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四百七十四 楊彪露出了一絲悔意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涼州三巨頭在朝堂上橫行無忌的程度陡然提升,已經超過了這些官員們的心理承受極限。


可是他們無力反抗,更不敢反抗,隻好來找德高望重的士人領袖大吐苦水。


“可即是如此,他們是要變法啊,封邦建國,行分封,這是先秦以來就沒有的事情!楊公,此事若真的發生了,後果不堪設想。”


“是啊楊公,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再來一次,郭子鳳會接受的!”


“楊公,想想辦法啊楊公!”


官員們紛紛向德高望重的領袖楊彪尋求計策,可惜,楊彪並不能想出什麽計策。


人身安全都隻是勉強維持的情況下,弘農楊氏空有政治威望,卻沒有可以發揮這種威望的土壤。


麵對一群大字不識一籮筐的軍漢,他們是深切的明白了什麽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看著楊彪頭痛為難的樣子,楊彪的兒子楊修站了出來。


“諸位叔伯,家父病體未愈,不能和諸位商議的太久,還請諸位叔伯體量。”


一群官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都無可奈何的退出去了。


他們全部退出去之後,楊修有些心疼的扶著自己的老父親躺下,看著楊彪疲憊的神情,輕聲問道:“父親,下次,還是讓兒子把他們都攔在門外吧,他們來隻是希望父親強出頭,可是咱們家的情況,又怎麽能讓父親出頭呢?”


楊彪深深的歎了口氣。


“德祖啊,你明白就好,這個時候,誰出頭,誰就會死,涼州武夫不和你動嘴,他和你動刀子,一刀下去,任你說什麽也沒用,咱們家現在是無能為力,任人宰割,怎麽還能強出頭呢?”


楊彪自嘲地笑了笑,深深地歎息。


楊修猶豫了一番。


“父親,您說那郭子鳳真的會接受封邦建國的詔令,成為一國國君,開天下分裂之先河?”


楊彪沉默了一會兒,眨了眨眼睛,而後緩緩開口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郭子鳳到底打算怎麽做,隻有他自己知道,三辭三讓是規矩,第四次是辭退還是接受,隻看郭子鳳自己。”


“郭子鳳立下了很大的功勞,但是他不會不知道封邦建國意味著什麽,若他有心,接受了,則漢室江山未來會變成什麽樣子,父親可能料到?”


楊修坐在了楊彪的床邊。


“你父親不是聖人,不知道那麽多事情,但是我知道,郭子鳳一旦開了先河,後麵再發生什麽,就很難說了,天下已經變了,已經不是那個咱們熟悉的天下了。


武夫當國,衣冠慘遭羞辱,斯文掃地,什麽都做不了,隻能當他們的傀儡,擺設,玩物……德祖,你知道嗎,為父忽然有些後悔了。”


楊修一愣。


“父親為什麽這樣說?”


“為父……為父不知道當初決定留在天子身邊到底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楊彪的眼神有些空洞。


“為父本以為留在天子身邊可以匡扶天子,匡扶天下,扭轉乾坤,可到頭來,卻發現自己什麽都做不到,還要遭到西涼武夫的羞辱,困守於此,進退兩難。


若是當初為父果斷帶著你離開這裏,去到別的地方,會不會有和現在不一樣的局麵?咱們是不是能做更多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挽回漢室江山,不至於讓它傾頹至此?”


看到楊彪迷茫的模樣,楊修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但是毫無疑問,楊修能感覺到楊彪露出了一絲悔意。


對於這絲十分真實的悔意,楊修感受到了莫名的不祥的預感。


在天下即將發生劇變的檔口,不止是郭鵬自己和郭鵬麾下的上進集團想要讓郭鵬更進一步,還有不少人也希望讓郭鵬更進一步。


比如張濟,比如段煨。


他們的心思已經十分明確,唯一不希望的,就是他們成為第一例,他們要看著郭鵬登上國君之位開創自己的基業,然後,他們才會跟進。


有人開先河,後人總是方便的,追根朔源,誰也不能難為他們,而應該議論始作俑者。


他們懷揣著這樣的想法,竭盡全力的相助郭鵬,讓郭鵬第一個封邦建國,壓製一切反對聲音,甚至對某些心懷不軌的人進行了人道毀滅。


尚書台尚書王道,因為秘密拜托宮中內侍想要聯絡劉協,詢問劉協是否知道此事,並且策劃著要除掉賈詡段煨和張濟這三巨頭,被告密,然後被段煨親自帶人抓了起來,砍了腦袋,滅了三族。


王道的三個朋友也因此被牽連,一起被誅滅三族,這波政治清洗殺掉了三百餘人,王道等四人的腦袋被掛在城門之上,十天都不準拿下來,以此威懾其他人。


其他官員對此戰戰兢兢,不敢有任何行動,以免被誅殺。


於是,直到第三次封賞團隊被郭鵬委婉的拒絕歸來之後,都沒有人敢於提出任何反對意見。


楊彪的病不見好轉,而這一次,他被禁止會見外人,一家人被看管在家門之內,戰戰兢兢,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安全,重獲自由。


看起來,短時間內是沒有那個可能的。


段煨和張濟真的很著急,對這個三辭三讓的規矩是痛恨不已。


“直接接受不就好了?弄什麽三辭三讓,虛偽至極!郭子鳳也是,他也是個虛偽至極的人!什麽狗屁名士,什麽名士之分名將之姿,根本就是個騙子!”


張濟惱火的大罵。


段煨的麵色也不好。


賈詡倒是麵色如常。


“天下人都是這樣做的,誰都願意看到一個謙虛謹慎的人,想要做到高位,不是自己希望,而是因為道德修養足夠,被別人推舉,然後不得不去做,這樣比較服眾。”


“虛偽!”


張濟又罵了一聲。


段煨搖了搖頭,歎了口氣。


“要不怎麽說咱們是武夫,他們才是高官呢?咱們啊,就是學不會這一手,所以非要有這個時機,有這個機遇,咱們才能踩在他們腦袋上。”


賈詡覺得段煨看得還是挺明白的,至少這句話說的很對。


隻是因為沒有學會他們的厚顏無恥與心狠手辣,太喜歡直來直去了,從涼州修羅場裏出來的人可以殺死他們,但是打不敗他們。


“第三次了,這一次咱們派人過去,郭子鳳應該會答應的,隻要郭子鳳答應,一切就都可以準備起來了,按他的想法給他封邦建國,然後……二位將軍真的決定好了嗎?”


“那是自然,不然費這個功夫幹什麽?”


張濟沒好氣的瞥了賈詡一眼。


“有郭子鳳開先河,他第一個,咱們接著再來,誰也怪不了咱們。”


段煨理所當然的如此認為。


賈詡歎了口氣,假裝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


“那,南方的宗室?”


“讓他們閉嘴的辦法不是有嗎?”


段煨咧嘴一笑:“他們想要,我們就給他們,我倒要看看這群宗室是真的大漢忠臣,還是和郭子鳳一樣,明明想要的不得了,卻還要三辭三讓,然後才接受。”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