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三十七 你可願來我軍中從軍?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疑惑間,郭鵬讓信使進來。


然後就見著一個精悍的年輕漢子龍行虎步地走進來,在郭鵬麵前行了軍禮,然後奉上了情報。


“小人奉南陽太守張公之命前來送信。”


郭鵬點了點頭,身邊衛兵上前拿過了信件遞給了郭鵬,郭鵬打開了布帶子,展開了竹簡,一看,是蔡瑁的親筆信。


信上說,劉表聽聞天子遇害朝廷崩滅以及郭鵬控製徐州的事情之後,大為驚訝,立刻停止了和孫策之間的戰爭,轉而與之聯合。


孫策方麵也深感威脅,答應與劉表聯合。


兩方勢力已經在江夏達成了攻守同盟協議,規定雙方任意一方遭到了郭鵬的攻擊,另外一方都要出兵北上進攻郭鵬的領地以為策應,形成攻守同盟,以此威懾郭鵬。


不僅如此,劉表還要聯合益州劉璋,說服劉璋答應聯合。


荊益揚三州形成統一戰線,大家共同進退,讓郭鵬一旦開戰就要三麵開戰,絕對沒有另外一種可能。


信上蔡瑁還在分析,說懷疑劉表想要趁著郭鵬和馬騰韓遂在關中大戰的時候,聯合孫策、劉璋,一起出兵北上,攻擊郭鵬的後方。


放下了信件,郭鵬皺著眉頭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抬頭看向了這個送信的年輕漢子。


“這是張府君親手讓你交給我的?”


“是!”


“你知道這裏寫了什麽?”


“不知道。”


郭鵬點了點頭。


“你是個很合格的信使,來人,賞。”


“是!”


有親兵上前,將一袋子錢遞給了魏延。


魏延立刻謝過郭鵬。


“回去告訴張府君,讓他替我告訴德珪,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非常感謝德珪對我的坦誠,這件事情上德珪立了大功,我不會忘記德珪的。”


“是!”


魏延行了軍禮,準備告退。


郭鵬見魏延生的雄壯,忽然有點想知道他的名字。


“等等,告訴我你的名字。”


郭鵬叫住了魏延。


魏延轉過身有些疑惑的看向了郭鵬,然後抱上了自己的名字。


“小人姓魏,單名一個延,表字文長,南陽人。”


“嗯,魏延,魏……文長……”


郭鵬忽然挑了挑眉毛,看向了魏延,仔細打量打量,確定此人就是那個魏延沒有錯。


表字也不是什麽人都能有的。


敢用一個漢中抵擋曹操天下之師的魏延,在所有人麵前誇下海口的魏延,膽大包天不懼敵人的魏延。


有趣。


郭鵬的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


魏延並不是劉表的部下將領,也沒有和黃忠一起呆在荊南,當然,兩人的確都是南陽人不假。


但是魏延的出身是劉備的部曲,也就是劉備的私人武裝出身,性質上和關羽張飛是一樣的。


按照他的籍貫和人生履曆來說,大抵是劉備從徐州敗逃之後一直到在新野安家的期間招攬到的部曲,就在那個時候跟隨了劉備,經曆了赤壁之戰、荊州之戰和入蜀之戰以後逐漸脫穎而出,被劉備發掘提拔。


其實這個事情也很有意思的。


人生履曆不如張飛,出身戰績不如當時投靠劉備的馬超,但是漢中太守這個重要的職位卻被魏延獲得了。


當然了,原因也不難理解。


以劉備顛沛流離大半輩子的識人之明,斷然不會選擇一個草包擔任那麽重要的漢中太守的職位。


取得漢中的戰爭過程是劉備和曹操相爭的過程,漢中之戰持續時間很久,而最開始,劉備曾經派遣投靠他的馬超和張飛一起進取武都,試圖占據攻打漢中的優勢。


很顯然,這是一次試探。


馬超威名赫赫,曾經逼的曹操割須棄袍,張飛也是元老級別的將領,而且之前取得過對張郃的勝利。


兩人的戰績和威望都足以擔任漢中太守,所以劉備有意試探這兩人到底誰能承擔起這個重大職責。


結果張飛和馬超居然被當時名不見經傳的曹營新銳曹休給打敗了,部將吳蘭雷銅戰死,兩人損兵折將,敗退而歸。


可以想象劉備當時有多失望,並且想起馬超最終被曹操打敗,而張飛丟失徐州的過往。


他終於明白這是兩個鬥將,進取之將,順風可用,逆風不可用,不能用以委托鎮守要害之重任。


於是劉備才選擇了魏延,而魏延也的確不曾辜負劉備的期待,依靠地利建立的漢中防禦體係在魏延身前死後都發揮了積極作用。


魏延不僅敢於麵對強大敵人的來犯,也敢於進取強大的敵人,是個真正的統帥之才。


想到這裏,郭鵬升起了愛才之心。


“你是張府君的部下嗎?”


“是,張府君對我有恩,提拔我做軍官,還讓我擔負送信重任。”


郭鵬哈哈大笑。


“送信算不得什麽重任,男兒大丈夫,值此亂世,領兵平定禍亂安定天下,才是重任。”


“小人……隻是一介匹夫,不敢有這樣的想法。”


魏延有些遲疑的說道。


“何須妄自菲薄?對了,這樣說來,之前從南陽送信到鄴城的,也是你?”


“正是。”


魏延點頭。


“有膽有識。”


郭鵬笑了笑,說道:“你可願來我軍中從軍?”


“魏公軍中?我……”


魏延有些激動,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咬咬牙,回絕了郭鵬的邀請:“魏公見諒,小人還要回去複命。”


“複命重要嗎?”


郭鵬詢問。


“既然接下命令,就要回去複命!”


魏延堅決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你便回去吧,不過,你回去之後,記著,對張府君說,我欣賞你,想讓你來我身邊做個親兵,問問張府君是否願意放人。”


“這……”


魏延張了張嘴巴,猶豫片刻,點了點頭,拱手道:“小人知道了,小人一定向張府君如實轉達。”


“嗯,去吧,若張府君同意,你就去找夏侯府君,讓夏侯府君安排你到我這裏來。”


“……多謝魏公賞識!”


魏延的表情有些激動,拜謝之後,轉身離去,回去複命了。


魏延走後,郭鵬叫來了荀攸和魯肅,要和他們商量一下這件事情。


兩人看了蔡瑁的親筆信,都覺得有些吃驚。


“蔡德珪居然……”


“荊州蔡氏是劉景升的姻親,居然也……”


荀攸和魯肅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如今驟然得知,感覺難以置信。


“聰明人什麽地方都有,不論身居何種地位,看清自己的處境,看準未來的趨勢,這是非常難得的,蔡德珪是一個非常難得的聰明人。”


郭鵬微笑著看著荀攸和魯肅:“好了,咱們商量一下該如何應對這個事情吧,劉景升是有手段的,已經聯合了孫伯符,打了我一個措手不及,若讓他聯合了劉季玉,荊益揚三州的攻守同盟怕是會定下來了。”


“魏公所言甚是,當今天下大勢,魏公獨霸一方已經成為定局,劉景升劉季玉和孫伯符放棄對抗走到一起,其實並非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荀攸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這三人都不簡單,他們一定知道,若要圖存,必然聯合,一方有難,兩方支援,如此,才能對抗魏公,求取生存,否則就會被魏公各個擊破。”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