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四百六十六 天子護不住我們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陳紀的詢問讓荀彧愣了一下。


隨後,荀彧低下了頭。


“已經在陳留了。”


數月前,荀彧的族侄荀攸被荀氏從荊州喊了回來。


還是荀彧親自寫信喊回來的,理由是讓荀攸不要繼續待在荊州,而是盡快返回中原,準備出仕郭鵬。


荀攸為了躲避關中戰火,討要到了一個益州的職位,南下荊州準備進入益州。


但是因為交通問題和政治原因,從荊州進入益州的道路被堵死,荀攸徘徊數年不得進入益州。


當然,本身荀攸也沒有多想進入益州,隻是待在荊州躲避戰亂,躲避董卓。


現在董卓死了,弘農式微,中原基本被郭鵬掃平,安全有了保障,荀攸應該回來了,以增加荀氏在郭鵬麾下的話語權。


作為地位超高的士族高門,潁川荀氏在郭鵬麾下的話語權和他們本身的身份地位嚴重不相匹配。


荀彧長於後勤和行政以及戰略規劃,而荀攸則更多的研究軍事,擅長戰術策劃和計策使用,兩人各有側重點。


荀氏認為郭鵬未來的重心還是在行軍征戰上,荀彧不能在郭鵬身邊有郭嘉戲忠還有陳宮等人的情況下爭取到足夠的話語權,於是想到了荀攸。


這也是荀氏打算全麵投靠郭鵬的標誌。


郭鵬大勢已成,就眼下看來,無人可以撼動他的地位和統治,若要維護荀氏的利益和地位,必須要依附郭鵬,得到他的信任和任用。


光靠一個荀彧無法在人才濟濟的郭鵬幕府裏脫穎而出,荀彧甚至被寒門出身的程昱壓在下麵,話語權有限。


於是荀攸的加盟就非常重要。


“公達為何要回來,文若不會不知道,公達回來的目的,文若更是一清二楚。”


所以陳紀就看著荀彧。


荀彧低下頭,然後微微點頭,表示自己知道原因。


“既然知道,為何還要說出這種話?”


陳紀搖頭說道:“文若,不瞞你說,公達既然要出仕將軍,我也已經決定要讓長文出仕將軍了。”


陳紀決定讓自己的兒子陳群出仕郭鵬,將潁川陳氏的未來寄托在郭鵬身上。


全麵投靠,不做保留。


荀彧對此並不感到驚訝。


一開始,潁川士族對郭鵬的投靠是有所保留的。


當時天下局勢混亂,大家都還對漢室有所幻想,所以最開始隻有少數人投靠郭鵬,整個潁川除了郭鵬的本家,隻有小家族戲家一力投靠。


陳紀是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郭鵬的屬下,順勢投靠。


荀彧還算是慧眼識英才的,在袁紹威望高勢力也很大的情況下看穿了袁紹的色厲內荏,覺得袁紹無法成大事,於是背棄袁紹,主動投靠郭鵬為他效力。


因為這樣的慧眼識英才,所以荀彧在郭鵬麾下的行政官員裏排行很高。


劉岱死後,兗州士人在鮑信和陳宮的帶動下投靠郭鵬,袁紹覆滅之後,河北士族在田豐的帶動下大量投靠郭鵬。


這兩次大規模的士人投靠之後,潁川士族意識到自身力量的不足和郭鵬的發展前景,於是一批潁川士族子弟趕快全麵倒向郭鵬。


再到現在袁術覆滅,天下大勢逐漸明朗,各家族意識到郭鵬的羽翼已經豐滿,無法動搖,大勢已成,於是不再保留,打算全方位投靠,托付家族的未來,以此爭取家族的利益。


荀氏如此,陳氏也是如此,還有其他不少家族也是如此。


不過錯過了早先的高速提升期,相當一部分重要的職位都被其他地區的士人和寒門子弟所占據,潁川士人隻能從頭開始做起,局勢並不好。


郭鵬雖然也出身潁川郭氏,但是生長在譙縣,和寒門子弟為伍,樂於使用寒門子弟做官帶兵,對其他潁川士人不甚親近。


對此,潁川士人並非沒有預見,畢竟他們沒有在郭鵬需要的時候鼎力支持。


眼看著兗州士人和冀州士人在郭鵬麾下得到了重用,而潁川士人卻落於人後,甚至不如寒門豪強,這讓潁川士人不滿,也著急。


現在正是大家全心全意討好郭鵬以謀取未來的時候,正是大家為了未來而需要全力支持郭鵬的時候,荀彧在這個時候站出來違逆大家的意誌,實在是不明智。


郭鵬必然不會高興,荀彧也會因此而得罪整個集團其他想著更上一層樓的士人,荀氏甚至會因此而遭到敵視、排擠。


大家都想向上,你卻要拉著大家停留在原地打轉轉,棄大好權勢和局麵於不顧,堅守什麽無聊的本心……


大家能對你有好感就怪了!


陳紀很欣賞荀彧,很喜歡荀彧,與荀彧為友,經常對著自己的兒子陳群稱讚荀彧的能力,建議陳群多和荀彧往來,還想著和荀彧結成兒女親家。


所以他自然不願意看到荀彧成為眾矢之的,於是出手幫了一把。


荀彧也明白了一些事情,因此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痛苦之中。


“明知道這樣做不利於漢室,明知道這樣做後患無窮,難道也要違背自己的意願,違心的讚同嗎?”


荀彧看向了陳紀。


陳紀閉上眼睛,點頭。


“將軍治下已經不再是最早的青州州牧府了,文若,將軍已經走到了這個位置上,權責已經非常龐大,不僅將軍事事不由己,吾等也一樣事事不由己,你個人的看法與意見,不能和荀氏,乃至其他潁川人相左。”


“大部分人都支持嗎?”


荀彧麵色緊張。


“幾乎沒有人反對。”


陳紀點了點頭:“至少,我不反對,事到如今,將軍進位反而顯得正常,潁川人的全力支持,可以為潁川人在將軍即將建立的公國之中占據有利的地位,這比什麽都重要。”


荀彧痛苦的低下頭,抿著嘴唇,少傾,他又問道:“那天子呢?陳公,漢天子呢?漢室會變成什麽樣子,陳公真的不在意嗎?未來無論發生什麽事情,陳公都不在意嗎?”


“天子還是天子,漢室還是漢室,將軍是國君,是天子之下的國君,不是皇帝,這一點,文若不應該有任何疑惑。”


陳紀緩緩說道:“至於其他的……文若,天子護不住我們。”


荀彧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向了陳紀:“陳公,陳公也能說出這樣的話嗎?”


“文若,這是事實,不是妄言,天子自身難保,還能護住潁川人嗎?我年近七十,隻想看到家人安康,不想再看到有人喪生了。”


陳紀麵色不快的搖頭道:“文若,你是除了郭氏和戲忠之外在將軍身邊最親近的潁川人,你的態度將極大的影響將軍對其他潁川人的態度,你的態度至關重要,不要因小失大。”


“這是小事?”


荀彧麵色糾結:“君是君,臣是臣,君臣之間,應當涇渭分明!而不是君之下有君,臣之下有臣!否則,這天下又要走到何處?”


“夠了!”


陳紀的麵色變得嚴肅起來了:“文若,是你一人重要,還是整個荀氏重要?亦或是我們所有人都沒有你一人重要?”


“……”


荀彧沉默良久,無話可說。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