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五百零九 曹宏的極限操作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曹宏和曹豹帶著陶商一起,召見了軍隊之中丹陽籍貫的將官數百人,向他們陳述實情。


告訴他們陶謙已經死了,然後請出了陶謙的遺體,諸軍大驚,幾乎崩潰。


曹宏極限操作一波,搬出陶商,讓陶商在眾人麵前賣慘痛哭。


“如今局勢崩壞,反賊四起,陶氏已經沒有辦法在徐州立足,不能再帶著大家在徐州生活,這是陶氏對不住諸位,但是我父子已經竭盡全力,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父親憂心勞累而死,商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數萬賊寇就在城外,我等皆危在旦夕,徐州人不會放過我等,我等一旦失敗,必然為徐州人屠戮殆盡!這是諸位想要看到的嗎?”


軍官們安定下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都看向了陶商。


陶商按照之前演練好的方式繼續發表演說。


“惟今之計,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我等竭盡全力,齊心協力,一起殺向南邊,殺穿徐州,渡江回到丹陽,回到我們的家鄉,如此,才有活路可走,諸君,陶氏不能給諸位榮華富貴,隻願諸位活著!安然了此一生!”


陶商一個大禮,諸軍官麵色複雜,不過很快,就有人站出來表態了。


“徐公對我父子有大恩,是徐公讓我父子從軍,我父子才沒有餓死,我願拚死護送殿下渡江,回家!”


“我也是,徐公讓我一家人吃飽了,我這條命就是徐公的!我願意護送殿下回家!”


“我也是!”


“我也願意!”


“算我一個!”


軍官們群情激憤,你一個我一個全部都在附和,全都答應了,要和陶商一起護著陶謙的屍體回到家鄉,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於是很快,軍隊的軍心就穩住了。


同為揚州丹陽人,地域出身的認同感在這個時代遠大於其他什麽不靠譜的關係。


那些出身徐州的募兵被允許留在城內守衛,而來自揚州的兵馬約有一萬多人,全部都被集合起來,偕老帶幼,誓死追隨陶氏,一起渡江回家。


為了打出氣勢,曹宏和曹豹還弄出了大量的白色旗幟給軍隊打著,人手一條白色布巾綁在頭上,以示不忘陶氏恩德。


陶謙到底為自己的兒子做了些實事,讓所有丹陽兵都願意護著他們陶氏一起回到家鄉。


不過也是,所有丹陽人都明白,這不僅是陶氏的活路,也是大家這些丹陽人的活路。


陶謙倒台了,死了,他們的靠山也就沒了,他們是來給陶謙做基本盤的,結果陶謙沒了,他們無法在徐州立足,留下來的話,必然遭到****和清算。


這些年陶謙利用他們和徐州人鬥智鬥勇爭權奪利,迫害了不少人,他一倒台,這些丹陽人的家小會被殺,財產會被剝奪,他們會沒有活路。


隻有拚死一戰,拚死向南跑,渡過了江,回到家鄉,大家才有活路。


軍心凝聚在了一起,士氣大振,人人戰意昂揚,見此場景,曹宏和曹豹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八月二十三日,糜芳率領的糜氏軍隊四千人和陳登率領的陳氏聯軍兩萬人在郯縣縣城東南三十裏處會師。


兩萬四千人的軍隊在這裏會師,然後一起前進到了距離郯縣隻有十五裏的地方。


他們在這裏安營紮寨,然後前往觀察情況,發現郯縣已經全麵戒嚴,於是便做好了攻城準備。


陳登還和糜芳一起會談,暢談大事成功之後他們將得到什麽樣的未來和好處,互相吹捧。


結果沒想到沒等他們攻城,城中士兵居然開始了主動出擊,居然是主動出擊。


曹豹率領一萬餘名士兵主動出擊,和陳登糜芳的徐州叛軍交手。


職業軍隊和非職業軍隊之間的區別還是很明顯的。


雖然陳登也不是不熟悉軍事,但是他的部下們從成軍到開戰還不足三個月,訓練基本上等於沒有,這支叛軍的水平也就和東漢帝國任何一隻新軍募兵差不多。


對上久經戰時訓練也不錯的精銳的丹陽兵,饒是陳登沉著冷靜的指揮,調遣自己家和糜氏精銳的家將私兵與之抗衡,依然不敵。


主要是猝不及防,沒想到曹豹居然傾盡全力出擊,而不是退避三舍。


而且丹陽兵打著白旗,頭綁白色布巾,一副絕死一戰的表情衝過來就不要命的殺敵,氣勢上完全壓垮了陳登和糜芳的聯軍。


陳登和糜芳慘敗,兵敗如山倒,兩人拚命逃跑的才逃回了軍營,然後閉門死守,曹豹緊隨其後率軍衝擊陳登和糜芳的大營。


大戰數個時辰,喪失銳氣的陳登和糜芳被拚死一戰沒有後路的曹豹擊潰了,曹豹擊破了陳登和糜芳的大營,斬殺無數,陳登和糜芳的被迫帶著少數兵馬向南撤退。


陳登失去了家將數百人,糜芳也失去了族人家將在內的數百人,雙方的家族精英都在這一戰之中為了保護他們而戰死大半。


曹豹的丹陽兵太凶,這一戰打得更凶,幾乎是吊打了陳登和糜芳的軍隊,陳登和糜芳被迫不得不繼續向南逃,而曹豹率領丹陽兵一路往南追擊。


這個情況就非常詭異了。


陳登不要命的跑,跑著跑著,發現情況不對勁。


曹豹手下的軍隊數量很多,按照他所知道的,一共也就那麽多,這全帶出來了,不怕臧霸從背後偷家?


還是臧霸背叛了他們?


到底是怎麽回事?


一直以來都以幕後操盤手自居的陳登在這個時候終於發現自己好像對情況的掌握沒有想象中那麽充分。


曹豹居然追著他們打,追著他們一路攆著打,傾盡全力,完全不在意背後的郯縣。


他們毫無還手之力。


糜芳和陳登並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但是他們的確需要逃命,他們一路逃,曹豹一路追著打,打著白旗頭綁白色布巾的丹陽兵紅著眼睛追殺他們,殺的陳登和糜芳的軍隊根本不敢停留,一路往南逃跑。


由於這場戰鬥發生的過於突然,以至於其他叛軍抵達郯縣之後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四萬多叛軍來自各個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人率領,他們就看到大開城門投降的郯縣,以及一片狼藉的戰場,還有遍地死屍。


究竟發生了什麽,大家都不清楚,找到城裏麵的人一問,原來陶謙死了,所有揚州人護著陶商往南殺,要殺回揚州,城外最先抵達的一支叛軍被曹豹殺的崩潰了。


其他的事情他們就不知道了。


叛軍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滿臉詫異。


然後,也不知道是誰帶頭的,郯縣遭殃了。


任務沒了,郯縣沒有主人了,城門大開,那麽他們應該做什麽?


搶啊!搶了之後該去哪兒去哪兒!


陶謙都死了,剩下的揚州人全部逃回揚州去了,他們腦子壞了才去追擊!


於是這些叛軍就像瘋了一樣衝入郯縣縣城,開始了肆無忌憚的燒殺搶掠。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