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九十 砸到他們魂飛魄散!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站在樓船上登高望遠,程普發現魏軍軍容嚴整,步騎凜然,旌旗飄揚,鼓聲隆隆,看上去很有威勢。


程普頓時就感覺人們的傳言不假,魏公郭鵬麾下軍隊十分精銳,征戰沙場鮮有敗績,完全就是天下雄師的感覺。


這支打敗了無數北方割據諸侯的軍隊,終於要和孫吳的軍隊交手了。


程普有些激動,下令軍隊做好萬全的準備,以應對魏軍可能到來的騎兵衝陣。


之前的軍事會議上,來自北方參加過北方軍閥混戰的程普、韓當和黃蓋等老將一起進言,闡述北方鐵騎的優勢。


程普、黃蓋和惡韓當等人當初曾經追隨孫堅一起,和郭鵬聯合,對抗董卓的西涼馬隊。


這幫人曾經和郭鵬並肩作戰過,在戰場上是戰友,對郭鵬的軍隊和郭鵬本人有一定的了解。


他們都說郭鵬善於用兵,戰鬥力強,而騎兵在機動和騎射方麵會給軍陣帶來巨大的麻煩,建議孫策一定要重視,缺少馬隊的江東軍在陸地上不能和魏軍抗衡。


孫策和周瑜都沒有經曆過和北方騎兵部隊的博弈,他們都是在江東成長的。


孫策所見過的規模最大的馬隊也就是袁術麾下的馬隊,但是袁術麾下的馬隊已然不能和北方霸主郭鵬的馬隊相提並論。


“魏公馬隊天下精銳,曾掃平南匈奴、烏丸、鮮卑各族騎兵,連北虜騎兵都不是魏公騎兵的對手,可想而知魏公騎兵的精銳程度。


鐵騎縱橫,在戰場上穿插,會極大的影響各軍陣之間的配合銜接,甚至會造成中軍大陣的危險,我軍缺少馬隊,不能喝魏公抗衡,不得不防。”


程普向孫策極力進言,要孫策注意防備可能遇到的魏軍鐵騎的集團衝鋒。


孫策和周瑜將之納入了考量之中,然後想到了一個作戰的方案。


他們進犯九江和廬江,必然會引起魏軍的進攻,魏軍天下精銳,不太可能龜縮在城池之中,一定會選擇主動出擊。


就算他們不主動出擊,吳軍也可以主動挑釁,挑釁他們來主動進攻。


“我以為,若是兩軍在原野上交戰,馬隊多的一方自然能占據優勢,而我軍缺少馬隊,不能與魏公馬隊對抗,這是事實,為了彌補這個弱點,我們可以發揮我們的優勢。”


周瑜拿出了一艘樓船的模型,放在了迷你水道上,然後擺出幾隻兵棋背靠水道裏的船隻,組成了一個軍陣。


“和騎兵作戰,最怕騎兵的機動力和穿插縱橫,我軍可以結成軍陣,背靠水道,則騎兵不能抄我軍後路,若再輔以高大的樓船,樓船上多置弩手,居高臨下,可以箭雨打擊馬隊。


軍陣背靠水道和樓船結陣,馬隊不能穿插縱橫,馬隊的優勢就會被極大的限製住,如此一來,我軍軍陣穩如泰山,而魏公馬隊無用武之地,隻能以步軍結陣來攻,我軍還有居高臨下的樓船弩手,難道不是占盡優勢?”


周瑜的構想一提出,立刻得到了孫策的支持,孫策立刻下令軍隊開始演練這樣的戰術。


背靠水道和船隻結成軍陣,多置板車、盾牌以作防禦工事,形成立體的防禦陣形以對抗北方優勢馬隊。


新戰術取得的效果十分喜人,程普韓當等有經驗的專業老將也對此感到滿意,連連稱讚。


於是這一次,程普就將之完全的運用起來。


背靠水道和大型樓船結陣,弓弩準備好,就等著魏軍馬隊來衝鋒,好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誰說吳人隻能操使船隻就打不敗北方騎兵?


程德謀不信這個邪!


程普就默默地等待著魏軍的來襲,吳軍士兵也嚴陣以待,隻要魏軍趕來,迎接他們的必然是如飛蝗一般的箭雨。


不過魏軍前進到一個尚且比較遙遠的距離之後就沒有繼續前進了。


程普覺得奇怪,遙遙望去,這個距離還在強弩的射程之外,根本無法發動打擊,而就程普看來,魏軍呆在那個地方不前進也是一件怪事。


遠程打擊也沒有那麽遠的兵器可以用吧?


最遠的強弩也不至於設那麽遠。


那魏軍的目的是什麽?隻是過來對峙,不打算前進?


有點意思,難道那麽快就看破了這套陣型的弱點所在,非要我派兵去挑釁你們才來?


這……


程普有些為難,正準備派一支軍隊去挑釁,但是此時此刻,魏軍的投石機已經組裝完畢,可以發射了。


“徐中郎,投石機已經配置完畢,請指示!”


部下向徐晃匯報道。


“給我狠狠的砸!砸到他們魂飛魄散!”


徐晃下達了投擲的指令。


於是一聲令下,戰鼓轟然敲響。


“放!!!!”


發令軍官揮舞著令其一會兒下,新型裝備配重投石機開始在戰場上展露它的獠牙。


凶猛的配重投石從最開始就展現了它無與倫比的優勢,無論是射擊距離,還是攻擊強度。


雖然準頭上尚且有所欠缺,但是比起最早的那款純人力投石機來說,準頭已經好了太多了。


根據計吏團隊的運算結果,這款配重投石機的投擲精度遠遠超過了最早的那款人力投石機,擊中目標的概率也大大提高,還可以通過調節配重重量調節射程。


這一回的配重投石機不僅僅在投石機本身上下了功夫,匠人們根據郭鵬的要求,對發射的石彈也做了一些改變。


他們將石彈盡量打磨的圓潤一些,然後用一個大型輕質木托與石彈捆綁在一起,一起放到兜網裏投擲出去。


隻是這樣的改進之後,射擊精度再一次提升了,匠人們都感覺十分驚奇。


郭鵬在看投石機實驗的時候,望著飛在天空上的石塊,忽然間想起了名為羽毛球的東西,於是想到了這樣一點。


他讓工匠給石彈增加一個木托,形成了頭重尾輕的自穩結構。


於是新型配重投石機在射擊距離和射擊精度上都遠遠超過了舊版人力拖拽投石機,迅速取代了郭鵬軍中正在使用的那些人力拖拽投石機,技術含量大大增加。


不過實驗歸實驗,第一次的戰場實踐就是這一次,就是當下。


所以跟著徐晃大軍一起出擊的,還有計吏團隊的一些人,包括一群工匠,他們都是要親眼目睹以記錄數據的。


徐晃說這些人是瘋子,然後給他們頂盔摜甲,派兵專門保護這群人。


這群人無比期待的想要親眼看著他們所創造和改進出來的大殺器究竟能不能承擔起他們的期待。


如果可以的話,這對於他們而言無疑是極其幸福的,這就將證明他們的努力沒有錯,他們的努力方向是正確的。


所以當他們看到沉重而又龐大的配重投石機以相對笨拙的行動將碩大的木托石彈送上天空,看著那些石彈在空中劃過了漂亮而穩定的弧線,穩穩的朝著停在水麵上的孫吳水師墜落而去的時候,心裏的激動是可想而知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