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十八 張角要造反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唐周和趙鷲被帶去北部尉府之後,郭鵬換了一身衣服,然後就把家兵帶到了北部尉府中。


知道此人是唐周的時候,郭鵬用很短的時間就下定了決心,在他們的酒裏下了藥,打算由自己親自開啟這個大時代。


他原本以為自己無法在這個時代掀起什麽波瀾的,隻能隨波逐流,可是沒想到,機會,就這樣送到了自己麵前。


天與不取,必受其亂。


夏侯兄弟和曹仁此時都在府中值班,郭鵬有休息日他們可沒有,隻能埋頭幹活。


見郭鵬帶人來了,不知道是要來幹什麽,曹仁還十分興奮的詢問是不是要去打架了,他可憋壞了。


郭鵬笑了笑。


“大概吧,你們在這裏整頓一下府中兵丁,發給兵器,點齊人數,等我的命令。”


三人互相看了看,不知道郭鵬的葫蘆裏賣的什麽藥,想詢問來著,但是郭鵬已經離開了。


郭鵬到了北部尉看管犯人的監牢中,看著被綁在木架子上的昏迷不醒的唐周,對著旁邊的郭水和郭木點了點頭。


郭水和郭木會意,立刻上前一人一桶水迎麵澆了上去。


“啊!”


發出了這樣的聲音,唐周驚叫著睜開了眼睛,看了看眼前的一切,一臉的迷茫。


“這……這是……”


“北部尉府的監牢之中。”


郭鵬緩緩開口。


唐周愣了一會兒,然後恍然大悟,繼而大驚失色。


“郭……郭郎何故如此?我們……我們不是在喝酒嗎?趙鷲呢?趙鷲呢?”


“你別管趙鷲在什麽地方。”


郭鵬緩緩開口道:“如果你不老實交代,你會死。”


唐周一臉的驚恐莫名。


“交……交……交代什麽?”


“交代你們要謀反的事情。”


郭鵬一句話說出來,不僅唐周瞪大了眼睛,身邊的家兵們也瞪大了眼睛。


謀反?


“謀……謀……郭郎,什麽謀反啊?我不知道啊!這……你聽誰說的這是?我……我什麽都不知道啊!”


唐周臉上全是驚慌失措的神色,連連搖頭,聲音因為驚恐而變得尖銳,不停扭動著自己的身體來顯示自己內心的不平靜。


“什麽都不知道?歲在甲子天下大吉這八個字,你給我解釋一下。”


“歲……這……這……”


“若我沒記錯的話,今年,便是甲子年。”


郭鵬沒等唐周說完,接著開口道:“根據我所得到的消息,你們太平道眾正在搜集黃色布巾和兵器,意欲何為啊?”


“…………”


唐周完全被問住了,根本不知道怎麽回答怎麽狡辯。


“不說?我幫你開口,狠狠打,隻要打不死,就往死裏打,郭木,郭水,你們來!”


郭鵬冷笑道:“不打不招的人,我見過很多。”


“是!”


郭木和郭水一點也沒猶豫,立刻上前,拿起了厚實的鞭子,在唐周驚恐的注視之下舉了起來,用力地抽了過去。


啪啪啪的破空聲夾雜著皮鞭抽在肉體上的聲音,配合著唐周殺豬般的慘叫,共同奏響了一曲慘絕人寰的煉獄協奏曲。


郭鵬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有些感慨。


問:如何將一個好人變成一個惡魔?


答:給他權力。


沒有同情,沒有憐憫,掌握著對唐周的生殺大權的郭鵬,隻想從他嘴裏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


還有一點興奮。


說真的,郭鵬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也不會做好人。


他跟『好』這個字沾不上邊,必要情況下,『人』這個字也有待商榷。


剛開始,唐周還沒有交代,被鞭打了一炷香之後,直接暈厥了過去,愣是沒說,叫郭鵬有點小意外。


不過沒關係,審訊手段,他這裏多的是。


“用鹽水澆。”


郭鵬說了三個字,很快,唐周又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蘇醒過來,而迎接他的變成了燒紅的烙鐵。


絲絲焦香味兒充斥著這個狹小的空間。


“啊!!!!!!!”


唐周發出了自己所能發出的最為淒慘的聲音,淒慘的好像不是人間的聲音一樣。


但這就是人間的聲音,人間才不是僅僅隻有歡聲笑語,還有撕心裂肺的慘叫,交織在一起才是人間。


說的更明白一些,有些人總是在笑,而有些人總是在慘叫。


“馬上交代,否則,還有其他的刑罰等著你!”


拔指甲,插竹簽,割肉,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刑罰,這裏都有。


唐周因為痛苦而渾身發抖,因為恐懼而渾身發抖,還是沒有說話。


“唉,何必呢?”


郭鵬再一揮手,有家兵上前,拿起唐周的手,將一支竹簽狠狠的刺入了他的指甲縫。


“啊————————!!!!”


十指連心,這種疼痛真是想想就能感受出來了。


“這是第一支,還有九支,如果這九支還不夠,你還有十個腳趾頭,還有十支竹簽,如果還不夠,那就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切下來,你看著,一片一片的,全部,切下來。”


郭鵬的聲音恍若惡魔的低語,在唐周的腦海中不斷地回蕩。


疼痛和恐懼充斥著他的全部,不知道什麽時候,他就聽到了一個碎裂的聲音,一個不知道從什麽地方傳來的碎裂的聲音。


“我說……”


“嗯?”


“我說……”


“聲音太小我聽不到。”


“我說!”


“聽不到,大聲點!”


“我……我說!!!!!太平道!要造反!大賢良師……張角!要造反!!”


唐周似崩潰般的將他一直憋著不想說的事情完完本本的說了出來。


除了郭鵬之外,郭木和郭水在內的所有郭氏家兵都震驚了。


“張角叫我來雒陽……配……配合馬元義……聯絡雒陽的內應,三月五日,裏應外合,攻打皇城,殺死天子,奪取雒陽,然後同一日,青、徐、幽、冀、荊、揚、兗、豫八州之地,三十六方,四十萬人,群起造反……”


唐周緩緩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郭鵬自己親自記錄這些口供。


起事日期,起事領導人,起事地點,起事造反的人的數目,起事方法,還有在雒陽的內應。


“你說要在宮內聯絡宦官,宦官中的何人是你們的內應?姓甚名誰?做什麽職位?”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這個事情,隻有張角和馬元義知道,我隻是負責傳話,有人和我接頭,但是是誰,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猜測,一定是個地位很高的宦官,否則,張角和馬元義不可能死死守著這個不告訴我。”


唐周一邊發抖一邊說道。


郭鵬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理,這些宦官一定地位很高,所以才被張角如此保密。


他們的地位真的很高。


算了,有沒有證據是無所謂的,他的目標也不是這些宦官,而是馬元義本人。


“所以,馬元義真的在這個地方,你沒有騙我吧?”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唐周立刻表明心跡:“都到這個地步了,郭郎,我不可能騙你的!”


“嗯,我也相信,你應該不會騙我,那麽大的事情,那麽周密的部署,你又怎麽能編纂出來呢?不過這個張角,還真是個人物,如此膽大!”


郭鵬眯起了眼睛,站起了身子,召集了郭氏家兵,吩咐任務給他們知道。


“你們都明白了?”


“是!”


“馬上行動!”


“是!”


極其震撼的事情發生在郭氏家兵們麵前,當事情超出他們的認知的時候,最初的驚訝之後,剩下的就是迷茫和服從了。


和過去一樣,服從郭鵬的命令就好,別的都不重要。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