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十四 張角不合格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一味的施恩在兵卒看來是軟弱,管不住人,一旦出事,軍隊會立刻崩潰。


一味嚴苛在兵卒看來是絕望,他們會怨恨,必不能長久,張飛就是下場。


恩威並濟十分管用。


三顆頭顱和滿地的血震懾住了所有人,他們紛紛意識到了,這位年輕的軍官所說的一切都不是假的。


他說到做到,說同生共死就同生共死,說殺人就殺人。


他們對郭鵬有了最初的了解。


此後幾日,所有的訓練和磨合按部就班,盧植前來視察的時候,見到郭鵬所部的騎兵軍容整齊,一絲不苟,十分滿意。


“聽說你殺人了?”


“是,有三人受不了軍旅飲食,便想要離開,學生之前已經立下規矩,想走的可以在那個時候走,留下來就再也別想走,規矩就是規矩,違反軍規的,必殺之。”


“好,這才是為將之道。”


盧植十分滿意的看著自己的這位弟子,連連帶點頭,又開口道:“再有幾日,最遲二十日,就該出師了,咱們抵達魏郡鄴城一帶應該是四月初,那裏的黃巾賊眾少說有十餘萬,害怕嗎?”


“怕。”


郭鵬毫不掩飾。


盧植啞然失笑:“為師以為你會嘴硬說自己不怕。”


“怕就是怕,沒什麽好嘴硬的,但是學生也有決心,會在戰場上把心裏的害怕徹底打磨掉。”


盧植的麵容變得嚴肅起來。


“好,這才是我盧子幹的學生,怕不丟人,誰都有害怕的時候,但是能否戰勝恐懼,才是真正看出一個人的品格的時候,子鳳,為師對你有期望,不要讓為師失望。”


“遵命!”


盧植笑著點了點頭,囑咐了郭鵬幾句,便離開了。


之後,郭鵬得知了三月二十日出師征戰的最終命令。


漢靈帝下令軍隊稍作整備之後,就要出征,用最快的速度鎮壓掉太平道黃巾賊的謀反,恢複天下的安寧。


此時漢庭已經得知造反的太平道眾都裹黃巾,於是稱他們為黃巾賊,蟻賊等等,並且宣布張角張梁張寶等太平道首腦是叛逆,號召天下人一起討伐之。


三月十九日,盧植下發給了郭鵬命令,叫郭鵬帶領長水騎兵跟隨他的中軍前進,聽從他的直接指揮。


整支軍隊分做三部分,前軍中軍和後軍,盧植讓兩名副將領前軍和後軍,自己親自率領中軍。


三月二十日,全軍出發。


郭鵬沒有向任何人告別,也沒有告別的必要,該說的都說過了,繼續說隻是徒增煩惱而已。


他隻是希望自己可以活著回到雒陽,活著回到家裏,活著見到妻子和兒子,一家人活著走到最後。


這並不簡單。


誓師大會結束,吉時已到,全軍出征。


盧植率軍往北,討伐黃巾軍主力,皇甫嵩、朱儁率軍往南,討伐黃巾軍在青州和豫州兗州的部眾。


此一時節,黃巾軍看似南北呼應,像兩隻拳頭一樣,左右拳同時出擊,向著雒陽的方向使出了威力巨大的拳擊。


而漢政府軍則要迎麵而上,拳對拳,和黃巾軍剛正麵。


看似艱難,因為黃巾軍三四十萬的人數遠遠多於六萬平叛漢軍,但是六萬平叛漢軍隻是中央軍和臨時擴編的中央軍,而黃巾軍的三四十萬人數還要帶上家眷算在一起。


兩個多月的擴張和吸納平民加入,眼下真正算下來,能戰之兵絕對不超過十五萬。


而漢政府除了中央軍之外,還有地方義軍的配合。


地方上的豪強在最開始的慌亂之後,也出於保護自己的產業的原因而自發的組織起來和黃巾軍戰鬥。


黃巾軍在最初的進展順利之後,居然也落入到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古時候所謂人民,絕對不是現代意義上的人民,而是指地方上有產業的人.


大地主小地主或者有土地的自耕農,他們才是『民』,他們往往也是政權最堅定的擁護者,他們有產,且最希望天下太平。


而沒有產業流亡地方的,往往是造反的主力,全是棄子,不造反作亂就要餓死,所以他們連做『民』的資格都沒有。


黃巾軍聯合這些失去產業快要被餓死的人造反,自然而然會遭到『人民』的強烈反抗。


『人民』和漢政府的利益是一致的。


所以綜合來看,漢政府方麵的兵馬人數遠多於黃巾軍的人數。


不過也不能就這樣認定從而放鬆警惕了,黃巾軍達到一個地方就劫掠豪強富戶開倉放糧,吸引更多人加入,人數隨時可能增長。


一切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可唯有一點是不會改變的。


被士族力量拋棄的黃巾軍已然成為棄子,隻是在做無謂的掙紮罷了,早晚必將滅亡。


郭鵬在中軍率領自己的五百一十四名騎兵跟隨盧植的腳步,要幫盧植傳達軍令,郭鵬跟在盧植的身邊,作為盧植的嫡係親信直接負責保護他的安全。


盧植手下的騎兵並不少,人數在三千左右,將會作為衝軍破陣的主力,應對缺乏騎兵這種戰場大殺器的黃巾軍步兵,應該不是難事。


其實充分了解了一下黃巾軍的活動狀態之後,郭鵬已經做出了判斷,就是這場仗並不難打。


看似難打,是因為朝廷被黃巾軍八州起事數十萬人的聲勢給嚇到了,細細一分析就能發現不是那麽回事。


政府對抗造反軍是有優勢的,政府可以調動的資源造反軍調動不了。


政府有大義名分,造反軍沒有。


黨錮解除以後,地方上的士族豪強一般都會選擇和政府合作,而不是造反軍。


再說了,造反的黃巾軍沒有基本盤,不會生產,全靠破壞,糧食全靠擄掠獲得,自己不種,必將難以為繼。


環首刀,弓,箭矢,長槍,戟,帳篷等等軍用物資都要生產,漢政府可以做到,而黃巾軍做不到。


而且此時節,黃巾軍已經失去了一個統一的籌劃集團的幫助,士族中途撤資之後,現有的領導層並不可靠。


郭鵬認為張角沒有那麽強的能力指揮那麽多黃巾軍協同作戰。


黃巾軍行動以來,就在他們爆發的地區四處征戰,看似合圍雒陽,實則沒有什麽進展。


張角作為起事領袖本該協調各部黃巾軍相互配合作戰,但是他沒有。


他自始至終都在冀州活動征戰,沒有對黃河以南的黃巾軍進行指揮和調動,完全不像一個合格的造反領袖。


也不知道是沒有那個調動的心思,還是想著調動但是有心無力。


畢竟有些人未必聽他的。


張角不合格。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