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八十三 受挫的蜀軍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郭鵬當然不會告訴樂進這是他和蔡瑁張允約好的。


這場戰鬥經過劉表勢力內部的協調,還是以張允為主將,統兵三萬北上進攻汝南郡和潁川郡。


劉表本來想親征,但是被強烈反對,又想任命劉磐做主帥,但是被否決,以劉磐太過暴躁為理由。


最後劉表沒辦法,隻能接受以張允為主帥,以劉磐為張允的副手的方案,同時劉表也看清楚了,這幫人根本不想擴大戰爭,最多隻能接受象征性北伐的結果,不願意和郭鵬大動幹戈。


劉表十分惱火,但是沒有辦法,沒有這些人的支持,他的北伐軍打不了多遠。


襲擾一下就襲擾一下吧,至少也是出兵了。


南陽在手,荊州的防線就是完整的,襄陽就是安全的,什麽時候南陽郡保不住了,那才是最危險的。


劉表和孫策的進攻方案就都確定了,劉表是佯攻,孫策才是真的猛攻,對於孫策來說,這一戰甚至可以說是立國之戰。


而八月底的時候,他們所要幫助策應的劉璋的軍隊終於在漢陽郡和武都郡與涼州軍交手了。


劉璋的軍隊經過快兩個月的長途跋涉,跨越千山萬水,終於在祁山道的盡頭和早就有所準備的涼州兵交手了。


劉璋所部先頭部隊在漢陽郡與馬騰韓遂所部交手了,馬騰和韓遂繼續結盟,並且帶領涼州大小軍閥一起結盟共抗蜀軍。


兩大軍閥率領成宜、李堪、楊秋、馬玩、候選等大小軍閥聯軍五萬人,在漢陽郡抵抗蜀軍主力的進攻。


不得不說,當蜀軍在目的地遇到了早有準備的涼州兵的反擊的時候,蜀軍首腦們都是沒有料到的,包括法正在內,都沒想到居然涼州人已經做好了準備,率軍主動反擊蜀軍的進攻。


他們的目標冀縣被早就被涼州兵嚴密防守了起來,涼州兵根本就是有備而來,蜀軍驟然遭到打擊,猝不及防,先鋒潰敗了一陣。


這讓龐羲和法正大吃一驚。


“涼州人怎麽會有備而來?難道是事先得到了我們進攻的情報?”


龐羲看向了法正。


法正十分驚訝。


“我們的行軍如此隱秘,都在深山之中,涼州人怎麽可能提前知道?”


法正也沒有想到這一點,所以驟然麵臨涼州人有備而來的情況,法正咬咬牙,勸說道:“如今局麵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軍是騎虎難下,不得不正麵迎上,若此時退卻,必然慘敗,若主動出擊,還有獲勝的機會!”


龐羲一想也是,這次北伐也是他所主導的,要是失敗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於是龐羲孤注一擲,率領蜀軍主力出擊,和涼州兵在冀縣附近展開激戰。


一場大戰從上午打到黃昏,雙方不分勝負,蜀軍在法正的準備下多置弓弩以應對涼州兵的衝鋒,涼州兵缺少強弩,被箭雨射的抬不起頭,十分狼狽,一時間無法衝擊蜀軍軍陣。


夜幕降臨,雙方各自回營,準備來日再戰。


龐羲和法正驚訝於涼州人的事先準備,而馬騰韓遂也驚訝於益州人的強弩之多。


“不管他們是怎麽知道的,如今我們的目的已經暴露,已經沒有退路,涼州賊子一定在冀縣集中了主力不讓我們出山,那麽正好,若是可以正麵擊潰涼州兵,則隴右之地必為我所有!”


法正如此勸慰龐羲。


但是龐羲卻很憂慮。


“涼州馬隊強悍,我軍缺少馬隊,難以應對,若繼續下去,怕是難以攻克冀縣,我軍糧草艱難,不能打持久戰,時間一長糧草耗光,這仗還怎麽打?孝直,他們為什麽會有所防備?”


龐羲這樣的疑惑,法正也有。


法正最開始的計劃就是攻其不備,拿下漢陽郡,以此作為基地,迅速擴大戰果,攻其不備,讓涼州兵強悍善戰的優勢發揮不出來就要潰敗。


快速平推隴右,迫使涼州人投降,以此全據隴右,快速占領隴山各大要道口,在郭鵬都反應不過來的情況下堵塞隴道,則可以安心的慢慢的將涼州消化,如此,二三年之後,大局已定。


但是眼下第一波就受阻了,第一個計劃就無法實現,現在還在兩軍對峙,距離完全拿下漢陽郡還有一段距離。


繼續打下去,縱使可以獲勝,又能得到其他的涼州部分嗎?


不能全據隴右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後續戰略將無法繼續推進。


可惡!


法正狠狠的咬牙,心中滿是憤慨。


他想不通到底是誰泄露了蜀軍進軍的消息,讓大軍落得如此被動的局麵。


和蜀軍這邊的情況不同,涼州兵那邊可是歡欣鼓舞,因為他們頂住了蜀軍的第一波攻勢,沒有丟掉漢陽郡,那麽自然而然的就可以獲得優勢。


隻要繼續抵抗,不讓蜀軍奪到地盤,不需要多久,就可以逼的他們糧盡退兵,涼州自然就安全了。


大小軍閥們還是非常感謝明智的自己,在關鍵的時刻站在了一起,沒有互相敵對,而是共同對抗外敵。


應該以後還要這樣做,不僅僅是在對付劉璋的時候這樣做,對付郭鵬的時候也要這樣做。


馬騰和韓遂把守住了隴道,控製了要道口,一邊戒備郭鵬趁火打劫,一邊以主力對抗劉璋,算是兩方麵都不耽擱。


於是馬騰和韓遂占據了優勢。


麵對龐羲動搖的情況,法正隻能不斷給他打氣鼓勁,支持他不斷的向涼州軍發起進攻。


涼州軍經過了郭鵬的打擊之後,戰鬥意誌和戰鬥力大大衰減,麵對蜀軍的強弩,麵對這種技術流軍隊的打擊,涼州馬隊難以應付。


原本馬騰和韓遂引以為傲的涼州長矛手在和郭鵬的交戰之中折損殆盡,其餘各部軍隊雖然也有各自的精銳部隊,但是打仗打的是一個配合。


不是說你的精銳加上我的精銳就是我們大家的精銳,這樣簡單的加法不能算在戰場上,各自軍隊不同的作戰習慣在短時間內是不能互相彌合的,如此一來,配合上就會出大問題。


這種配合上的大問題會出現在各種意義上,包括麵對有統一號令的蜀軍軍陣進攻的時候,涼州軍陣不能做出整齊劃一的抵抗,配合失當,不能對抗蜀軍的軍陣。


於是涼州兵在野戰的戰場上連連戰敗,損兵折將,失去了繼續野戰爭鋒的可能,不得不退回冀縣,據城死守。


蜀軍開始攻城,而涼州軍也依托城池堅持抵抗,寸步不讓,雙方你來我往廝殺連連,漸漸打成了拉鋸戰。


一個月過去了,戰局沒有改變,雖然涼州兵損兵折將,被打的隻能守城,但是蜀軍依然未能攻取冀縣。


而在此期間,郭鵬接到了郭嘉的信。


郭嘉在信裏麵對郭鵬說,讓郭鵬不用過多的在意劉璋和劉表,這兩人終究無法北上,他們隻是塚中枯骨,守門之犬,絕對不可能進取成功。


真正值得在意的隻有孫策。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