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十二 長水司馬郭子鳳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漢帝國這邊緊張的準備著,黃巾軍那邊如火如荼的攻略著,在這個檔口,漢帝國的應對策略拿出來了。


盧植被任命為北中郎將,率部分北軍五校和緊急招募來的兵士共計兩萬餘人負責北方戰線,與張角主力周旋。


皇甫嵩及朱儁各領一軍,控製部分北軍五校和三河騎士及剛募來的精兵勇士共四萬多人,討伐潁川一帶的黃巾軍。


根據這段時日得到的情報匯總,黃巾軍主力集中在河北冀州,此處是張角的老家,信徒尤其多,力量非常強。


另外青州兗州一帶也有黃巾軍,豫州也有黃巾軍,但是人數和爆發的烈度較小。


於是朝廷做出判斷,河北的黃巾軍是主力,而河南的黃巾軍不是主力,隻是策應。


所以朝廷決定,先弱後強,先由主力的精兵強將把河南的黃巾軍剿滅,然後再北上支援和黃巾軍主力周旋的盧植所部。


盧植是主動請求率領較少的部隊和黃巾主力周旋的。


為了爭取時間,他提出由自己北上正麵對抗張角,而皇甫嵩和朱儁應當率領精銳主力盡快討伐掉河南的黃巾軍,然後快速北上合擊黃巾主力。


盧植的高風亮節得到了皇甫嵩和朱儁的尊重,而戰略也就此確定下來。


同一日,楊彪上表,奏請雒陽北部尉郭鵬為長水司馬,代領長水校尉一部軍隊,隨同盧植一同征戰河北。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真的要看運氣,運氣好的時候,擋都擋不住,要是準備充分,就更是如此了。


因為這個時候在做長水校尉的,是袁術。


黃巾軍雖然都是烏合之眾,但是人數多,勢大,袁術心裏直打鼓。


而且身為四世三公袁氏的正統繼承人,真的要在這種戰場上死在泥腿子手裏,那也太憋屈了。


袁術思前想後,靠著袁家在朝中的能量,從長水校尉職位上下來了,選了一個不會被外派出去征戰的清貴職位。


如此一來,長水校尉的職位就空缺下來了,一時間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於是盧植瞅準了機會,請楊彪代為舉薦郭鵬擔任長水司馬,帶領要隨同他去河北的一支長水騎兵跟著他上戰場。


而原先的司馬則率領另外一隊人馬跟著皇甫嵩南進潁川,和黃巾軍戰鬥。


郭鵬年歲僅僅二十不到,資曆太淺,雖然立下了戳破張角陰謀並且活捉馬元義的大功勞,但是這個時候要是直接做五校尉之一的長水校尉,也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所以盧植退而求其次,以長水司馬的職位作為目標,果然得到了這個職位給郭鵬。


這個長水司馬的職位率領三百五十名騎兵,算上自家的三十名家兵,集合了三百八十名騎兵交給郭鵬統領,跟隨盧植奔赴河北戰場。


郭鵬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心中的情感很複雜。


他很開興奮,覺得自己的付出有了回報,終於有了嶄露頭角的機會,但是也有點害怕,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能否在萬軍叢中在真正的戰場上立足或者存活。


人他是殺了不少,也經曆過真正的戰鬥,對死亡的恐懼沒那麽重,但是他從未親臨過戰場,從未知曉過戰場的真正樣貌。


不可能不怕,這一點,他一清二楚。


除此之外,就是對曹蘭還有才一歲多的兒子的擔憂了,他擔心自己要是死在戰場上的話,這對母子該怎麽辦,該怎麽生活,該怎麽成長。


他也不知道如何把這件事情對曹蘭說清楚。


曹嵩是知道的,很擔心郭鵬,但是也支持郭鵬上戰場,曹操也是知道的,他羨慕郭鵬有了上戰場的機會,可以一展胸中所學,可是曹蘭,是個女人,是自己的妻子,這種話該如何說呢?


郭火郭木和郭水,郭鵬是要帶上戰場的,三十名精銳家兵也是要帶上戰場做自己的親兵護衛的,夏侯淵和夏侯惇根本沒有考慮,直接要求跟著郭鵬一起上戰場,而曹仁猶豫了一下,也提出要上戰場。


他好像還有點怕,年齡也是最小的,但是他依然提出要跟著一起上戰場。


“你不必上。”


郭鵬這樣勸他。


“我一定要上!”


曹仁如此堅持。


既然他堅持,郭鵬也就不阻攔他了。


原本臧洪要是在的話,郭鵬還想把臧洪喊上,但是臧洪之前正好回老家行冠禮結婚去了,不在雒陽,郭鵬無奈。


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郭鵬在雒陽的名望和人脈關係發揮了作用,不少受到郭鵬恩惠和照顧的遊俠紛紛向郭鵬請求要跟著郭鵬一起上戰場,用性命報答郭鵬對他們的恩德。


這些遊俠有一定的武力,還有馬匹,郭鵬沒有不答應的理由,於是點了點數額,湊出了一百三十七人,於是郭鵬麾下的騎兵增至五百一十七人。


出兵之前,軍隊整備需要時間,趁著這段時間,郭鵬回了一趟家,和曹蘭說明了此事。


曹蘭的小臉頓時就白了,立刻上前抱住了郭鵬,什麽話也不說,就是流淚,叫郭鵬心裏十分難受,但是,他必須要上這個戰場。


多年的謀劃和積累,將在這場戰爭之中開花結果,隻要他能活下來,就能得到一筆真正的政治資本,這資本太重要了,他在雒陽深耕八年所積攢的東西能否變現,就看這一戰。


“等我回來。”


郭鵬隻留給了曹蘭四個字,便讓曹蘭帶著小郭瑾住到曹嵩府上,拜托曹嵩和曹操照顧母子兩個。


曹嵩緊握著郭鵬的手,叮囑他一定要安全回來,曹操沒有別的話,還是鼓勵郭鵬,說男兒就要馳騁疆場報國,一有機會,他也一定要上戰場。


他會有機會的。


郭鵬點了點頭,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整備軍隊的活計之中。


早年在老兵頭那邊,郭鵬了解了這個時代基層士兵的普遍觀念,跟在盧植身邊,郭鵬又學到了將軍禦下之術。


一般來說,在這個時代,將軍所能直接指揮的軍隊的最大人數隻到五千,五千以上的士兵就不是一名將軍可以妥善指揮的了的。


信息傳達會成為極大的問題,從而導致無法正常作戰。


而且一般指揮能力不強的將軍也指揮不了五千人的軍隊,隻有指揮能力最強的將軍才能一力承擔五千人的指揮任務,而在此之上,必然分兵置將。


那個時候就是統帥的職責了,統帥不直接指揮士兵,而指揮武將,傳達指令給武將,武將把指令傳達給基層軍官和士兵,軍隊按照指令行動。


其中需要號角、戰鼓、軍旗等等傳令工具的協同配合,更需要明白統帥指令的武將和訓練有素的士兵的執行。


訓練一支聽話的部隊是很不容易的,需要很多時間,將軍要和士兵之前達成最基礎的磨合,否則兵不識將,將不知兵,指揮就是難題。


自然的,人數越少,訓練配合也就越容易,初次上戰場的將軍指揮幾百人了不得了。


盧植就認為郭鵬最多隻能帶領五百人曆練一下,再多就要出問題。


這支長水騎兵正好也就五百一十七人,恰好是初出茅廬的郭鵬的極限。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