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六百二十一 龐將軍願為先驅,為魏公血戰沙場,九死不悔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事實上也是如此。


郭鵬本來看著長安這邊已經趨向穩定,已經有了想要回到鄴城的想法。


他想著回到鄴城,總結一下這次西征的所獲還有一些損失,總結一下經驗教訓,然後開始發動輿論戰,為自己稱帝開始鋪墊。


孫策已經死了,最大的阻礙不複存在,江東自己的內亂都能弄死自己,郭鵬已經沒什麽威脅了。


現在開始發動輿論戰,鬧騰一段時間,接下來的事情就很有意思了。


但是剛準備動身安排回撤,結果忽然傳來了漢中發生政治鬥爭的消息。


潛伏在漢中內部的密探將這個消息送了出來,讓郭鵬知道劉璋麾下激烈的東州派和益州派的政治鬥爭。


郭鵬本身就是政治鬥爭的老手,對此很感興趣,想要看看劉璋這波政治鬥爭能否為自己取得漢中留點什麽空隙。


在關中待了一陣子,也算是積累了一些糧秣,恢複了一些軍隊的戰鬥力,關中重建也在穩步開展,局勢趨於穩定。


魏軍已經具備了一定意義上再戰的能力,隻是郭鵬不太願意而已。


但是如果因為益州內部的政治鬥爭給他鑽空子的機會,這千載難逢的機遇可不能錯過。


郭鵬於是暫且停在長安,一邊繼續留心這方麵的消息,一邊把一些政務軍務交給郭瑾去處理,讓他培養一下他和他手下之間的默契。


一邊培養接班人,一邊留心局勢變化,郭鵬把漢中盯的死死的,孫策死亡的消息傳來的同時,王商死亡的消息也傳來了。


郭鵬當即就認定漢中這波政治鬥爭還沒有結束,還將被推往另一個高峰,東州派和益州派之間必將產生巨大的裂痕,可能還要死人。


敵人的內亂,就是他的機遇。


這難道不是他進取漢中的機會嗎?


郭鵬立刻下令整頓一支兩萬五千人的軍隊,令趙雲、張郃、朱靈、高覽、顏良五將各領一軍五千人,在長安以南駐軍。


令許褚、典韋整頓虎衛軍。


令陳宮、荀攸、魯肅、曹休、曹純、曹洪隨侍左右。


然後還下令讓郭瑾、陸議、夏侯尚、曹真四人跟在他身邊,以為參讚。


一看郭鵬有這樣的動作,麾下諸臣屬諸將官立刻明白,郭鵬又要有動靜了。


沒錯,郭鵬的確又要有動靜了,但是他一開始並沒有說明原因,這隻是準備,未曾說真的要發兵,一旦情況有變,出征命令就會變成撤軍命令。


咱們一起回鄴城吧。


漢中要是沒有問題,他就不用待在關中浪費時間了,他需要回到河北去做準備。


如果漢中有變,這個機遇他一定要抓住。


他等啊等啊,等啊等啊,讓他等到了機遇。


興平六年二月十一,藍田縣長押來了幾個蓬頭垢麵的人,說是從駱穀道口躥出來的,身份不明,見人就喊著要見魏公,說是什麽龐將軍的信使,有要事求見魏公。


藍田縣令看為首一人談吐不凡,不敢誤事,於是親自帶人把這幾個人押到了長安,上報消息。


張昭得知此事,將此事通報給了郭鵬,郭鵬聞之,想著龐將軍是何人,忽然想到了龐羲,心下大震,立刻派人將這幾個人帶到了自己麵前。


虎衛軍押著一行五人來到了郭鵬麵前,為首一人見到郭鵬,立刻從懷裏掏出了一卷竹簡,雙手奉上給郭鵬。


“龐將軍信使,荊州南陽郡新野縣人鄧芝伯苗,特來致信魏公!請魏公救命!”


鄧芝把聲音喊得很大,郭鵬眉頭一皺,示意許褚上前拿信,許褚穿著盔甲上前,一手拿過了竹簡,扔掉布袋,展開竹簡,看了看,聞了聞,抖了抖,確定沒有問題,才奉給了郭鵬。


郭鵬接過竹簡,定睛一看,越看越是心驚,越看越是欣喜,到最後差點就沒有大笑出聲了。


“鄧芝,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如有妄言,芝死後不得入祖墳!”


鄧芝生怕郭鵬不信,立刻發毒誓。


郭鵬不動聲色,把信件交給了身邊的陳宮,讓陳宮給其他人傳閱。


陳宮、荀攸和魯肅等人紛紛看過,麵色大變,隨後紛紛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劉季玉為何要殺龐羲?”


郭鵬開口詢問。


“此事,小人的確不知道原因,但是小人有一個同鄉在吳將軍府中做門客,小人與他的關係很好,他不願意看到小人無辜喪命,所以特來告誡小人,讓小人出去躲避,可龐將軍對小人有恩,小人怎能自己獨活?”


鄧芝麵色淒涼:“昔日範蠡致書文種,曰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如今於劉季玉而言,難道就是這樣的局麵嗎?龐將軍一心為劉季玉攻取涼州,卻落得如此下場,怎能不心寒?


如今龐將軍決意拚死一擊,以為活命,還請魏公施以援手,派兵相助,則龐將軍願以漢中獻於魏公,魏公若欲得蜀地,龐將軍願為先驅,為魏公血戰沙場,九死不悔!”


鄧芝聲淚俱下,跪伏於地。


“龐將軍有你這樣忠於職守的臣屬,也算是一件幸運的事情了,你說的我都知道了,我會派人查清楚情況,若情況屬實,我會出兵相助,你不要怪我謹慎,軍國大事,不能不謹慎。”


郭鵬點了點頭。


“芝不敢,芝隻願魏公盡快核實,龐將軍未必能堅持很久!”


鄧芝再拜。


“好,我答應你。”


郭鵬點了點頭,看了看麵色淒涼落淚不止的鄧芝,忽然來了興致。


“你是荊州人?”


“正是。”


“為何去蜀中?”


“家貧,沒有門路,在荊州無法生活,隻能入蜀尋路。”


鄧芝擦了擦眼淚,低聲說道。


“新野鄧氏……你可是高密侯之後?”


郭鵬詢問道。


鄧芝點了點頭。


“小人地位卑微,辱沒祖先威望,不敢以子孫自居。”


新野鄧氏在東漢一朝一直都挺輝煌的,族中有一個女子做過太後,一個女子做過皇後,鄧氏外戚的權勢也很大。


不過在桓帝劉誌廢黜第二任皇後鄧猛女的後位之後,鄧氏子孫遭到牽連,家產被全部沒收充公,鄧氏家族從此敗落,一蹶不振。


當時,是漢桓帝延熹八年,也就是郭鵬出生的那一年。


鄧芝和後來滅蜀的鄧艾都是出自新野鄧氏。


新野鄧氏也算是能人輩出的一族,可惜鄧氏敗落了,在後來越來越講究門第出身的時代,他們終究上不得台麵。


哪怕在眼下,雖然鄧氏血脈尊貴,貴為東漢開國功臣鄧禹之後,但是正所謂縣官不如現管,人多現實啊,你家世再好,沒有現成的權勢,沒人會巴結你,在意你。


鄧芝居然在自己家鄉籍貫所在地都謀不到職位,被逼到外地謀生路,可見鄧氏衰敗的多嚴重。


這個時期,士人入仕做官是有規矩的,東漢的政治潛規則就是外地行政主官空降本地,需要用本地人為郡吏縣吏。


除了河南尹屬吏可以用他郡人之外,其他的地方按照規則都要用本地人做屬吏。


所以士子想去外地謀取官職,首先要過本地人這一關,諸葛亮就是這樣的情況。


盡管諸葛玄很努力,用諸葛亮的兩個姐妹和荊州大族結親,大姐嫁給了蒯氏,二姐許給了龐氏,都是荊州本地豪族,以此攀上荊州的親戚關係。


諸葛豐去世之前還為諸葛亮本人說了親事,將名士黃承彥的女兒許給了諸葛亮,而黃承彥的妻子和劉表的妻子是姐妹,劉表和黃承彥是連襟。


有了這些關係,籍貫屬於徐州琅琊郡的諸葛氏才在荊州逐漸站穩腳跟,諸葛亮還被二姐的公公、荊州名士龐德公賞識,被另一位名士司馬徽稱為臥龍。


話雖如此,如果諸葛亮因此而入仕荊州,則坐實了借聯姻之名抬身價的事實,名聲上太不好聽,諸葛玄把從徐州通往荊州的路修出來了,但是這條路還要曬曬太陽才能走。


當然了,諸葛亮也有自己的理想,為了自己的理想而不願隨意出仕,看穿了天下大勢不在劉表,或許也是原因之一。


隻是鄧芝不是諸葛亮,想出仕找活路,但是在本地都找不到事情做,隻能去外地謀生,碰碰運氣,結果運氣還是很差,碰不到,隻能做龐羲的門客,混口飯吃。


後來還是劉備入蜀之後任用了鄧芝,鄧芝才能以荊州人的身份在蜀地立足,否則境況一樣艱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