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四百五十四 無法控製的欲望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袁術篡位那是非法的,可郭鵬得到這些,卻是名正言順的。


除了沒有皇帝的名號,在他的封國內,他就等於是皇帝。


這感覺上真的很酸。


兩人忍不住的恰起了檸檬。


之前是沒有人做過,他們也沒有想過,現在猛地看到有人要嚐甜頭了,他們忍不住的眼紅了起來。


“他能立下那麽大的功勞,堪比救駕之功,不賞賜,這大漢朝廷到底還有沒有威信了?”


賈詡假裝無奈的歎息,悄悄留意著段煨和張濟的表情。


見兩人貌似想起了什麽似的。


“救駕之功?”


段煨和張濟互相看了看對方。


他們頓時意識到,他們也是立下了救駕之功的。


賈詡一見如此,心中喜悅,但是立刻阻止了他們。


“郭子鳳可以,咱們不可以,有些事情想想就行了,千萬不要真的去做。”


被賈詡一說,兩人頓時意識到自己的所思所想被賈詡看穿了,露出了訕訕的笑容。


“咱們畢竟也立下了保衛漢室的功勞。”


“從李郭二人手裏救出陛下,保護漢室,這難道不是我們的功勞嗎?”


段煨和張濟強行爭辯。


“可是郭子鳳手握河北中原之地,帶甲二十萬,以這樣的勢力和功勞封邦建國,隻會讓人覺得名正言順,理所當然,沒有其他的諸侯敢於反對他,可是咱們不同,咱們沒那麽強的力量可以震懾南方的劉氏宗親。”


賈詡嚴辭以對,而後貌似開玩笑般說道:“除非大家什麽都不管不顧,一起封邦建國,讓這天下大變,所有人都自顧不暇,那就真的沒什麽好說的了。”


賈詡貌似是玩笑一般的話,落到段煨和張濟的耳朵裏,卻有了些不同的意味。


不過他們兩人也同意了賈詡的意見,等郭鵬真的幹掉了袁術,把他的腦袋拿來弘農請賞,那個時候,就把商量好的封給他。


可是私下裏,張濟和段煨卻各自有了各自的想法。


沒人那樣去做的時候,當然不會有什麽人產生不好的想法,可是一旦有人嚐到了甜頭,情況就不一樣了。


袁術篡逆做了皇帝,郭鵬靠著這份功勞即將封邦建國成為一國君主,眼看著被自己掌握的皇帝,可是自己卻得不到這樣的殊榮。


能成為一國君主啊!


張濟和段煨各自待在各自的府上,心思百轉千回。


他們想了很多,夜晚睡覺的時候翻來覆去的想,就是睡不著。


到底要如何排遣這種心情?要如何才能讓這種心情得到舒緩?


兩人不約而同的思索著。


第二天,段煨叫人去弘農縣皇宮的藏書閣找來春秋戰國時期的相關記載文書給他過目。


而幾乎是同一時刻的,張濟派人去找了一個對過往的曆史比較有研究的學者去給他講述周王室分封諸國之後的一係列曆史變動。


賈詡得知以後心中暗喜,然後將這個消息秘密告訴了閻柔。


“所以說,張濟和段煨動心了?”


“那是自然,聰明人會控製自己的欲望,而愚笨的人的欲望是沒有上限的,過去他們隻是不知道,他們覺得自己已經位極人臣,已經沒什麽好要的,自然也不敢篡位稱帝,所以無所追求。


可是現在事情忽然發生了變化,將軍要被封邦建國,仿照周王室舊例,成為一國國君,段煨和張濟自然會心動,因為雖然不能做皇帝,但是封邦建國做國君,並非逾越之舉。


又能滿足他們的欲望,又不用篡奪帝位成為逆賊被天下人群起而討伐,難道不是最好的選擇?之前他們隻是不知道,現在知道了,我猜測短期之內,他們必然有所舉動。”


閻柔上下打量了一下賈詡。


“將軍慧眼識人,沒有看錯你,文和公,此事若成,你是首功,我則是你的下位,你一定會被將軍重重賞賜。”


賈詡自嘲地笑了笑。


“玩弄權術之人,哪裏配得到重重賞賜呢?隻求將軍保我平安,保我後代富貴就好,其他的,賈某不敢奢求。”


“禍亂天下,讓天下從此分崩離析,讓所有人都被迫接受這樣的現實,加快天下的崩潰,這難道不是最大的功勞嗎?將軍需要的是一個紛亂的天下,而不是一個完整的天下,若成就此事,文和公,你必然是首功。”


閻柔笑嗬嗬的說道:“你放心,將軍答應你的事情會全部做到,而你想要什麽,也可以對將軍提,雖然你的功勞不能公諸於世,但是將軍記在心裏,絕對不會虧待功臣。”


“多謝將軍。”


賈詡躬身一拜。


賈詡清楚,從今日起,他賈文和就將成為一個攪亂天下的大賊了,一個一手操控漢室江山分崩離析的罪人。


這不是賈文和的本願,而是賈文和不得不做的事情,會有人這樣認為,並且相信嗎?


怕是不會有人了,因為連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會很少。


郭鵬一定不會將這種事情公諸於眾的,自己的所作所為必將被掩埋,不會有人知道,隻要自己操作的足夠好,自己就能安然度過一生。


事實上,賈文和也沒有選擇。


所以賈文和必須要去做。


在他的幫助之下,段煨很快找到了相關的『文獻記載』,而張濟也找到了懂這方麵的學者。


“原來如此。”


段煨拿著竹簡一卷一卷的看,逐字逐句的看,看春秋戰國時代諸侯國的國君們是怎麽生活,怎麽理政,怎麽在腦袋上頂著個周天子的情況下做到這些,成為事實上的皇帝。


“這樣說來,各諸侯國的國君其實也就等同於本國內的皇帝,除了上貢,什麽都不用對周天子做?”


張濟如此詢問那個學者,學者給了他明確的答複。


“宗周東遷,之後鄭國國君大敗周天子的軍隊,周天子威信盡失,各諸侯國自然就不那麽聽話了,周天子沒了實權,各諸侯國便各行其是,各國國君其實就是事實上各國的皇帝。”


學者給了這樣一個明確的答複。


於是一個讀書不多的人和一個基本上不讀書的人對那段曆史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對於春秋戰國時代的政治生態有了一個賈詡希望他們了解到的程度的水準。


接著,在郭鵬獻俘的車隊將以袁術為首的袁氏家族背叛者的腦袋和一係列的戰利品一起送到弘農之後的第二天,張濟找到了賈詡。
小說推薦