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八十九 劉磐之死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劉磐向張允要個答複。


“敵軍強悍,我軍勢弱,當然要小心翼翼,不能冒進,以免被敵軍鑽了空子,到時候損失的不還是我們嗎?”


張允的話說得非常隨意。


整個人也相當隨意,在軍營裏吃吃喝喝,甚至還帶著舞女跳舞給他看,身邊一群將領都醉眼朦朧的看著舞女跳舞。


這是來打仗的?


將士軍前半死生,美人帳中猶歌舞!


這是敗類的行為!


劉磐有些惱火,大聲道:“劉使君下令我們全力進攻,攻取汝南郡和潁川郡,將軍為何不進攻?為何不執行劉使君的命令?”


張允一拍桌子惱火道:“我不是在進攻嗎?你什麽時候看到我不進攻了?還有,我要告訴你,劉磐,你別以為你是使君的侄子就能為所欲為!


在軍營裏,我才是主帥,你是我的部將,你要聽命令!如若不然,我就是斬了你,也沒人能說什麽,聽明白沒有?”


劉磐大怒,被氣的臉發紅,甩手就走。


張允趕走了劉磐,滿臉不屑的唾罵一陣,又繼續喝酒,和自己的親信武將們繼續尋歡作樂,摟著舞女歡聲笑語不止,大帳內好一派群魔亂舞的光景。


劉磐氣呼呼的衝出了營帳,在營帳外麵碰到了昔日舊部黃忠。


黃忠很早就跟隨劉表了,是荊州資格最老的將軍之一,年紀已經四十多,還是十分勇猛,力大無窮,吃肉吃飯都很多,為人豪爽,在軍中頗得人心。


這一次北伐汝南,劉表讓黃忠也隨軍出戰,劉磐本以為黃忠可以率軍出擊,好好的給魏軍一點顏色看看,結果黃忠卻告訴劉磐,他的職責是守護大營,不是率軍出擊。


“此番北伐,忠的職責是守護大營,而非進兵。”


黃忠頗有些無奈的說道:“張將軍如此安排,忠也無能為力,隻能遵守命令了。”


劉磐非常生氣。


“他這根本就不是在打仗,這完全是消極避戰,他怕極了郭子鳳,根本不敢和郭子鳳交手,這樣的人統領全軍,這一戰根本就不要打了!不行,我要上表告訴使君,撤了他的職位!”


劉磐決定寫信告訴劉表,請劉表將張允撤職,換上他來主導這場戰爭,如此才有更好的局麵可以期待。


結果他在寫信的時候,消息不知道怎麽的被張允知道了,張允闖入他的營寨,和他大吵一架,最後張允被氣的沒辦法,隻好答應讓劉磐獨領一軍出發攻打朗陵縣。


劉磐這才罷休,哼了一聲,點起一軍兵馬,率軍前去攻打朗陵縣。


“敵軍善戰!你要小心!不可妄進!”


張允在他出兵前還當著很多人的麵提醒他。


劉磐撇撇嘴,沒當回事兒,上馬帶兵離開了。


朗陵縣是汝南郡南部比較重要的縣城之一,但是因為這一次張允的主要攻擊方向是從舞陰縣出發攻取吳房縣,朗陵縣並不在攻擊範圍之內,劉磐要獨領一軍去攻打這裏,打開汝南縣南部的防線,以便長驅直入。


劉磐對自己很有信心,率領五千長沙本部向朗陵縣發起進攻,一路的確是長驅直入的進入了汝南郡境內,並未遇到魏軍的阻攔。


劉磐對此並沒有感到疑惑,因為他的確就是打著突襲的想法前來的,趁著汝南魏軍主力被張允牽製住的時候,他要另辟蹊徑,繞道魏軍腹地,從背後突襲魏軍,一舉擊潰汝南魏軍主力。


然後他毫無意外的被魏軍主力伏擊了。


郭烈率領五千步騎在半道上伏擊了劉磐,劉磐大軍對此沒有任何準備,魏軍突然殺出來的時候,劉磐還在命令軍隊埋鍋造飯,伐木建立營地。


就這樣很突然的,魏軍殺了出來,一殺出來攻勢就很猛,萬箭齊發,鐵騎縱橫。


劉磐猝不及防,被郭烈偷襲得手,所部五千長沙兵軍心大亂,不得死戰,於是一陣殺戮之後全軍覆沒,被殺死兩千多人,剩下的基本上都被俘虜了,隻有大約一百多人僥幸逃脫。


劉磐本人拚死力戰想要逃脫,被郭烈帶著親兵衛隊追上,一矛刺死了劉磐。


劉磐慘死的消息很快通過這些潰兵傳回了張允的軍營,張允一副大驚失色的模樣,趕快將這件事情報告給了劉表。


說魏軍強悍,他們麵臨著被魏軍擊敗的風險,軍心已亂,請求退兵。


報告中,還添油加醋的說了劉磐不聽帥令,不聽勸阻,偏要帶著本部長沙兵去攻打朗陵縣,脫離大部隊的建製,導致被魏軍擊敗,身死沙場。


反正他張允是有一點小過錯,馭下不嚴的小過錯,但是這顯然不是主要因素。


劉表得知此事之後,相當震驚,十分哀痛,痛哭自己的好侄兒之死,但是又不知道該責怪誰。


難道是張允的錯嗎?


顯然不能全怪張允,因為這是劉磐自己主動要求出擊的,張允最多也就算個馭下不嚴,要為此而嚴懲張允,怕是不能服眾。


借此機會,大量文武勸說劉表還是退兵算了,前線軍心已亂,再打下去,怕是要被魏軍反攻到南陽郡裏,到那個時候就得不償失了。


劉表心神已亂,無可奈何之下,不甘心的下令退兵,著大軍退回南陽,繼續緊守城池,不要出戰。


張允如蒙大赦,趕不及的帶兵後退回了宛城,結束了這場相當荒唐的北伐之戰。


劉表這邊的攻勢在裏應外合之下失敗了,損兵折將,丟棄了不少輜重馬匹,這件事情發生在九月中旬。


而直到這個時候,三州同盟裏隻剩下唯一一路諸侯還在進兵作戰,那就是孫策,孫伯符。


也是最具有威脅力的一路。


孫策基本上是和劉表同時進軍的,軍隊乘船,兵分三路。


規模龐大的內河水師船隊無視了魏軍設置在江邊的狼煙烽火台,大搖大擺視若無物的駕船橫越長江,進入濡須水,進入了江北的地界。


從這裏開始,孫策的水師實際上是一路暢通無阻,也根本無法被阻止。


他們之前就認為郭鵬的軍隊無法在水道上阻止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合肥,而孫策的第一個目標也就是合肥。


沿著河水北進抵達合肥,攻略之,隻要合肥拿下,九江就基本上到手了。


孫策的船隊大搖大擺的順著濡須水穿越廬江郡進入巢湖之後,程普率領的偏師也進入了濡須水道,將目標放在了廬江郡本身。


程普率軍在合適的地方下船,登陸,開始安排軍隊安營紮寨,打牢基礎,掩護剩下的軍隊登陸,這個時候,有斥候來匯報,說前方有魏軍接近。


程普點了點頭,立刻下令登陸完成的一萬多兵馬結陣。


將軍蔣欽、淩操率領各自的軍隊在地麵上結陣,背靠水道和水道裏的船隻,頂起大盾,端著長矛,高大的樓船上弓弩手齊裝滿員虎視眈眈,隨時準備打擊接近而來的魏軍。


不多時,程普完成了軍陣的聚集,也遙遙看到了黑壓壓一大片魏軍正在緩緩接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