱切的。”


郭鵬正在寫字的筆一頓,抬起了頭。


“曹孟德是我妻兄,他也是個聰明人,雖然對漢有感情,卻不會做出反對我的事情,他外表看似強硬,但是內裏也有軟弱的一麵,我太了解他了。


我八歲與他親善,至今二十多年了,他的一舉一動,我都清清楚楚,他逃不出我的掌心,這一點,我是能保證的,曹孟德可以放過,不用在意,至於臧子源……”


郭鵬頓了頓,看向了程昱:“先不要管,等皇帝人選公示之後再看他的反應,他要是老老實實默不作聲,就當沒有之前的事情,若是不識好歹口出狂悖之言,再收拾他。”


“是,屬下遵命。”


程昱點了點頭,隨後離去,去辦事了。


此時,是興平六年八月中旬,郭鵬正在緊急處理新皇帝登基的事情,而其他事情則相對的更少的過問。


直到某一日諸葛瑾來身邊匯報工作進度的時候,順嘴提了一句他的兄弟已經到鄴城安置下來了,向郭鵬表示感謝。


諸葛亮來了?


郭鵬抬起頭看了看諸葛瑾,少傾,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對了,下個月舉行的論才大典,你家兄弟是否參加?”


“孔明對我說他就是來參加論才大典的,不過明公請放心,此番大典,屬下絕對不會徇私,孔明無論選中與否,都是他自己的本領,屬下以性命擔保。”


郭鵬笑了。


“別動不動就拿命來作擔保,子瑜為人忠厚,我是一清二楚的,若是子瑜徇私枉法,那我不如自毀雙目,看人如此走眼,要這雙眼睛做什麽?”


諸葛瑾聞言又驚又喜。


“主公言重了,屬下……屬下惶恐!”


郭鵬笑了笑。


“哈哈哈,子瑜人品我是相信的,好了,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此番論才大典,也是我們第一次用這樣的形式選拔人才,重要性之大,誰都清楚,子瑜不是會徇私的人,我是明白的。”


“多謝主公。”


諸葛瑾再拜,然後緩緩退下。


退出魏公府邸,諸葛瑾心中暗喜但是麵色嚴肅的回了一趟家,在家裏麵把諸葛亮和他的幾個夥伴都叫了來,向他們說明了此番論才大典的一些特殊之處。


“此番論才大典,在魏公說來,叫做考試,考其德行,試其才華,魏公會出一些問題,令你等作答,你等需要在一定時間內完成作答,然後交給魏公審閱,由魏公選擇優秀者進入魏公府中辦事。”


諸葛瑾將這次考試的特殊性說了一下:“因為這是魏公直接管製的事情,所以旁人不得插手,到時候你們的策論說不定都會經過魏公的眼,隻要魏公欣賞,就給你們進入魏公府的機會,而且原則上是不限人數的。”


“不限人數?”


徐庶聽了很高興:“那可好,咱們若是能一起進入,豈不美哉?”


石韜也覺得很高興,然後看向諸葛瑾,低聲道:“子瑜兄長既然是負責此事的,那可知道魏公策論的問題都是些什麽?可否透露一二?”


這話一說,徐庶和孟建也有些期待的看著諸葛瑾,唯有諸葛亮對此連連搖頭。


於是諸葛瑾果斷搖頭。


“我乃魏公屬吏,參與此事之中,若我透露此事,豈非監守自盜?爾等也是飽讀詩書之人,怎麽會想到做這種事情?”


諸葛瑾嚴厲的斥責幾人,幾人低下頭不言不語。


“非是我等欲取巧,實在是同行者太多,若想脫穎而出,不做些準備怕是不行。”


孟建輕聲道。


“你等就對自己的才學那麽沒有信心?那何必來這裏參加論才大典?論才大典就是給天下士子一個同台比試的機會,看看到底誰強,誰弱,我倒是感覺這比舉孝廉茂才要好得多。”


諸葛瑾又看了看諸葛亮:“孔明,你說呢?”


諸葛亮抬起頭,放下了手裏的竹簡,開口道:“要我說,魏公才不會想不到有人會徇私舞弊泄露策試試題,必然準備了大量試題,絕非隻有兄長所知道的那些,所以兄長就算說出來,我等也未必能遇上那些試題。”


“…………”


諸葛瑾有些意外地看著諸葛亮,徐庶等人也有些意外的看著諸葛亮。


嘿,你他娘的還真是個人才!


諸葛瑾忽然覺得諸葛亮說的很有道理。


郭鵬那麽精明的人,他做事情向來都是滴水不漏,如此人傑,就算相信諸葛瑾,怕也信不過其他人,怎麽會隻準備那區區十道策論題目?


郭鵬怕是準備了一百道策論題目都不止,然後隨機分配給參加考試的士子,到時候策論開始,連他自己都不一定知道什麽人拿了什麽策論題。


或者說,同樣的策論內容和考察目的,但是題目本身卻完全不同,令人防不勝防。


答題人和出題人作鬥爭,這種遊戲還蠻有意思的。


諸葛瑾期待的看著家裏的四個年輕後生,不知道他們之中究竟有幾人可以成功進入魏公府,成為天下之巔的屬吏。


那可真是前途無量啊。


論才大典是在九月份上旬進行。


不過八月份下旬,郭鵬就授意屬下將選擇平原王劉碩之孫,年僅十歲的劉健為新皇帝的公示放了出去,並且在召開大朝會宣布此事的同時,就派人去平原『迎接聖天子』去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