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七十八 我就叫他把江東兵的血在合肥流幹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郭鵬三言兩語就把魏延塞到了虎衛軍裏,交給許褚帶領,讓魏延自己去找虎衛軍報道。


之後發生什麽,魏延能否在虎衛軍裏麵打開局麵,那就是魏延自己的事情了。


優秀的人才一定可以自己脫穎而出,不需要郭鵬多做什麽,若他不能脫穎而出,更不需要郭鵬多做什麽。


郭鵬叫來了陳宮和荀攸,還喊上了魯肅,讓他們三人給自己參詳一下這份情報裏所描述的內容。


“劉景升和孫伯符當真會北上?”


魯肅看後有些吃驚。


“怕是沒那麽容易吧?劉景升受到的掣肘太多,若真的要北上,蔡德珪和張允一定會予以阻止,並且事先通知我們,與其說劉景升會北上,倒不如說,是孫伯符更有可能北上。”


陳宮如此說道。


郭鵬覺得陳宮說的有道理。


“無論是軍隊戰鬥力,還是進取之心,我以為,都是孫伯符要強於劉景升,劉景升老了,不是很願意折騰,孫伯符年輕氣盛,又剛剛遭遇咱們策反陸氏的打擊,必然心懷怨懟。


就我看來,孫伯符北上進攻的可能性很大,劉景升威脅汝南和潁川的可能性反而很小,所以,我們應當著重戒備孫伯符,劉景升那兒則可以稍微放鬆一些,讓文謙盯著一點就夠了。”


荀攸思慮片刻,開口道:“劉景升北上的可能性很小,因為他已經有了南陽郡作為襄陽的屏障,但是孫伯符沒有,魏公的思慮是對的,僅僅依靠長江,不足以保護他的基業。


江南地廣人稀,能勉強稱之為王化之地的,也唯有沿江一帶,往南深入,則多為山越所占據、侵擾,孫伯符的基業依靠長江不足以保全,他必然向北尋求能成為江東屏障之地。”


郭鵬看著地圖,笑著詢問道:“那公達以為,孫伯符若要趁這個咱們的主力留在關中的機會北上爭鋒,他的目標會在哪裏?”


“九江,廬江。”


荀攸果斷回答:“守江必守淮,長江沿線根本不足以抵擋大軍兵鋒,孫伯符若要鞏固基業,必然北上爭奪九江,繼而爭奪廬江,全據揚州,則有北方屏障。”


“沒錯,九江郡和廬江郡的確是我軍防線的重中之重,若不能守住九江和廬江,豫州和徐州都要告急,東南防線將被徹底撕開,不得不大動幹戈,孫伯符則能以此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郭鵬盯著地圖上的九江郡看了好一會兒,開口道:“我以張文遠為鎮南將軍,總領淮南軍務,九江廬江和廣陵一線布置三萬重兵,又以於文則在東海郡領三萬營兵坐鎮徐州,若有必要,則立刻南下馳援,當屬萬無一失,不過……”


“魏公還有什麽憂慮嗎?”


陳宮輕聲詢問。


“九江郡,壽春可以遏製淝水上遊,阻擋江東水師沿河而上,但是它的位置太靠北了,是整個九江屯田的集中區域,九江郡北部有二十餘萬屯田民,皆屯田以供軍需。


這塊地區的屯田民,是淮南三萬軍隊的供給來源,也是未來我大軍南下的供糧基地之一,若讓孫伯符長驅直入壽春一帶,縱使無法攻克壽春,卻讓他破壞屯田,擄掠民眾南歸,也不是我願意看到的事情。”


郭鵬深吸了一口氣:“九江軍事防線需要南移,向南移動,除江防之外,必須把防線往南推進,不能容忍孫伯符過於深入九江郡北部,防止他破壞屯田大業。”


陳宮和荀攸魯肅兩人一起盯著地圖看。


“魏公以為防線南移到何處最為合適?”


郭鵬的手指從壽春一路往南,移到了一座不怎麽起眼的縣城處,停下了。


“這裏。”


三人盯著一看,原來郭鵬所指的地方,是合肥縣。


“合肥縣……”


陳宮和荀攸不是當地人,對當地的地理不是很了解,魯肅倒是對這一帶地區有很深的了解。


“合肥南接施水,北臨淝水,這條水路是淮南淮北交通最為重要的一條水路,沿線河流縱橫、水網密布,便於兵力投送和糧草運輸,而且合肥縣本身在淮南便是四通八達之樞紐。


諸位請看,從大江進入濡須水,再進入巢湖,再從巢湖入施水,從施水登陸,直抵合肥,若再拿下合肥,則可以順著淝水進入淮河,再沿著穎水一路北上,直抵豫州腹地,我軍將落入頹勢。


而合肥往北,施水已溯至源頭,江東兵必須上岸爭奪合肥,奪下合肥之後,隻要再往北行軍幾十裏,就又有水路可走了,而且還是一片坦途,所以合肥是這一條水路上唯一一個可以抵擋江東水師的重鎮。”


經魯肅這一講,陳宮和荀攸則對此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發現合肥的確是一個兵家必爭之地。


隻要合肥被拿下,基本上江東水師就能順著水路一路進軍,直抵中原腹地,威脅潁川雒陽一帶,危害深遠。


而在水上,郭鵬麾下的魏軍並不具備與江東水師在水麵爭鋒的實力。


太史慈的水師還在青州訓練,建造,總人數尚未抵達一萬,暫時不能拿出來用,更不要說在水麵上阻擋江東軍,那很難,到時候隻會疲於奔命。


所以一旦政權南北對峙,合肥將成為對北方政權而言非常重要的重鎮,淮南一帶也是絕對不可以失去的。


郭鵬打敗袁術,掃蕩淮南之際,江東尚且混亂,所以郭鵬順利占據淮南之地,將領土推進到了江邊。


而在另一個時空裏,袁術死後,孫策一度占據了合肥,向北威脅曹操,若不是孫策緊隨其後被刺殺身亡,曹操趁著孫吳內亂之際奪取了合肥,他能否順利控製淮南還是個未知數。


對於江東攻略而言,淮南就是具有決定性因素的,對於江南江北政權都一樣,誰占據了淮南,誰就占據優勢。


而此前,郭鵬已經預見到了這一天的到來。


“討伐袁公路之後,我讓張文遠率眾修繕合肥城,將合肥城城牆擴建,增高,加厚,打造為要塞,如今合肥城已今非昔比,孫伯符要想拿下合肥城,怕是沒那麽容易。”


感情郭鵬是早有準備?


“魏公深謀遠慮,屬下佩服。”


陳宮立刻帶頭拍馬屁,魯肅緊隨其後,荀攸愣了一下,堪堪跟上。


“這沒什麽,關鍵在於,合肥不能有失,隻要合肥之地保住了,江東軍縱有百萬雄師,也休想通過九江北上,威脅我中原腹地,九江郡如此,廬江郡也如此。


皖城一帶土地豐饒,也是我屯田之要地,屯田民二十餘萬耕植屯田,所產糧秣數百萬石不僅供給駐軍,更多的則是儲存起來,以備將來之用,一旦被孫伯符得到,後果不堪設想,故不得有失。”


郭鵬握拳捶了捶桌麵:“守江必守淮,過江,也必將據有淮南之地,以淮南為根基向北進取,孫伯符若想與我爭奪淮南,我就叫他把江東兵的血在合肥流幹。”


郭鵬眼中寒芒密布。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