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七十一 劉季玉會走哪條路?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之後幾天,馬騰和韓遂借著開軍事會議的機會和張濟多次交心,吃飯喝酒。


數次之後,馬騰和韓遂定下了動手的日期,再次叫張濟過來喝酒,還讓張濟帶著自己的侄子張繡一起來,一起喝酒。


然後就在酒席間忽然動手,殺死了張繡,生擒了張濟。


“為什麽要這樣對我!!!”


張濟滿臉絕望的嘶吼。


“我們之所以淪為逆賊,都是你害的,不把你交給郭子鳳,郭子鳳就要我們給你陪葬!”


韓遂惡狠狠地看著張濟:“把你交給郭子鳳,咱們所有人都能活!”


馬騰和韓遂緊接著就發動了突然襲擊,韓遂包圍了張濟的府邸,把張濟的親兵全部幹掉,然後將張濟的家人全部活捉。


而馬騰則率軍進入了張濟所帶來的士兵的防守區域,收繳了這群人的兵器,然後聲稱張濟已經被捉住,張繡已經死了,他們要是想活命,就要老老實實跟隨他們,否則,現在就會死。


而後馬騰出示了張繡的腦袋,讓這支軍隊崩潰了。


沒了首腦,隻能隨波逐流,聽從馬騰的安排。


於是馬騰兵不血刃的平定了可能發生暴亂的張濟舊部。


接著,他們就開始緊急動員,讓所有人收拾行裝,聯絡郭鵬進行交易,並且準備撤退。


六月初六天剛蒙蒙亮,馬騰和韓遂就做好了準備,韓遂帶隊在後方做接應和警戒,馬騰帶著馬超馬鐵幾個兒子上前和郭鵬進行交易。


為了保證雙方的安全和誠意,雙方隻能帶一百人以內的護衛部隊,並且遠離相對遠離各自的大本營,也就是在長安城和郭鵬的軍營之間的中間點上進行交易。


馬騰將張濟還有他的家人一起押過來,指給郭鵬看,郭鵬也把馬岱和龐德押了過來,指給馬騰看。


龐德到底沒有選擇投降。


當郭鵬告訴他自己要和馬騰還有韓遂議和的時候,給了他選擇,是回到馬騰和韓遂的陣營之中,還是跟隨自己征戰。


龐德選擇了回去。


“故土難忘,還望將軍成全。”


郭鵬沒有為難龐德,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實跟著我,你有朝一日也能回家鄉……好吧,既然你如此選擇,我不為難你,令明,好自為之。”


郭鵬選擇把龐德和馬岱一起放走,用他們交換來了張濟和他的家人,還有張繡的一顆頭顱。


他們全家人都被堵住了嘴巴,雖然張濟很拚命的扭動掙紮,不過郭鵬很快就下令虎衛們將他一家子包括他在內扭送回了大營,沒有和他多廢話。


他想要對話的對象自然是馬騰,而不是張濟這個失敗者。


“沒有想到,你我第一次見麵,居然是這樣的場合,馬將軍,久仰。”


“魏公客氣,要說久仰,還是末將久仰魏公大名了。”


馬騰皮笑肉不笑的抱拳一禮:“魏公的名聲早就傳到涼州來了,我們想不知道都不行,這一次,更是親身領教了魏公的用兵,方知魏公當真是厲害,我們涼州人不是魏公的對手。”


“何以至此?”


郭鵬歎了口氣:“孤並不想和馬將軍為敵,孤也不想和任何人為敵,孤隻是希望這天下安穩,百姓安居樂業,僅此而已,可為什麽總有人要掀起戰亂,逼的孤不得不奮戰到底呢?”


馬騰實在是不能說郭鵬太無恥,但是他這番漂亮話的確是說的太無恥了。


可是某種意義上來講,郭鵬每一次出兵征戰都是師出有名,大義名分在手,誰也說不出個不是,所以他這樣說,難道有錯嗎?


顯然是沒有的。


隻是馬騰作為利益受損的那一方,如何能心平氣和地看待此事呢?


馬超就更是如此了,強忍火氣已經不容易,又怎麽能談這種事情呢?


馬超其實真的很想和郭鵬大戰一場,一矛刺死郭鵬來出口惡氣,但是馬騰就是擔心馬超衝動,所以收繳了馬超全部的兵器,不讓他亂來。


“魏公說的也是,這天下實在是有太多人不安分了。”


馬騰隻能附和著陪笑臉,看著馬騰尷尬的笑臉,郭鵬的心情也變得稍微有些愉快,於是也不介意和馬騰分享一些比較重要的軍事情報了。


“馬將軍,既然咱們和談了,之後也應該和平相處,有些事情我就不得不提前告訴你。”


郭鵬笑了笑,開口道:“馬將軍可否知道益州牧劉璋攻克了漢中的事情?”


“這個我也知道,劉季玉攻克了漢中,在漢中自稱漢中王……”


馬騰的皺了皺眉頭,似乎想到了什麽似的,開口道:“魏公,這劉季玉,難道是想……”


“沒錯,孤也是這樣認為的。”


郭鵬點了點頭:“孤之所以答應與你和談,就是因為孤知道了這件事情,孤以為,劉季玉怕是有了稱帝的心思了,若要稱帝,自然就會北伐,我們繼續打下去,打成兩敗俱傷,到最後,不還是便宜了劉季玉?說不定劉季玉就在等著我們打成兩敗俱傷。”


馬騰很是吃驚,身後幾個兒子也是一臉的驚訝。


“這……劉季玉要北伐?”


“要不然,他怎麽會自稱漢中王呢?”


郭鵬搖了搖頭:“當初太祖高皇帝就是在漢中稱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以此進入關中,打敗三秦,占據關中,從而擁有了和項羽爭霸的資格,劉季玉大概也想重走這條路。


至於他是否會走陳倉道,孤並不清楚,或許他也會走祁山道,或者是褒斜道,亦或是子午穀,無論怎麽樣,他都會北伐,雖然很可能就是衝著孤來的,但是也不好說。


馬將軍,從蜀中進兵,祁山道最為寬闊,路途相對而言最好走,子午穀距離長安最近,但是路途最不好走,你說,劉季玉是會從祁山道進軍,還是從子午穀進軍呢?”


馬騰緊皺眉頭,幾個兒子互相看了看,滿眼迷茫。


涼州大地上有大大小小十幾股軍閥勢力相互割據,馬騰和韓遂的聯盟是勢力最大的,也是名望最響的。


劉璋如果從祁山道進兵北上,抵達涼州,必然會和馬騰韓遂的勢力產生衝突。


剛剛打完這一戰,實力損耗殆盡,馬騰和韓遂都疲憊不堪,劉璋要是選擇這個時候進兵,豈不是糟糕?


而且這個事情還不能假設劉璋不從祁山道走,萬一他真的走了,出祁山直取漢陽郡,那簡直就是災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