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八十六 劉璋很生氣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龐羲和法正帶兵走了之後,劉璋就坐鎮漢中。


一方麵給龐羲等人運糧,一方麵也在戒備著郭鵬隨時可能對漢中發起進攻。


忽然有那麽一天,王商前來拜見劉璋。


“大王,就眼下的情況來看,屬下很為大王感到擔憂。”


“為我感到擔憂?你是說,郭子鳳會趁機南侵嗎?”


因為害怕郭鵬,劉璋條件反射般的想到了郭鵬,還以為王商得到了什麽風聲。


“非也,大王已經將入蜀道路死死把守住,郭子鳳就算再強,也得掂量掂量蜀道難行。”


“那你所說的是什麽?”


劉璋奇怪的看著王商。


“大王,屬下所說的,乃是龐羲,龐將軍。”


“龐羲?”


劉璋麵色一沉:“北伐涼州是我的決定,已經決定了,大軍已經出發了,難道你還要反對嗎?”


“大王,屬下不想就北伐本身說什麽,屬下隻是想說說,關於龐將軍的事情。”


王商開口道:“大王也知道,龐將軍能用兵,能打仗,還能取得功勳,那麽大王以為,是龐將軍在軍中威望高,還是大王在軍中威望高?”


劉璋抿了抿嘴唇。


“自然是龐將軍的威望高。”


“那麽大王以為,是龐將軍善於用兵,還是大王善於用兵。”


“……龐將軍善於用兵。”


劉璋有些不高興的回答道。


“大王,都到這個份上了,大王不感到擔憂,屬下卻要為大王感到擔憂!”


王商滿臉都是感歎:“大王,龐將軍不僅有威望,還有兵權,蜀中最精銳的軍隊被龐將軍所掌握,龐將軍本身還立下了那麽多功勞,已然是我國中最有聲望的將軍了,若是涼州也被龐將軍取下,那麽龐將軍的威望要高到什麽地步啊?”


王商這樣一說,劉璋原本滿是不愉快的臉忽然變得愕然。


“這……”


“大王難道沒有想到嗎?龐將軍對大王難道真的是忠心耿耿嗎?”


王商立刻添油加醋,煽風點火:“大王能相信龐將軍對大王絕無二心,哪怕拿下涼州之後,也還是做大王的將軍,屬下都不敢相信。


龐將軍擁兵自重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之前平定趙韙叛亂之後,龐將軍做了什麽,大王難道忘了嗎?他是如何擁兵自重縱兵劫掠地方的,如何惹的地方不安的,大王都忘了嗎?”


劉璋哪裏會忘呢?


龐羲做的那些根本不受他的控製的事情,讓劉璋記憶猶新。


“龐將軍是先父舊部,不會背叛於我……”


劉璋這話說的自己都沒什麽底氣。


“趙韙難道不是先主舊部?”


王商一句話就把劉璋的底氣打沒了。


劉璋頓時有些慌亂起來。


“王卿,你的意思是,龐將軍領兵征戰涼州功成之後,就要背叛我?”


“倒也不是這樣說。”


王商搖了搖頭:“但是大王,您真的不擔心嗎?若龐將軍真的拿下了涼州,他的身邊若是還有一些小人在龐將軍耳邊說些什麽,龐將軍一旦動心,那五萬軍隊可就不是大王能指揮的了。”


劉璋眼睛一瞪,倒吸一口涼氣。


有道理啊。


龐羲這人,可不算什麽忠臣純臣,之前打敗了趙韙之後幹的那些事情劉璋還記得一清二楚。


居功自傲,不聽命令,縱兵劫掠地方,惹得民怨沸騰,讓劉璋難堪。


這樣一個人,要是真的在涼州戰場上取得了大的勝利,這還不得尾巴翹到天上去?


要是身邊再有個什麽人勸說他割據涼州不再聽從劉璋的命令,甚至率軍打回來。


以龐羲對這段路途的熟悉程度和五萬蜀軍的掌控,這仗,還能打?


龐羲的家人一直都跟著龐羲在身邊,原先劉焉還活著的時候是在劉焉身邊的,但是劉璋軟弱無能,平定趙韙戰役之後,龐羲的家人就被龐羲帶走了,龐羲的兩個兒子還跟在龐羲身邊一起戰鬥。


眼下龐羲的確是有家人在漢中,但是最重要的兩個兒子在他身邊,如果龐羲一旦不受控製,想要割據自立,劉璋沒有任何可以拿捏他的辦法。


如此一來,這簡直就是危如累卵!


經過王商的這一番勸說,劉璋忽然發現,自己所處的局麵根本沒有自己所想象的那麽好,自己所處的局麵完全是大變前夕!


天啊……


這可怎麽辦?


劉璋頓時恢複了原先六神無主的模樣,好不容易產生的一點雄心壯誌消失得無影無蹤。


“王卿,王卿,孤……孤該如何是好啊?”


劉璋習慣性的向身邊人問計。


王商的心理頓時充滿了滿意的情緒。


“大王,這件事情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大王應該是知道的,眼下就是最好的時機,大王可以在糧秣運輸上做點事情,遲緩一些運糧,讓龐羲缺糧,如此,逼著他退兵。”


王商說出了自己的辦法。


劉璋頓時有些疑惑和擔憂。


“這……為人君主的人,難道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臣子嗎?這不是自斷臂膀嗎?”


“大王糊塗,大王把龐羲當作自己的臣子,龐羲有沒有把自己當作大王的臣子啊?一旦事情有變,龐羲還會做大王的臣子嗎?他手握重兵,一朝背反,大王又欲何為?”


王商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看著劉璋。


劉璋恍然大悟,立刻意識到了讓龐羲繼續立下戰功對自己而言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行為。


別說這樣對蜀國有利。


如果蜀國的王都不再是劉璋了,蜀國再好對於劉璋而言有個屁用?


最重要的,永遠是一把手的地位,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放到之後。


包括戰場局勢和將士的性命。


“大王,拿下漢中,蜀地已經有了可靠的屏障,漢中地勢艱險,誰要進來不得脫層皮?誰進來都要掂量掂量自己行不行,現在對於我們而言,外敵不可怕,可怕的,是內患啊!”


王商又添了一句。


劉璋咽了口唾沫,麵色緊張的看著王商。


“王卿,要真是這樣做了,如果龐將軍回來怪罪孤……這……這可如何是好啊?”


王商頓時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劉璋。


“大王,您是大王,還是龐羲是大王?”


王商一句話頓時說的劉璋無言以對。


對啊,我才是大王,我才是主人,龐羲是我的部下,我為什麽要害怕他?


劉璋想著想著,忽然很生氣。


我居然會害怕龐羲?


這……


這……


可惡!


劉璋為自己產生的畏懼的情緒感到不愉快,感到恥辱。


他很生氣。


王商敏銳的捕捉到了劉璋的表情,揣摩著劉璋眼下的想法。


然後繼續添油加醋。


“大王,其實逼著龐羲退兵,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保證軍隊在大王的掌握之中,而不是在龐羲的掌握之中,大王需要選擇可靠的人手,慢慢地削弱龐羲的兵權。”


劉璋皺起了眉頭。


“你說的有道理啊……”


劉璋又想起了之前龐羲打敗了趙韙之後自己那種忐忑不安的情緒。


龐羲的權勢,的確是太大了一點。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