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四十八 子鳳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離開郭單的書房,郭鵬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間內,在下人的侍奉下脫掉外衣,在床邊坐下。


看著屋內搖曳的燭火,郭鵬有些疲倦的歎了口氣。


自己的一切行動都是為了家族計?


不是的。


隻是為了活下來啊。


人間是不公平的,有些人一輩子苦苦掙紮尚不得溫飽,有些人從出生開始就錦衣玉食。


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多少公平可言,如果硬是要說的話,唯有死對每個人而言是公平的。


漢末亂世,不會因為你是平民或是豪強就有所區別,該死的時候一樣會死,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管你有天大的官位,血脈高貴,一樣要死。


不是說地位越高就越安全的,有些時候,地位越高則越危險,皇帝這個職位是中國曆史上的最高職位了,但是這個職位的非正常死亡率遠邁古今任何一種職位。


尤其在亂世,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山寨土匪都敢自立個草頭王,漢末亂世裏,五千多萬人口有一大半都死掉了。


他們悲哀的死在荒野之中,死在沒人能見到的地方,隻有少數能被土葬或者火葬,大部分隻能任由屍體腐爛殆盡,白骨露於野。


郭鵬不知道自己現在如此努力,是否可以讓自己和郭氏家族成為少數派中的一員。


他還沒有任何的底氣。


強悍如曹操,也失去了父親和親生弟弟還有親兒子,不是說成為曹氏的姻親就一定可以保命的。


沒人比他更清楚未來會發生什麽,乃至於張角現在或許都還沒有決定好要不要造反,怎麽造反,造反以後該怎麽辦。


沒人知道,隻有郭鵬一人知道。


可是如今這個時節,這種局麵,讓他每一步都走得無比艱辛,袁紹袁術那類人伸伸手就能得到的東西,他卻要付出更多的代價,甚至是生命危險。


他才十五歲,可是已經殺了十幾個人了,也麵臨過數次生命危險了。


依靠這樣的經曆,他搏到了『潁川郭郎』的稱謂,成為了名人,成為了整個雒陽家喻戶曉的人物,成為了盧植的弟子,在未來有了些許保障。


可是這樣就夠了嗎?


不夠,完全不夠,這不足以讓他在亂世之中活下來。


所以,他還將在未來付出更多的代價,做出更多兩難的抉擇,甚至是和人性,和靈魂有關的抉擇。


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為了向上爬,為了活下來,還有什麽是不能失去的呢?


現在這些高門大戶風光亮麗,但是上溯幾百年,他們的祖先未嚐不是在某個關乎命運的抉擇之中拋棄了某些東西,然後得以興盛整個家族。


在這個上流社會之中,拋棄掉一些在常人看來難以想象的東西來換取利益實在是再普遍不過了。


身體?尊嚴?靈魂?名譽?


這些都是交易的籌碼。


因為他們不僅想要活著,還想要活的更好。


皇族就不需要犧牲嗎?


和親公主們一把辛酸淚。


高門大戶就不需要犧牲嗎?


荀彧有話說。


犧牲和利益往往是成正比的,越能犧牲的人,越舍得犧牲的人,才能得到更多。


亂世之中,處處都是殺機,但也處處都是機遇,隻有亂世,才能給出身不好的人以向上攀爬到頂端的機遇,盡管這可能需要付出非人的代價。


而所謂品德,不過是政治正確的犧牲品罷了。


郭鵬走到搖曳的燭火邊,毫不猶豫的將燭火吹滅,轉身走到床邊,脫掉多餘的衣物,躺在了床上。


這個世界一點都不溫柔,也不正確,更不文明,處處殺機。


所以,他要變成一匹狼,一匹冷血、狡猾、卑鄙、勇敢、堅韌、頑強且永不氣餒的狼。


九月十五日,是郭鵬十五歲的生日當天,此之前,名儒盧植抵達了譙縣,應邀參加弟子郭鵬的生日和冠禮,作為最重要的見證人,見證這場儀式。


此番不僅來了盧植,也來了潁川郭氏的代表,盧植一人還帶來了楊彪,馬日磾等和郭鵬在東觀一起校對書籍的名士們的賀禮。


生日是先行辦理的,一群人熱熱鬧鬧的慶祝了郭鵬的十五歲生日,生日之後,就是莊重的冠禮。


在現場,盧植和郭單,還有曹氏與夏侯氏的一眾長輩話事人共同見證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成年的時刻。


象征著童子的垂髫被挽起,長長的黑發匯聚在頭頂,結成了一個發髻,然後由盧植取冠,戴在了郭鵬的頭頂,郭單拿來一支簪子,插於冠上,為郭鵬固定發型。


其後,盧植又宣讀了一份祝辭,大意就是從今日開始,你將告別兒童的懵懂,正式成為一個成年人,要有成年人的認知和擔當,孝順父母,忠誠君王,尊敬老師,做一個合格的成年人。


再之後,郭鵬以冠禮發型拜見繼母楊氏,楊氏衣著華麗端莊,臉上保持笑容,眼底深處的怯意卻無法隱藏。


拜見完繼母楊氏之後,就由大賓盧植宣布郭鵬的表字。


一般來說表字會由父輩家人與重要的賓客一起商議決定,表字與名相輔相成,都有『表其德行』的含義,故為表字。


比如諸葛亮的表字為孔明,亮和明相對應。


曹操表字孟德,操是操守的意思,與德相對應。


郭單和盧植商議,鵬古字與『鳳』同義,也是神鳥,彼此相通,所以給郭鵬取表字當以『子鳳』為最佳。


郭單也覺得很好,於是就定下了『子鳳』這個表字。


郭鵬知道之後,覺得這個表字取的也很好,鳳和凰並不是一隻鳥的名字,而是兩隻鳥,鳳是雄鳥,凰是雌鳥,本是一對。


於是盧植在冠禮上給郭鵬取了『子鳳』這個表字,從此以後,郭鵬的本名除了長輩和地位更高的人可以稱呼之外,其餘人基本上都將稱呼他的表字,以示尊重。


而郭鵬也就此成年,成為了一個可以自己承擔責任的成年人,今後,他將無法再以未成年人的身份獲得一定意義上的豁免權,旁人如果對他不滿,要下手就不會有太多的顧忌,他也難以得到更多的同情。


不過相對應的,他也可以開始參加社交活動,構建自己的人脈關係和勢力,獲得臂助。


他將完全麵對疾風驟雨。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