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八十七 蜀軍缺糧了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龐羲的勢力太大了。


為人也有些囂張,根本不懂得尊重劉璋的權威。


仗著自己是劉焉的舊部,就不把劉璋當作主君看待,這讓劉璋也很是不爽。


“龐羲的兵權過甚,對大王來說,是很不妙的,大王若不能削弱他的兵權,打壓他的銳氣,他之後還要做出什麽,那可難說,大王難道想要一直被龐羲所挾持嗎?”


王商又是一句話把劉璋說的非常不舒服。


劉璋非常不舒服的話,就開始考慮要怎麽對付龐羲了。


首先肯定是要在糧草上動手腳的,在糧草上動了手腳之後,又要怎麽做呢?


該怎麽削弱龐羲的兵權呢?


劉璋向王商問計。


王商露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緩緩向劉璋說出了自己的對策。


劉璋聽著聽著,逐漸露出了笑容。


這兩軍打仗,後勤當然是最重要的,對於跨越千山萬水來到涼州的蜀軍來說,這個糧草當然是更加重要的。


基本上糧草就是蜀軍的生命線,在戰場上,涼州諸將就算能聯合,也是一盤散沙,統一號令拯救不了戰鬥習慣的不統一,涼州聯軍完全不能在野外和蜀軍麵對麵的幹,隻能守城。


但是守城也沒堅持多久。


八月中下旬,法正獻計龐羲,假裝糧草不濟退兵,誘使涼州軍出擊。


涼州軍破敵心切,中了計,成宜、李堪兩部在馬超的帶領下出城追擊。


馬超急於證明自己,急於扭轉自己敗給郭鵬的負麵影響,結果再次吃癟,在城外被龐羲打了個埋伏。


蜀軍萬箭齊發,涼州馬隊損失慘重,成宜、李堪被萬箭穿心,當場陣亡,馬超胳膊上中了一箭,狼狽退兵而逃。


冀縣隨後被龐羲攻取,涼州聯軍潰退,漢陽郡岌岌可危。


而蜀軍則獲得了一些重要的戰略物資,比如戰馬之類的,龐羲大喜,分兵攻取漢陽郡各縣城,漢陽郡各縣城無力阻擋蜀軍兵鋒,紛紛投降,漢陽郡遂為蜀軍所占據。


得到了此番大勝,龐羲頓時信心十足,蜀軍諸將也信心十足,覺得此戰不過爾爾,正打算乘勝追擊全據隴右,結果九月初,他們真的缺糧了。


不是法正獻計假裝的,是真的。


“怎麽回事?糧草為什麽還不送來?”


龐羲滿臉陰沉的詢問主管糧草的官員和押運官。


“將軍,不是我們的問題,據說是運糧道路上突然出現了山崩,巨石滾落路麵,把運糧要道給阻塞了,運糧隊跟不上來,這才出了差錯。”


押運官連忙解釋。


龐羲的臉色頓時就變黑了。


“道路阻塞?行軍征戰是國之大事!任何事情都要為此讓路!道路阻塞為何不盡快清除障礙?幾萬人的運糧隊伍,難道連一個小小的道路坍塌都不能處理嗎?”


龐羲一伸手抓住了押運官員的衣領子,滿臉都是殺意。


“將軍饒命!將軍饒命!小人也不知道啊!”


法正看不過眼,上前勸阻了龐羲。


“將軍,這也不是這個人的錯,將軍應該立刻派人去看看到底是什麽問題,眼下糧秣最多堅持半個月,半個月後要是問題還不能解決,才是真的嚴重,眼下,還有時間。”


龐羲看了看法正,冷哼了一聲,鬆開了手。


“就按照孝直說的做。”


行軍打仗,這個糧草的問題實在是太重要了,容不得龐羲和法正不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可越是這樣,越是容易出問題,本身運糧道路就艱難險阻,現在再出了這個問題,更是難上加難。


蜀軍先鋒已經打出了漢陽郡,開始向其他各郡出擊,涼州軍兵敗多次,或據城死守避而不戰,或堅壁清野逃之夭夭,大軍雖然攻城略地,但是得不到什麽補給,正是需要糧草的時候。


這個時候後勤出了問題,難道不是要命的事情?


龐羲急得上火,法正雖然略微冷靜,但也和上火差不多。


除了前線戰況,他們更加在意後勤糧食的補給問題,一天得不到消息就一天吃不好飯,睡不好覺,折騰了三天三夜,龐羲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滿臉吃人的表情盯著運糧軍官死死的看著。


“三天的最後期限,糧食呢?”


龐羲已經快要按耐不住的拔出自己的腰刀展現自己的怒火了。


“道路坍塌的很嚴重,不是一處,而是好幾處,後方民夫和輔兵竭盡全力,也沒能趕上……將軍!饒命啊將軍!”


運糧官臉色慘白的跪在地上求饒。


龐羲憤怒的無以複加,拔出腰刀一刀殺死了這名運糧官,運糧官慘叫一聲,倒地身亡,血流遍地。


法正有些悲哀的看著這個終究難逃一死的運糧官,深深地歎息。


“將軍,糧秣已經不能支撐大軍繼續進攻了,我建議大軍停止進攻,就地堅守。”


法正不得已提出了自己最不願意提出的建議。


龐羲深吸了幾口氣,平複了自己躁動的情緒,看了看法正,然後無可奈何的點了頭。


“就按照孝直所說的做吧,但是催糧還是要繼續催,還要安排軍隊去塌陷處施工,再不濟,就是靠人背,也要背一批糧食回來,都已經打到了這個地步,絕對不能讓糧食成為麻煩!”


龐羲緊咬牙關,下達了命令。


盡管如此,盡管龐羲的決心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卻依然不能解決天災人禍,尤其是人禍。


數日之後,盡管龐羲安排兵馬背了一部分糧食回來,但是對比軍隊每日的消耗,實在是入不敷出,法正愁的幾天沒睡好覺吃好飯,采用小斛放糧的辦法以削減軍糧支出,還是不能解決問題。


不僅如此,還引起了前線軍隊的不滿和恐慌。


糧食不足在行軍打仗的過程之中絕對是死局,要是真的撞上了,大軍說崩潰就崩潰,不玩虛的。


前線軍將連連前來詢問糧食問題,詢問糧食儲備,軍心動搖,難以為繼。


察覺到了蜀軍進軍的趨勢為之一頓,馬騰和韓遂一分析,感覺這個情況和之前不太一樣。


之前他們吃了一次虧,小心多了,這一次一開始沒敢試探。


然後某一天,更加急切地想要將功贖罪的馬超帶著一批親衛騎兵出城抓了幾個蜀軍舌頭回來,一問,得知蜀軍內部已經小斛放糧好幾天,大家都在疑惑,懷疑糧食出了問題,軍心大亂,軍無鬥誌。


這一下馬超算是真的立了功了,馬騰也不想讓自己的長子就真的這樣消沉下去,於是給了馬超最後一次機會,讓他帶領三千軍隊去攻打蜀軍的一座營寨,這一次,馬超打贏了。


蜀軍沒有鬥誌,戰鬥起來軟綿綿的沒有力度,和之前進軍的樣子完全不同,馬超率軍越戰越勇,一掃頹勢,擊破了蜀軍的一座兩千餘人的軍營,大獲全勝。


從這座軍營裏俘虜的蜀軍士兵的嘴裏,馬騰和韓遂最終確認,蜀軍是真的缺糧了。


缺糧的軍隊,還打什麽仗?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